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回家不想当贱民,比赛就得当贱人——韩国兵役制对文体界的影响

1 为什么想“赢”

最近结束的亚运会上,韩国再次展示了他们对“体育精神”的独特理解,稍微百度一下“韩国 体育精神”,可以看到一百五十万个立场相同的说法: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在90年代几乎统治整个轻量拳击界的小罗伊·琼斯击中对手韩国选手朴熙洪86次,远远多于对手击中他的32次。在这样巨大的明显优势下,裁判依然把这块金牌判给了当时的东道主韩国。

随后举行的最轻量级比赛中韩国选手范忠一对阵保加利亚选手亚历山大·赫里斯托夫,在新西兰裁判基思·沃克宣布亚历山大·赫里斯托夫获胜后,韩方教练立刻对其拳脚相加,在其他教练喊保安后,韩国保安上台继续殴打裁判。

范忠一对阵保加利亚选手亚历山大·赫里斯托夫录像

由于冷战影响,大陆与韩国体育界的交手经验并不多,中华台北与南韩作为“战壕盟友”对其“体育精神”有更深刻的了解:同样在汉城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陈怡安获得作为表演赛的“跆拳道”金牌,被台湾本地媒体恭维“在韩国土地上面对韩国选手当着韩国裁判”拿到奖牌,相当于获得了三次冠军。

大型体育赛事确实能够激发起很高的国家认同与民族热情,但这主要是由国家意志所塑造的文化动力,像韩国这种为“赢”,而不计后果的个人行为,其实非常少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韩国的兵役制。

韩国宪法规定,“大韩民国的所有公民都有义务服兵役”。韩国《兵役法》规定,18至35岁的韩国男性,应根据宪法与《兵役法》规定诚实地履行兵役义务。韩国军队各军种的服役期限为:陆军与海军陆战队21个月,海军23个月,空军24个月

2 韩国兵役现状

韩国军队作为继承昭和旧日军衣钵的野蛮军队,等级制度严酷,经常发生各种虐待行为,并造成大规模自残,自杀。在军政府时期,六十万韩国军队中,每年死于虐待或者因虐待自杀的士兵超过600人,而因为公务(训练,车祸等)死亡者不超过500人。最近几年,韩国军队进行立案的虐待事件每年都超过1000起,涉及五六千人,而未曝光的虐待事件估计在曝光数量十倍以上。

此外,韩国作为一个发达国家,青年劳动力成本非常高。和德法英日等工业国相比,它用较少的国防支出养了一支三倍于其它国家规模的军队。同时,韩国军队机械化规模水平不输给其他中等强国,花在每个军人身上的军费就没几个钱了——在全球闻名的劣质饮食水平下,每年每个士兵只提供不到150万韩元补贴——还不如中国义务兵一年约8000元的服役补助多(实际上中国地方政府还会提供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补贴)。

要应付北方巨大的军事压力,又不肯多出钱,韩国政府只能靠非常严格的兵役制度抓壮丁:

韩国男性满18岁当年的1月1日,即被编入第一国民役。年满19岁则要前往兵务指定场所接受体检,并按照身体情况分为7个等级,其中1~4级为合格,可服现役和各种补充役;5~7级为不合格,需编入第二国民役、免除兵役或再次接受身体检查等。符合条件的男性在年满20岁的当年,将会收到兵务厅的入伍通知,在校学生可以延迟入伍。服完现役和补充役的退伍转业之后,还要在乡土预备军中服役8年,然后转入民防卫队,直到40岁才算完成所有的兵役。

500

韩国压力主要来自38线以北

因此名义上,韩国青年投身军营是履行“神圣兵役义务”。在执行上确实也很严格,根据相关统计,韩国最近5年适龄非服役率,每年在5000人左右,也就是说每年适龄的二十余万男人中,只有不到3%的人能够免兵役——与之对比,兵役制类似的中国台湾,服役率在1990年之后就没有超过80%。

兵役在韩国已经成为一个社会上下有共识的刚性制度,韩国社会反而因此将那些能够不履行兵役的人视为“神子”——只有“云端之人”才能免役兵役。基于这个共识,免除兵役也成为韩国政府对少数“民族骄傲”的最高奖赏方式,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条是“在奥运会获得奖牌,在亚运会获得金牌者免役”。这也造就了本文一开始描述的奇葩“体育精神”。

3 逃避之法

综上所述,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明星,要在韩国军队这样恶劣环境下进行2年高强度兵役,之前积累肯定全部毁于一旦,但正常免役几乎不可能。韩国真正的统治者——大财团子弟往往以改换国籍作为逃役手段,但对于要依靠粉丝/选民支持的明星/政客并不好用:

比如2002年,韩国知名摇滚名星刘承俊为了逃避兵役,突然宣布放弃韩国国籍,宣誓加入美国国籍,引起韩国国内一致谴责,其事务所立刻宣布断绝合作,国内发行商也一律抵制,随后韩国法务部就对其下达了禁止入境令。而刘承俊在2010年年满30岁,超过服役年龄后,使用书面请愿,直播道歉等方式,希望韩国有关方面取消禁令,至今为止尚未成功。

500

刘承俊直播下跪道歉

又如曾任梨花女子大学校长的张裳,因为儿子以加入美国国籍的方式逃避兵役而失去了总理提名。


此外,还有一种比较神奇逃避方式:修改学历,将自己学历改为小学……这种方式在已经基本普及12年教育的韩国,真不是人人能用,使用这种方法笔者所知主要是围棋或者传统戏剧行业中从小脱离国民教育体系的相关名人。

退而求其次,如果无法直接免役,装病去服低强度的“第二国民役”也不错,下面是韩国网民整理2005年左右明星们靠病逃役的情况:

500

2004年之前,肾病鉴定有一定缺陷,有大量人员以肾病名义逃脱兵役,2005年韩国兵务厅下令彻查,2006年一年因为肾病造假而被抓回去服兵役的人数超过一万人……

4 BTS法案?

随着韩国生育率下降,兵役适龄人口逐年下降,这几年韩国兵役监管水平也越来越高。除了改换国籍外,过去几乎所有逃役手段都失效,这在样的情况下,韩国社会对兵役不满并没有因此而消解,反而由于制度刚度程度上升,全民对此的关注更加密切,于是就有了“BTS”事件:

防弹少年团重装版(下简称BTS)专辑《LOVE YOURSELF 结ANSWER》3日登顶美国公告牌200强专辑榜,这是其继《LOVE YOURSELF 转TEAR》之后再次登顶该榜单。韩联社称,迄今为止,一年内登上公告牌榜首的歌手只有披头士和猫王等国际巨星。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和国务总理李洛渊等政界人物此后纷纷在推特上发文祝贺。

500

青瓦台英文推特

因此韩国在野党正确未来党议员何泰庆认为:

“PSY鸟叔在YouTube点击破了历史记录,给全世界带来巨大影响,这些(行为)都能给年轻世代梦想与动力,却得受限于兵役制度。”

“芭蕾舞蹈拿第一可以免兵役,Beat Boy却不在此列,游戏和电影称霸世界也没有被列出免兵役资格,应该重新制定符合现今年轻人目标的豁免制度”

“防弹少年团为韩国国家形象与国际知名度做出的贡献比几十名外交官加在一起还要大。” 

何泰庆宣布将在近日提交旨在扩大免除兵役范围的防弹少年团法案, 将免除兵役范围由运动赛事和艺术竞赛扩大到大众文化领域。对于这份法案,韩国文化体育观光委员会委员长安珉锡同样表示赞同。

 

500

何泰庆的建议及其法案链接

与官方很积极反应不同,民间对此提案却反应各异:

“不公平!是不是BIGBANG和EXO也可以不用当兵,他们也破了很多记录”

“请不要造成粉丝间的口水战,防弹少年团没有说自己不想当兵。”

应该说,韩国民间既将兵役制看作一种体现人人平等的社会制度,但对服兵役本身依然带有“贱业”的传统认识。

5 走向何处?

韩国兵役制作为冷战遗留下来的制度“化石”,走到今天已经成为韩国社会一个极大的社会负担,由于制度刚性不断加强,韩国社会对这件事不但不进行调整,反而不断加码,长此以往韩国社会必然为此付出极大的社会代价,这回BTS所引发的讨论也许能给脆弱的韩国社会一个应该踏下去的台阶。

本文自马前卒工作室微信公号

作者:穆好古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