骁话一下:战败割地赔款政变,亚美尼亚的政治悲剧

大家好,我是在观察者网陪你看世界的王骁,9月末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大打出手,11月10日,在俄罗斯调停下,两国握手,亚美尼亚战败,同时屈辱的停火协议引爆其政治危机。亚美尼亚曾有辉煌历史,但是国内反复横跳,国际上受到大国摆布,如何走到这一步,本期《骁话一下》,我们就聊聊亚美尼亚的小国悲剧。

现代亚美尼亚位于高加索地区,这个地区相比热点地带,大家会比较陌生,其实它就卡在俄罗斯和土耳其中间,光是听到这两个名字就知道这个小国会很艰难。国内地形多山,百分之90的国土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东部有个洼地。直接和土耳其、格鲁吉亚、阿塞拜疆还有伊朗接壤。

国家虽小,但是国家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公元301年将基督教立为国教,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同时还是葡萄酒的诞生地。不管是脑子还是嘴巴,应该说都是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影响的国家。

再看一下地图,外高加索地区就是一个地理上的十字路口,你都不用太了解军事地理都可以猜出这是一个热闹的地方。所以信仰成了亚美尼亚抵抗入侵的一种动力。各路帝国都来过,领土是越打越少。伊斯兰文明崛起后,亚美尼亚人成了汪洋中的一叶孤舟,最终被奥斯曼、伊朗和俄罗斯分而食之。其中奥斯曼占据了最多面积,大部分亚美尼亚高原今日依旧在土耳其的控制之中,而现代亚美尼亚人所居住的地方,其实是祖先发源地的边缘地带。作为基督徒,亚美尼亚人在奥斯曼一直是二等公民。一战的时候,奥斯曼和俄罗斯是敌国,奥斯曼实际领导人恩维尔试图越过亚美尼亚进攻俄罗斯,但却被打败了。结果反手就是一招甩锅“异教徒”亚美尼亚,并且开始搞大屠杀,加上后来奥斯曼崩溃土耳其和苏联争霸导致更多人遭殃,前前后后死了100到150万人。我们都知道,二战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形成了以色列人的共同民族记忆基础,而亚美尼亚大屠杀也塑造了全球亚美尼亚民族的共同记忆,亚美尼亚人和突厥语民族结下世仇。亚土两国,至今都没有建交。

小国和大国结仇,那自然需要其他大国撑腰,给亚美尼亚撑腰的就是俄罗斯人。一战让奥斯曼和沙俄双双解体,亚美尼亚一度独立建国,但是土耳其出了个凯末尔,俄罗斯变成了苏维埃,两边都是天降猛男,结果,西亚美尼亚成了土耳其,东亚美尼亚成了苏联加盟国。

这里我们要说一个特别混乱而且闹心的地方,纳卡地区。光靠说肯定听不懂,来,上地图,大家看亚美尼亚右边有个邻国叫做阿塞拜疆,以前这个地方是不存在的,是沙俄和波斯争霸的时候创造了一堆小缓冲国,后来一个个被沙俄吞并,并且在苏联时期人造出来的一个国家,中间的这里就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这地方,就是一个典型的大型帝国主义搅屎现场。阿塞拜疆族和土耳其人都是突厥语民族,这里开始呢也是突厥语人口较多,后来沙俄往里头掺沙子,不断把亚美尼亚人往里头塞,塞了几十年,愣是给塞成了主要民族,但是为了不激化和土耳其的关系,1923年苏联把纳卡地区划给了阿塞拜疆,这就是冲突的种子。另外大家可以在看看,在亚美尼亚和土耳其接壤的地方,还有个阿塞拜疆的飞地,来,猛男们,把公屏打在混乱上。好,整理思绪,回到亚美尼亚。

西部被土耳其占领,本地人几乎屠光,今天这片土地就是土耳其的了。而我们所说的现代亚美尼亚其实就是苏联的亚美尼亚加盟共和国。苏联时期是亚美尼亚的高光时刻,首都埃里温是首批“全面规划都市”,很有特色。还涌现了一批高层干部。比如米高扬,苏联史上最年轻的人民委员、实干派政治家、后来访问西柏坡,他就是亚美尼亚人。还有巴格拉米扬元帅,在基辅战役中死里逃生,后来横扫德军东普鲁士集团。亚美尼亚战后是苏联在南高加索的重点扶持对象,中央大量提供石油给当地搞农业现代化。本地工业生产力只能满足两成需求,中央就提供另外八成。

事情在80年代末发生转变,戈尔巴乔夫改革,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原本被苏共中央强势压制的纳卡问题逐渐浮上水面,1987年纳卡向请愿回归亚美尼亚。莫斯科否决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族爆发冲突,1988年末,亚美尼亚大地震,死了2.5万人,损失超过切尔诺贝利事故,更是动摇了苏共在当地的威信,地方民族势力迅速崛起,冲突进一步加剧。

1991年12月10日,距离苏联解体尚有15天的时候,纳卡地区宣布独立,成立了一个阿尔察赫共和国,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从1988年开始的冲突正式升级为战争。凭借苏联发展的底子和俄罗斯的援助,1994年亚美尼亚以小博大击败阿塞拜疆。但是纳卡问题还是没解决,因为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领衔成立了独联体,独联体禁止成员国单边改变国界,所以亚美尼亚无法吞并纳卡,阿塞拜疆无法管理纳卡,而纳卡成立的这个阿尔察赫共和国就这么悬在这,无法成为一个被国际社会认可的国家。

亚美尼亚虽然打赢了第一次纳卡战争,但是莫斯科鞭长莫及也没法天天管。阿塞拜疆靠着里海,土耳其靠着黑海,两个突厥语国家直接搞到你亚美尼亚丧失出海口,这你经济怎么玩儿。所以在战后,亚美尼亚在经济、政治、安全上都高度依赖俄罗斯,被视为保护国。在亚美尼亚,有上千家俄企注册,占投资总额近四成,贸易上俄罗斯稳占进出口总额第一。亚美尼亚盛产白兰地,多数都卖给了爱喝酒的俄罗斯。俄罗斯还掌握了亚美尼亚的能源供应,石油、天然气甚至是核燃料。不止如此,俄罗斯控制了亚美尼亚近八成的发电,百分之百控股电网。

尽管苏联垮了,但亚美尼亚和俄罗斯真的可以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不仅宗教同源,语言文化上也高度相同,九成以上亚美尼亚人仍会说俄语。政治上自然关系紧密,是战略同盟关系。1995年俄罗斯开始在亚美尼亚设立军事基地,2010,驻军期限被延长到2044年,隶属于俄罗斯北高加索军区,还被纳入联合防空系统,相当于俄罗斯越过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重新向中东展示军事存在。后普京时代,俄罗斯走向多元化外交,意图发展周边国家关系,重振俄罗斯大国地位,其中又优先加强与独联体国家合作。俄罗斯在南部面临很大压力,南俄既有分离势力,又保有巨大的油气资源,如果局势动荡,会直接动摇俄罗斯整体战略。于是亚美尼亚就成了俄罗斯在外高加索地区的第一道防线,扶持亚美尼亚,同时强调特殊关系。按照俄罗斯驻亚大使伊万·沃伦金的话来说,“俄亚关系,难以动摇”。

目前很多人说到亚美尼亚,就要说它的颜色革命。那弹幕里就有朋友要问了,亚美尼亚有没有天降猛男?不好意思,亚美尼亚的猛男是隔壁的普京。和所有前苏联国家一样,共产党改个名继续分赃。苏共官僚变独裁者,国企厂长变寡头,对国有资源巧取豪夺。一个330万人口的国家被寡头分的干干净净。下面我们要说一个人,谢尔日·萨尔基相。萨尔基相是亚美尼亚大姓,为了好区分,我们叫他谢尔日。谢尔日不是生在亚美尼亚,而是生在纳卡地区,纳卡冲突期间是参加亚美尼亚武装部队,苏联解体前做到亚美尼亚的副议长,解体后他历任亚美尼亚国防部长,安全部长,内务部长,总统参谋长,2007年被任命为总理,2008年当选总统政治上平步青云,经济上也盆满钵满,他本人在全国富豪榜中排名第八。这位钱权都握在手里头的官僚本来是意气风发,但是只能说生不逢时,+此后经济发展就一蹶不振,为了寻求转机,谢尔日2013年访欧,希望签署经合协定。眼见这高加索的桥头堡要变墙头草,普京施加了极大压力,告诉亚美尼亚,小国不算成年人,必须二选一,最终谢尔日顶不住压力,加入了俄罗斯主导的欧亚关税同盟。

2014年乌克兰内战,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独联体各国物伤其类,引发了反俄浪潮。另一方面,欧美制裁俄罗斯,和俄罗斯经济强绑定的亚美尼亚殃及池鱼,外汇储备暴跌,通货膨胀严重,官方贫困率达到三分之一。人口330万的亚美尼亚,30多万人被迫出国讨生活。2015年一名俄罗斯驻军杀害了亚美尼亚一个七口之家。多米诺骨牌一个个倒下,首都埃里温先是爆发了小范围反俄抗议,此后几年此起彼伏,日益严重。对于台上的政客来说,一个是国内选民,一个是国外“老大哥”,谢尔日哪个都得罪不起,最终只能左右横跳,承诺在国内打击腐败,对寡头发出“零容忍”警告。又希望搞政治改革,将总统制改为议会制,延续政治生命。国际上维持对俄关系,又趁机2017年与欧盟签署《全面加强伙伴关系协定》,因为这次协定里不带经济条款,俄罗斯也就顺手推舟同意了。除此之外美国也给了亚美尼亚不少援助。

但是寡头总统制裁寡头本来就可笑,到了2018年,人民对政府和司法公信力降至最低点。于是谢尔日承诺不再担任总统,结果政客恋权,他不当总统,居然就修宪改成议会内阁制,2018年4月大选结束后,谢尔日摇身一变成了总理,自以为聪明的小脑瓜既兑现了承诺,又保住了权力,所谓双赢就是谢尔日赢两次。开什么玩笑,当老百姓是傻子吗?

大选后,百万人口的首都埃里温,有20万人走上街头,一周不到,谢尔日认错下台,反对派领导人帕希尼扬登上政治舞台中心。但是前苏联国家的反对派有个通病,就是政治幼稚,为了选票挑拨民粹,需要再制造政治敌人,国内的敌人是前独裁者,国外的敌人自然就是俄罗斯。帕希尼扬嚷嚷过与俄断交,还说抗议属于“天鹅绒革命”,所以才被国内一些人称之为“颜色革命”。

有些人,一说颜色革命就喜欢把欧美势力列为头号罪人,但是从客观角度出发,欧美当然会在全方向不断扩张势力范围,可是国家就垮了,有的国家却能见招拆招,你看我们就好好的,说明能被搞倒,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大家一看便知,亚美尼亚是典型的内政不修,外事不济,连俄罗斯学者都是这个观点。另外美国懂王执政这4年,全世界的狗粮都发的少。而且亚美尼亚旁边就是土耳其,美国渗透了也没啥意义,性价比不高。

另一个美国没有干涉的证据是,俄罗斯对亚美尼亚这次变革也泰然自若,谢尔日辞职当天,俄外交部发言人就赞扬了和平过渡,表示“俄亚同在”,希望与“各政治力量”进行“建设性谈话”,说白了就是抛弃了谢尔日,招呼新领导人来拜码头。而帕希尼扬嘴上反俄,身体很诚实,一上台就赶赴莫斯科,修补好了表面关系。不过总体而言,俄罗斯还是不太待见帕希尼扬,毕竟他的执政基本盘是亚美尼亚民间的反俄情绪和经济上的亲欧思想。

好了,亚美尼亚的小国悲剧讲到这里。最后我们来聊聊这一次的“亚阿战争”。前面说过,第一次战争是亚美尼亚赢了,留了个阿尔察赫共和国在那里悬着。战后亚美尼亚由于受到阿塞拜疆和土耳其的封锁,再加上2008年后经济和政治动荡,导致在国力上全面落后于阿塞拜疆。阿塞拜疆人口是亚美尼亚的3.5倍,GDP是3倍,军费和兵力是1倍,明显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那为什么又要打起来了,下面要说观点了,大家就当做一个角度来听。

从理性角度出发,亚美尼亚不是对手,不应该开战,那么最大的导火索,其实就是土耳其。7月我们聊过一次埃尔多安,聊到了近年来,土耳其经济发展受阻,埃尔多安的执政合法性是建立在经济发展上的,所以埃尔多安必须去挑拨极端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所以这些年土耳其四处搞事,这个由不得他选择,他不想下班那就必须这么干,这叫做形式比人强。而阿塞拜疆作为产油国,经济也不顺利,连沙特和俄罗斯在这样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都难受,阿塞拜疆肯定好不了。所以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一拍即合,整一把亚美尼亚吧。那么亚美尼亚背后的俄罗斯为什么反应冷淡呢?前面我们说过亚美尼亚国内的反俄问题,那再说说俄罗斯的顾虑。

第一是没能力,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开始,因美国制裁和油价低迷,俄经济一蹶不振,已经在乌克兰,利比亚和叙利亚多个战场发力,前段时间又注意力处理白俄罗斯和疫情。分身乏术了。第二是等机会,能力有限那就等着借一个东风。所以当阿塞拜疆差不多拿下纳卡地区,俄罗斯才出兵。如此一来,即震慑了阿塞拜疆,又敲打了亚美尼亚,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爸爸。俄罗斯下场后,亚美尼亚保住纳卡地区的八分之一,靠一条公路和本土连接,阿塞拜疆收复其余失地,阿尔察赫共和国就此灭亡,而且还通过条约得以建一条前往飞地的高速公路。亚美尼亚自然不满意这样“丧权辱国”的合约,示威者占领总理官邸,攻下议会大厅,议长被拉出来痛扁。

帕尼希扬政府输了战争要背锅,总理和外长开始互相推卸责任,亚美尼亚政治再次进入了新一轮洗牌。这就是小国选择地狱模式进入游戏的无奈之处,但是同为外高加索十字路口的卡位国家,阿塞拜疆却成了本次战争最大的赢家,在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左右逢源,保证影响力和战争成果,与亚美尼亚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都不得不提到阿塞拜疆总统小阿利耶夫。既然如此,下周三,我们就再讲一讲阿塞拜疆这个国家。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视频的内容,如果你觉得有收获,一起在公屏上来一波变得更强,也欢迎大家点赞评论转发,分享给志趣相投的朋友,最后有兴趣可以关注我的个人账号王骁Albert。目前我和B站合作了一门课程,叫做《美国背面研究》,以美国为对象,进行一番研究,好看好玩好学,目前只要在B站搜索王骁,就可以找到课程入口,期待大家的加入。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给大家从新闻为切入口,分享更多的干货和知识。祝大家变得更强,我们下周三再见!

站务

  • “答案”来了!

    2020年,因为疫情,人类命运休戚与共,而新冷战、新形势,挑战重重。如何描述过去一年,对未来,又该如何展望?很快啊,很快,“答案”来了!2020年11月28日-29日,观传......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