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封锁,谈谈工业党就是小农思维

中国现在被美国封锁打压,民间舆论把‘光刻机’‘芯片’技术,工业技术能力,炒作神化了。还有一拨什么“工业党”,其实思维一点都不工业,完全是十足的小农思维,天天对比你能生产什么,我能生产什么,你的门类有多少,我的门类有多少,认为中国在世界上形象不怎么样,就只因为不强大,而强大的标准就在于工业。主要是工业落后,技术落后。工业,技术领先就ok了。

中国绝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唯物主义,其实不过是小农思维,小农思维的经典逻辑,恰恰就是热衷物质,忽略精神,热衷“短期”,见效快

中国人热衷炒作光刻机,恰恰是因为光刻机,芯片,都是应用技术仪器,短期就能见到效果,或者说以为能短期见到效果,砸钱就能见到效果,或者发扬英雄主义精神,就能出效果,这大概就是小农思维所理解的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了。

中国人不热衷基础科学,理论科学,因为这些基本功,到产生明确效果,要走很长的路。因此,小农思维的特征,一个是重视实用,轻视理论。重视应用技术,轻视基础学术研究。小农思维,必然极其热衷追求光刻机,芯片,工业技术,小农思维才会认为自己只要‘生产制造牛比’了,就能通吃。这和小农对“大牲口’牛马驴的崇拜逻辑是完全一样的。

中国在国际文化传播上处于劣势,也被认为是错在不够强大,强大后自然就听你中国的服中国的了

其实这里有一个逻辑悖论,工业技术牛比,领先其他人,其他人就得听你服你了?

如果是这样,近代西方列强工业都领先中国,中国为什么不听他们不服他们?

苏联诞生,在二三十年代,为什么文化能风靡世界?不说苏联,就说沙俄,实际上是比较落后,还有农奴制,工业能力并不发达,而就在这样的条件下,诞生了很多世界级的思想家文学家诗人画家音乐家,那个时期的俄罗斯的文化传播,可以说是群星璀璨,有世界影响。而中国现在的情况已经相当宽松,别说苏联,为啥连沙俄都赶不上呢? 现代文学中,谈到东亚,金庸在国际上没人认可的。金庸在没有审查机制,完全创作自由的环境下,写了半个世纪的小说,外国人一本都不爱看。在国际上没有任何影响力。东亚文学,全靠日本文坛大师们撑着。

美国长期工业技术领先中国,中国人为什么不听美国不服美国呢?

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有呢?不也是有那么多汉奸,崇洋媚外吗?

那你是指望,中国工业技术牛比之后,吸引来的也都是美奸,法奸,印奸。。靠他们崇拜你爽一把,而人家真正的爱国者,却仍然心里不听不服?

所以说啊,工业技术牛比,实际上在政治上等于屁。

你自己都不服现在已经比你牛比的工业列强,你却还相信等你工业技术牛比了,全世界都服你。这不是悖论么?

所以说,工业生产能力,其实与影响力,与征服人心,没什么关系。以为给全世界生产了80%的商品,全世界就应该把你当神崇拜,那恰恰是奴隶的美德。

什么叫奴隶的美德?就是奴隶把‘干活多,劳动多’当做一定会被奖赏的‘资历’。驴以为自己拉磨转圈,转的次数比其他驴多,就应该高看自己一眼了,甚至崇拜自己了。这是扭曲病态的想法。

中国人不热衷基础科学,理论科学,要是突然热衷起什么,那也是因为,某个理论科学,某个基础科学,对生产制造出某某产品”有用“,如果是一种看起来,无用,只是智力游戏,或者提出者说一千年之后才会用到的科学,那就意兴阑珊了。

而在西方,像苏格拉底对谈录,其实是比论语写的好得多,亚里斯多德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就是特别较真,不认权威,不认直觉,只认理。重视理性,是欧洲文明能冲破思想被宗教严酷限制的中世纪,走入重提古希腊哲学思想的文艺复兴,催生出现代科学的主要原因。

当年欧几里得讲几何学,有学生问道,这学问能带来什么好处?欧几里得叫奴隶给他一块钱,还讽刺他道:这位先生要从学问里找好处啊!

在这种学术氛围之下,就算是已经统治了思想界的宗教机构,也得搞神学研究,也得钻研“世界为什么一定是神创造的”这类问题,拿出一套跟自己宗教教义吻合的本体论认识论世界观体系,才能得到广泛认可。也因此,不科学的认识论和“知识”终究要被理性的力量抛弃,沦为非主流。

中国研究基础科学,其出发点,也是为了”好处“,常见的说法,基础科学研究对应用科学研究有支撑作用,哲学对具体科学有指导作用,换句话说,这本身就是找基础科学和哲学的”好处”,要是哲学系,不说出几个哲学的“好处”来,大概哲学系是要取消的。

在中国历史上,祖冲之算出相当准确的圆周率,李时珍尝百草,张衡发明地动仪,但都没形成西方那样的理论研究,在《论语》里几乎看不到孔子的二千多名学生中,有哪个学生敢和孔子辩论,估计孔子的学生即使心中有某些质疑,也没勇气讲出,哪怕是直至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的,在中国也很少有学生敢和老师辩论,哪怕是老师确实错了,学生即使是有理也很少敢辩论。

哪怕现在欧风东渐,科学昌明,但基础科学,理论科学,在中国人眼里,也就是理工科有点用处,文科没大用。是装饰。关键是理工科,是技术创新。

中国人最喜欢说实事求是,似乎不错,但绝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实事求是,不是从事实中抽象出一般规律这样的科学思维,而是把实事求是理解成就事论事的直觉思维,心理上说,是一种‘情景代入机制’,是因为抽象逻辑思维能力太低,所以只能‘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把道理,融入每个故事情景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种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其实是一种低智商的表现。

实事求是的人,人品不坏,但智力水平不高。如果用实事求是治理社会,一定会导致社会长期落后。人类历史上,靠‘实事求是精神’,得出的最荒谬的结论,就是太阳围着地球转。人们亲眼观察,亲眼所见,太阳每天都从地球东边升起,西边落下,然后实事求是得出,太阳围着地球转。

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是严重落后时代发展的。今天世界的现代科学理论,都不是简单地从经验中来的。都是高屋建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来的。从万有引力,到相对论,到虫洞假说,甚至连进化论,都是先预设理论,然后搜集证据去论证的。

所以西方教育,极其提倡思维拓展,开放性思维,而不是提倡学生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的人,进了富士康。

异想天开的人,办了微软,脸书,谷歌,低轨道星链。

没有文化和思想的领先,科技和工业是领先不了的,即使暂时领先也是建立在沙滩上,用个具体示例来说吧,中国高铁据说领先,但是如果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技术出现了,比如说,有一种虫洞技术,可以实现远距离瞬间传送,不需要坐高铁,一瞬间可以把你从广州传到哈尔滨,那么之前的高铁等于全都变废铁了。你以为这技术是科幻?是魔法?我们现在的技术,有哪些在一二百年前不被视为科幻或者魔法呢?那么这种技术,是怎么产生的?是通过制定五年计划的目标研究出来的吗?这样的技术,更有可能产生在实事求是的中国,还是强调拓展思维,开放性思维的西方?

 其实你们看看历史和现实就知道了。

 历史上,法兰西是诞生数学大师最多的国家。同时法兰西也是浪漫主义文学的策源地。诞生了雨果这样的文学巨匠。

 德国是被中国人津津乐道的‘技术强国’,也诞生了爱因斯坦。但其实德国最享誉世界的,是德国哲学体系。从尼采到黑格尔,从康德到马克思。构建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哲学,半壁江山都是德国文科生搞出来的。而且,共产主义本身就是西方人思维脑洞大开的产物,如果从共产主义者当年来到天朝上国,遇到了搞“实事求是”的国师,国师一听,肯定说:这不是异想天开么?你太不实事求是了

 还有就是诞生了牛顿的英国。英国科技爆炸的同时,英国文学恰恰是全球走红。从阿加莎克里斯蒂,到jk罗琳,到英剧的优雅,这些文学水平,中国要是有一半,起码通吃东亚了。

 最后就是日本。日本是‘黄种人’里,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最多黄种人。但日本文学,恰恰也是黄种人里的高峰。

东亚文学,全靠日本文坛大师们撑着。

日本音乐创新能力还崛起了

 有趣不?

 实际上科学技术创新能力发达的国家,文史哲艺乐,照样弱不了。

 文史哲艺乐不行的,自然科学技术也强不了。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