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疫情时期的联合国雇员生存报告

500

  国际劳工组织(ILO)预计,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世界的失业人数将增加250万,还有1.65亿人没有足够的计薪工作,1.2亿人要么放弃积极寻找工作,要么缺乏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会。全世界总计共有超过4.7亿人将受到影响。

  作为联合国系统内一名小小的雇员,我在新冠爆发后的三个月里收到了两次解雇信,无数封求职信石沉大海,也代表团队向外发出了多封拒信。

  两封解雇信

  在新冠大流行的日子里,联合国也要勒紧裤腰带。

  我在联合国移民署工作有两年时间了,从2020年初开始我自己带一个小项目组。我们项目组比较小,经费也需要每年重新申请,往年经费经常迟到,但至少从未缺席过。

  虽然小组今年面临一些人事变动,但是之前的项目负责人升职离任之前曾信心满满地告诉我,“你放心,只要熬到5月份,新一年的项目经费就下来了。”再加上部门负责人(现任老板)年初开始就一直催我准备新一年的项目,还安排了新的实习生给我,在疫情来临之前,我从没想过今年的项目会面临可能停办的风险。

500

  ● 我工作的移民署大门 / 世界说

  4月中下旬,我被告知今年还未获批的、与新冠无关的项目都暂时搁置,而当时我们项目的状态还是“未定”。我只得解散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三人小组,并准备打包行李回国重新找工作。

  当时还没想到回国的路会这么难走,也就欣然接受了即将回国的现实。没多久,我就收到Non-Renewal Letter(不再续约通知),以为就要跟工作了两年多的地方正式说再见了。

  谁知道,收到不再续约通知没过两天,我的老板又来找我,问我回北京后愿不愿意继续做Home Based(居家办公)。他坦言称很想保留我们的项目,但由于新冠疫情,我们部门没有新的资金流入,也就不能给我继续延长工作合同,但如果我愿意回北京,以北京的薪资标准继续工作,我们可能还能保留这个项目。他还举例说,我们部门有其他几个同事也都回到自己的国籍国了,在当地生活、工作,拿居家办公工作合同,以员工国籍国的工资标准结算。

  想不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官僚机构,在新冠疫情下,也会面临几乎发不出员工工资的窘境。

  从4月开始,我们的HR部门就开始鼓励员工休不带薪的年假,或者转成半职工作,拿一半的薪水,以保留自己的职位。我的老板也多次建议我转成半职工作。但作为非申根区公民,如果转成半职工作,我便没办法合法留在瑞士,最后只能作罢。我周围的一些拿申根区护照,跟我一样做短期合同的同事接受了转成半职的安排,可以将合同期限延长一倍。但很多转入半职同事的工作量几乎保持不变,加上实习生短缺,很多休半职假同事的工作量甚至比原来还多了。

500

  ● 万国宫的大部分员工还未回办公室办公,特殊的员工已经先返工了 / 网页截图

  上次见面,一个转成半职工作的意大利小哥向我大倒苦水。他虽然在移民组织工作了将近4年,仍然没能够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幸免。他说,本来计划在转成半职工作后去读一些在线课程,然而半职后,他的工作时间反而被拉长了,朝九晚九成了常事,很多原来可以分出去的任务只能一个人完成。

  后来跟同事们交流得知,大部分在日内瓦的联合国机构都在疫情期间给无薪或低薪实习生延长了一段时间的合同,保证他们还可以合法留在duty station(工作站)。对于固定期限的雇员(也可以理解成铁饭碗),他们的合同也不会受到疫情影响。

  而对于像我们这种拿短期合同的临时工,各个组织的规定就不尽相同了,有的组织自动为所有合同到期的临时工延长了2-4个月的合同,有的组织可以为提出申请的临时工提供延期,理由主要是因机场关闭、航线取消等原因暂时无法回到自己的国籍国,有的组织则是假装听不到临时工们的呼声。

  而我自己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由于一些巧合,我在同一个部门拿到了一个新的项目,老板口头通知我,又给我续上了两个月的合同。

500

  ● 我的工作证,日期截止到八月底 / 世界说

  到了6月中,合同应该已经开始半个月了,但到这时我还没见过我的合同,甚至连我的ToR(职权范围)都没有见过。月中的周五下班前,开完了最后一个视频会,我几乎已经准备要关电脑开始享受周末了,WhatsApp弹出一条新消息,老板说:“雪霏,我知道你工作非常努力,你在新的项目做了很多贡献,也掌握的很快,但是我还是要给你发一个不再续约通知,因为8月之后我就没钱续你的合同了,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不再续约通知竟然可以来得比合同还早,我入职前就知道自己即将被解雇了,是不是再在这里工作几个月,我就可以凑够N封不再续约通知,召唤神龙送我张回国机票了?


  一封和无数封拒信

  当然,我不想凑N封不再续约通知,神龙手里也没有回国机票。于是我把目光放在了日内瓦,希望能在日内瓦找个短期工作,先把居留卡续上,慢慢再想办法买机票。

  首先,我把目光放在了各个国际组织的实习生上,毕竟实习生一下可以拿4-6个月的合同,我就暂时不用担心非法滞留了。申请前我信心满满,至少我也是在UN系统工作了2年,可以申请P2职位的人,申请一个实习生职位还不容易?

  事实证明,我低估了新冠。

500

  ● 联合国总部也中止了参观活动 / 网页截图

  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国际组织已经停招新的实习生,即使有一些国际组织还招聘,也注明了是居家办公的实习生,因此这些职位没办法帮我续居留卡。筛选了半天,我只有十几个能申请的职位。而2018年,我刚开始申请实习的时候,在日内瓦的国际组织同时开放的可申请职位至少有一百个,其中的八成左右我都符合申请要求。

  从4月底收到第一封不再续约通知开始,我尝试申请了所有能申请的实习职位,最后只有1个职位给我回复了一封模板拒信,剩下的十余个职位怕是拒信已经多到发不过来了。

500

  ● 收到拒信的那天去瓦湖边上转了转,发现喷泉又开起来了。湖边挤满了烧烤、喝酒的人,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仿佛疫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世界说

  后来跟朋友聊起来,朋友说他们部门有一位有3年一线经验的PhD刚毕业的学生来申请实习,还有很多工作了很多年突然失业的人,专门再回学校读一个online master课程,换来学生身份,申请实习。

  216封申请信

  而与此同时,我的日常工作还在继续。

  6月底,我以国际移民组织员工身份,向UN Volunteer(联合国志愿者系统)提交了招聘一名志愿者的申请。申请中写明这份志愿者需要远程办公,不带薪酬,一周工作5-10小时,需要帮忙维护我们的脸书、推特和Instagram账号。这份申请7月5日早上通过审核后,发布在了UNV官网。

  7月6日上班我忙了一天别的事情,晚上才想起查看UNV的系统。打开系统界面,看到216个求职者的那一刻,我惊呆了。

  点开申请列表,在availability(工作时间)一栏,约有一半以上的人写"I'm currently unemployed, I'm available 7/24"(本人目前无业,随时有空)。再细看下去,这些写自己unemployed的人有的会四、五种语言,有的有多年媒体从业经验,还有的自己开了公司,在大流行中接不到生意……

  其实,在这个招聘启事发出之前,我们项目的公共邮箱就经常收到求职邮件,但在大流行之前,我们收到的大部分邮件是学生希望来做志愿者或者实习生,很少收到找正式工作的申请,就算是志愿者/实习生申请,一般一个月也就收到3-4封。

  而与此同时,移民组织有一个传统,如果有新同事加入,会给所有在同一个工作站的同事发welcome email(欢迎函),介绍这个新同事。往常夏天的时候,我们通常会有很多暑期实习生,记得前年夏天实习的时候,实习生一起开会,坐满了最大的会议室,一人一句自我介绍就要大半个小时。

  去年,我几乎每天都会收到1-2封欢迎函,而自从世卫组织宣布新冠大流行到现在,我邮箱里的欢迎函两只手就差不多数过来了,其中还有好几个是学校合作项目,半年前就已经签好了的实习生,他们也几乎都改成了居家办公,仅仅远程参与工作。

  新冠大流行以后,我们的公共邮箱也几乎天天收到正式职位的申请,申请人大多有多年的工作经验,直接或是间接因为新冠疫情失业,希望找一份全职工作。与我自己发布出去的那则招募启事收到的回应类似,这些求职者绝大多数的能力和背景都远超岗位所需。

500

  ● 瓦湖边随手拍,仿佛疫情只是一场幻觉 / 世界说

  邮件回复多了,内心可能也就麻木了,经常随便粘一个“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招人”的模板发给求职者。我还曾经把自己收到的那封拒信原样转发给我未曾谋面的求职者,而根本无需改动什么字句。

  上次和同事聚餐,我跟一个处在差不多境遇的同事开玩笑说,在联合国工作需要一颗很强大的心脏,你会随时unemployed(无业); undocumented(无证); 甚至unpaid(无薪)。同事笑笑说:"It's unfair, but it's ok for me during the pandemic."(这不公平,但在疫情期间我觉得也没什么)(责编/张希蓓)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