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的最后三天

过去的十几年里,坊间经常有李登辉病危甚至死了的谣言传出,但对于岛内神通广大的媒体人来说,接到这种消息后自己判断起来还是没啥难度的。毕竟论起来,这些大单位有哪家不是特定政治团体的御用口条?那消息渠道,比乡民们不知准到哪里去了。所以真要有消息,记者们一定跑的比谁都快!

其实这一次次的谣言传播,信也好不信也罢,总能给岛内带来一点“小刺激”;毕竟在当地人的印象里,前“元首”去世这种事情实在是非常稀奇,只在1993年发生过1次。至于也就发生过两次的现“元首”去世——当然是“两蒋”了,对于台湾人来说则是另一种回忆,特别是第二次留下的回忆与其说是哀伤,还不如说近似于恐怖片。

500

▲1993年严家淦(两蒋时代之间的过渡“元首”)去世,是为伪政权“行宪”后第一位去世的“前总统”。相比他在任时就颇为稀薄的存在感,他去世时的政治影响力更是微不足道

1988年1月13日当天下午快2点的时候,蒋经国突然无预警吐血,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人世——当然“无预警”也就是那么一说,据说张宪义跑路美国时,顺带向美爹漏了台伪偷偷“种蘑菇”的事情,气得小蒋当场急火攻心;要说这是蒋经国死亡的直接导火索,倒是可信。

虽然对于台伪当局而言,小蒋走的这么快,的确出乎他们的意料,但蒋经国在去世之前的几年里已经干了足够多的大事:1985年正式宣告蒋家第三代不接班、1986年默许民进党组党,顺带开放老兵前往大陆探亲,以及1987年正式宣布解严这些事儿,真正定下了岛内政坛之后30多年的基调;然而对于岛内的媒体而言,1988年1月13日,只能用手忙脚乱来形容。

500

▲政治上的继承,倒是早已商定的事情

很多上了年纪的台湾人,都不会忘了1988年1月13日当晚的画面——晚上是所有电视台的黄金播出时间,几乎所有家庭都围在电视机前看最火的琼瑶剧。正当剧中男女你侬我侬之时(一些电视台这时候在播广告),20点45分整,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全台湾所有电视台的播出画面统一变成了蓝底蒋经国遗像,并持续了几分钟。这种比电脑死机还惊悚的场面,吓坏了一群观众不说,更关键的是反映出报道过程的混乱——几分钟后,电视直播画面才切换到官宣蒋经国逝世,以及李登辉宣誓继任的消息,而这些还都是录播。

500

▲我们大概模拟了一下,想想当时得夺么可怕!

所以经历过那一天的台湾媒体人、以及他们的学生都知道,蒋经国之死的报道过程算不上多么成功。所以本着“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原则,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抢李登辉死掉的头条消息,不开玩笑的说,全岛有一帮媒体人已经为之排练了十多年。

自从2月8号李登辉喝奶呛到气管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就急转直下。到了2月底,网上甚至突然开始流传一份神秘的病情报告单,一时间台伪有关单位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辟谣处理——尽管李登辉确实没有感染新冠,但是他的病情在那时候也真的到了濒死边缘。以他那身体状态,“李办”如果发一段李登辉在病床上的视频来辟谣,那效果恐怕还不如不辟。

500

▲这张其实连主治医生和院长的名字都完全正确的“假诊断书”,当时唬住了不少人

大概是“气数未尽”,2月底3月初这一关李登辉还是扛了过去,对于台北荣总医院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有一说一,岩里太君那插满支架的心脏可是天下罕见的医学教材,能水出不知道多少个医学专家教授,甚至有很大可能会被切下来做成标本。本着“教好教满,用完为止”的原则,医院自然希望这样的病人能活久一点,“活教具”也就能用久一点。

然而老家伙毕竟不是石头变的,彻底报废的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500

▲“SNG组(注:卫星新闻转播组)准备!李登辉不行了,赶紧去北荣!”

虽然“台联党”凌晨就出来辟谣称“李登辉尚在人间”,但冲着无数记者在北荣中正楼彻夜架机通宵守候这一点,嗅觉灵敏的人就不难发现这次的“谣言”和以往不一样。按照医生的说法,一般的抗生素即可对付普通的吸入性肺炎,可李登辉年事已高,何况还有各种奇怪的慢性疾病缠身,其残躯根本无法承受大剂量抗生素的杀伤,只能用低剂量姑息苟且。虽说此前在6月底,老家伙一度将肺部积水全部排出,甚至神志都一度变得清醒了一些,但事后证明,这就叫回光返照。

500

▲如果不是因为台北荣总中正楼22楼李登辉的VVIP病房被封锁,这些记者敢把机位架到病床前

没过几天,李登辉就不仅话都说不动了,连眼睛也睁不开了。7月初的时候,虽然浑身插满了管子的他,还能通过踢腿来说明自己醒着,但此时李登辉的肾脏等器官功能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竭。总而言之——肺穿肾烂。

得知李登辉这次真的阳寿将尽,又有一群在过去30多年和李登辉一样毫无诚信、左右横跳的政客,赶往台北荣总为李登辉“祈福”,一个个面色凝重,哭哭啼啼。在绿营无数政客眼里,李登辉是他们的同类,是前辈恩人,是造就时代的“伟人英雄”。

500

▲但这时候所有记者心里想的都是:“祈福?祈福他个鸡掰!我们都盼着他死,抢新闻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这些政客在抱团取暖的时候能不能意识到,一两个人根本无法造就一个时代。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恶性膨胀,不是一两个人所能决定的,而是两岸长期未统一的现状,以及岛内社会结构畸形发展的现实,在意识形态以及社会结构上的直接反应和必然结果。

造就李登辉的是时代,而不是李登辉造就了时代。就像救活一个人和让一个人活着,是两码事。李登辉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李登辉的病情发展到30号晚上,也变得没有任何急救的意义——硬撑下去,只会得到一具除了靠外部设备维持的微弱心跳呼吸之外,全无声息、甚至可能会慢慢长出尸斑、已经不好说该叫人体还是尸体的玩意儿——就像造就出李登辉的这个政权与时代,也已经没有多少苟延残喘的意义那样。

500

▲为了给后人以记忆,很多事情的过程最好得有个旁观记录者。7月30日中午,北荣副院长还亲自出面给这些在北荣大厅里“待命”的记者们送水慰问

以全面实现换代的台伪空军为代表,李登辉在离任“总统”的时候,留给了台伪政权一支纸面上看上去初步完成现代化,甚至妄言可以“压制大陆”的军队。尽管谁都知道,台伪势力真正的靠山是外部强敌,然而这并不妨碍台伪军队吹嘘着,是他们让两岸迟迟未能统一这个荒谬的时代,荒谬地延续到了今天。

按理说,李登辉和台伪军的关系应该非常亲密;可在他临死的时候,身边却只有一人曾是职业军官。李登辉在位之时,用10年的时间解除了国民党对军队的直接控制,但同样是从那一刻开始,即便伪军都要背诵“为‘中华民国’生存发展而战,为‘台澎金马百姓福祉’而战”的口号,这句口号在他们口中,也越发变得只是个口号。

500

▲李登辉基金会秘书长王燕军,祖籍河北,是临死前李登辉身边唯一一个台伪军官出身的人

李登辉死了以后,发自内心表示悼念之情的基本都是小市民,军人却并没有几个。然而就像我们上期提到的那样,根据岛内媒体报道,他将被埋在位于新北市的“五指山军人公墓”特勋区,和郝柏村们作“邻居”——对于台伪现役高级将领以及那些退休老军人来说,个中感想恐怕是五味杂陈。

总之,再过几天人一入土,这档子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虽然在这几天里狠狠地抢了一回大新闻,但对于很多正当年的记者来说,一个李登辉的死亡,还远不能算作他们新闻生涯的顶点乃至终结;谁都清楚,只有造就了李登辉的这个政权与时代的死亡,才能算作波澜壮阔的新时代里,真正直击人心的开篇乐章!

500

祝朋友们建军节快乐!周末愉快!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