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狼人杀”局天亮,WeChat和TikTok“解药”不同

500

文/零柒

编辑/大风

“谢谢,挺过寒冬,我们春天见!”

当地时间9月20日,美国加州法院发布命令中止对WeChat的禁令后,有美国华人用户在社交网络上留言说到。感谢的对象,是在法庭上作为美国WeChat用户代表的原告——美国微信用户联盟(U.S.WeChat Users Alliance)。

两天前,美国商务部对行政令的解释细则中,针对TikTok的禁令也被推迟至11月12日起实施。

特朗普导演的“狼人杀”,经过40多天的漫长黑夜,暂时迎来天亮时刻。

TikTok和WeChat都没有在20日被禁,但两者拿到的“解药”并不相同。

500

TikTok的“解药”来自甲骨文和沃尔玛。三者共同提出一份提案,内容包括:TikTok的总部会继续留在美国,甲骨文将成为TikTok在数据安全合规方面的合作伙伴,为美国用户提供云架构服务。该合作模式类似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因而也被称作“云上加州”(甲骨文公司总部在美国加州)。

另外,TikTok还将和沃尔玛展开商务合作。后者还将和甲骨文一同参与TikTok Pre-IPO轮融资,持股合计最高可达20%

9月19日,特朗普表示,他“在原则上”(in concept)批准了这份协议提案,并对议案表达了自己的“祝福”。当然,这份提议还要获得中国方面的批准。

WeChat的“解药”来自普遍被认为不热心于政治的华人的抗争。为了让WeChat免于在美国被封禁,美微联律师团和美国司法部之间展开了正面对决,暂时的胜利背后,是前者向法庭出示的难以辩驳的理由:

数百万华裔美国人主要依靠微信与在美国境内以及与中国的亲戚和朋友交流,禁止使用微信将侵犯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他们的权利。

同归与殊途

解析TikTok和WeChat的同归和殊途,要从始作俑者特朗普最紧迫的需求讲起。

特朗普当下最重要的议程,是即将于今年11月3日举行的总统选举。

由于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种种不作为,特朗普在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均招致了大量批评。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的竞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更是数度将矛头指向特朗普应对危机不力。

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调查也显示,由于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表现不佳,美国的国际声誉正在下降。在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美国传统盟友在内的一些国家,公众对美国的好感度甚至降至近20年来的最低点。

面对不算乐观的局势,特朗普更加需要稳定票仓。TikTok是特朗普稳定选票的重要杠杆。

500

据媒体报道,认可TikTok和甲骨文的合作后,特朗普还表示,TikTok Global的新总部将设在得克萨斯州,聘请最多2.5万名雇员。

TikTok目前的总部所在地,加州,是民主党的忠实选区。而得克萨斯州,正是共和党的重要票仓之一,换言之,这是特朗普的大本营。

另外,甲骨文和特朗普也渊源颇深。CEO卡茨2016年底就加入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曾公开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总统”。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拉里·埃里森是共和党的大金主,虽然没有公开支持特朗普,但特朗普已经是是共和党的总统,双方的利益方向是一致的。

TikTok被迫成了特朗普搅动民意、获得支持的筹码,甚至成为特朗普为商业合作伙伴谋取利益的“肥肉”。

对WeChat实施禁令,特朗普有类似的算盘。他需要通过展示对华强硬的姿态,来为大选寻求不理智的选票。

最初的行政令,从字面意思来看,所有接受美国管辖的个人和实体,都被禁止和WeChat及其母公司腾讯发生交易。

这很可能意味着,美国企业通过微信在中国开展业务也要被禁止。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是特朗普始料未及的。

禁令颁布后,包括苹果、福特汽车、沃尔玛、迪士尼、宝洁等在内的十多家公司曾联合和白宫沟通,对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微信所发布禁令可能产生的影响和范围表示担忧,认为这个举动会削弱这些公司在中国,也就是全球第二大市场的竞争力。

美国的女鞋品牌Rohty‘s的联合创始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微信是该品牌早期发展阶段的重要工具,也是目前美国团队跟500名中国雇员沟通的重要渠道。

沃尔玛、迪士尼、宝洁等公司,都在微信开设了公众号、小程序等,通过这些工具触达中国的12亿消费者。而诸如沃尔玛这样的品牌,更是微信支付的深度合作伙伴,它曾和仅在微信联合推出“扫玛购”小程序,顾客打开手机上的微信,用小程序就可以直接在超市中扫码付款,仅在2018年,使用“扫玛购”的顾客就超过了1000万。

如果特朗普想彻底打击微信,许多跨国经营的美国企业也会受到显著冲击,这绝不是特朗普在大选前夕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不难理解美国商务部之后公布的细则,把微信禁令的范围限制在美国本土的做法。而按照该细则,WeChat被下架引发影响将主要存在于华人群体。

对于全世界各地的华人来说,微信都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从来都不是特朗普的票仓。一项由“亚美法律辩护与教育基金”开展的民调显示,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79%的美国亚裔选民投给了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仅18%选择了特朗普。

所以,特朗普并不会在意WeChat被禁后,在美华人用户会受到哪些影响。

微信远不止是通讯工具

或许在特朗普看来,一款通讯工具被禁,带来的最大影响无非是聊天不方便,换一个即可。但是,在中式的家庭和乡土观念下,微信的价值远远超过通讯工具。

中国人即便背井离乡,也希望能永远和家乡保持联系。这种联系并不仅仅是偶尔的一通电话,更是对家乡变化和故交近况的感知。这种感知,是家族群里人均1毛钱的红包,也是朋友圈里,发小家孩子从出生到蹒跚学步的每张照片。

“圈子”,是中国人津津乐道的东西,除了日常的沟通,微信这个社交网络组成的中国人津津乐道的“圈子”,其实是很多人的全部。

500

很多华人担心,一旦微信被禁用,不仅沟通不便利,之后对国内的了解会越来越少。

在美华人中,中老年人及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体是个难以忽视的人群,对他们来说,换用其他社交产品,以及说服国内的亲人同步换用并流畅使用,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让79岁的奶奶学会一个新的跨国通信软件,是小雾最近面临的挑战。

他正在威斯康星州读大学,随着美国疫情的加重,爷爷奶奶的担忧与日俱增,每周一次的视频聊天,原本是老人们的定心丸。小雾给他们分享自己在疫情期间学会的新技能,比如煎牛排和理发。

得知微信可能被禁用时,奶奶十分担忧,一直问小雾,还有哪些软件可以作为替代。几年前,70多岁的奶奶为了跟远隔重洋的孙子保持联系,专门学习使用微信,了解系统逻辑、拍照片、打视频电话,这些对年轻人来说上手即会的功能,奶奶反复学了很久才弄明白。

72岁的张莲平和小雾的奶奶有类似的困扰。虽然已经移民美国超过30年,张莲平依然跟国内的旧友保持密切联系,她不会用电脑,以前靠越洋电话和短信,现在靠微信。近些年,时常在朋友圈看到旧友们相继有了孙子孙女,今年10月,张莲平的外孙也要出生了,她原本打算外孙出生后,第一时间就发条朋友圈。

“LINE对我还是很陌生的”,纽约唐人街的餐馆员工阿保对着镜头一脸担心,因为微信禁令,阿保周围有些朋友下载了LINE,但突然要改变一个已经持续多年的习惯,阿保有点焦虑。

纽约时报指出,微信禁令让中美对峙的政治关系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有了触手可及感知,疫情下禁令将加剧影响两国的交流。

“在中国,几乎每个人都用微信。微信对于触达这些人的重要性难以估量,微信禁令看起来就像是美国想要降下一座铁幕”,经济学家韦利·石坚如是说。

在大选的角力场,少数族裔的普通个体通常是隐身的,他们的需求很难被政客关注。

不过,普通人所追求的价值,在选举之外的世界,仍然能够被重视。

在美微联会和美国司法部听证会上,美微联会的律师表示,政府的微信禁令将对原告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造成无法弥补损害。这是由于没有其他应用程序可供美籍华人交流(因为许多人不会讲英语)。

而法官判决也认为,8月6日的总统令及9月18日商务部实施细则均实际造成了在美国境内全面禁封微信的效果,显有违反原告宪法第一修正案、平权条款、程序正义条款等根本权利之嫌,而美国司法部能够提供的微信对国家安全构成的所谓威胁的证据又明显不足。

在这场由全球霸主的行政强权主导的“禁令风波”中,每一粒落到个体和公司主体头顶的灰尘,都是一座山。过去几十年间建立起的全球秩序,正在遭受空前强烈的冲击。

但是,最根本的价值仍然得到了跨越分歧的普遍尊重。所以,联邦法官会签署禁令,承担着基础设施功能的互联网公司也会为了无关商业利益的用户价值竭尽全力。

过去的五年间,几乎每一天早上,Juiet Shen 94岁的祖母都会准时给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发来一条信息,“大家早上好”,通过微信,这条信息从上海发送到美国,只需零点几秒。

值得开心的是,9月20日之后,这个习惯仍然可以继续。

参考资料:

我要WhatYouNeed,《假如44天后就无法使用微信了,他们该怎么办?》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