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这几年“香港记协”是如何双标的

(文/观察者网 陈雅莉)

昨天,风闻的一则新闻报道,6月12日的香港街头,一名香港防暴警察在执法时,对着外国记者喊出美国反警察暴力的口号。之后,香港记协对此提出质疑,要求警方解释。

500

这条新闻下面,很多网友对“香港记协”的行为不解:为什么指责警察?

“就算喊了口号,又怎么样呢?”

其实,查询这个所谓“香港记协”的资料后就能明白,他们发声如此“歪”的原因: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反中”的立场。

500

香港记协于1968年成立,为国际记者联盟和国际言论自由交流会的成员,是香港记者的工会。成立之初以外籍记者居多,后来参加的华籍记者人数不断增加,管理层也相应转由华人担任。

其官方介绍上宣称自己的宗旨是“维护前线新闻工作者利益”,“推动及捍卫香港的一些核心价值,即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对人权和民主的尊重。”

500

不过看它这几年的举动,可并不像是自己标榜的那样。

下面就来给大家捋一捋,这个“香港记协”近几年都是如何“维护新闻自由”的。

每当涉及“港独”“台独”时,香港记协会为其争取“权利”,认为给他们提供传播声音的渠道就代表“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否则就是“政府打压”。

2018年8月,“港独”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上辱骂自己的国家与民族,散播极端“港独”主张,香港广播处处长梁家荣随即向新闻部下达命令,表明当日不可直播陈浩天的演讲,明言不可让他有平台播“独”。

对此,香港记协主席杨健兴公开予以批评,担心此举是“政治凌驾专业”,对于港台自我审查感到遗憾。

18年11月,针对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英国《金融时报》编辑马凯邀请陈浩天讲话后被拒签一事,香港记者协会曾联合多个团体,抗议并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撤回决定。

18年12月,因未获得香港入境处颁发的工作签注,台湾摇滚乐队“闪灵”原定于23日在香港举办的演出取消。22日,香港“01”网对曾公然鼓吹“台独”且担任台“立委”的乐队成员林昶佐采访报道中,加注该媒体立场“反对台独”。

对此,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称,媒体不应表明立场,这种做法“俨如画蛇添足,反令人担心传媒对敏感议题有所畏惧”。

500

去年开始,香港街头的乱港黑衣暴徒肆意打砸抢,破坏公共秩序,港警不得不出面打击暴徒,维护香港治安。

“香港记协”此时又和暴徒站在一起:

每当香港警察要对这些暴徒执法的时候,这群记者就会挡在警察和暴徒之间,并挥舞着他们手中的手机或照相机,阻拦警察执法。

500

图源环球时报

而在批评中央、批评特区政府和抹黑香港警察上,香港记协可就“来劲”了。

2019年8月,这些“记者”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进行辱骂,在记者会上公然问她什么时候“去死”。

500

对于打击暴徒的港警,香港记协多次试图抹黑警察执法行为,宣称警察执法时伤到了他们协会的“记者”,但被证明是借机碰瓷。

19年11月3日,香港记协学生会员邓泽旻在太古城中心集会示威现场,因粗言辱骂警方,涉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被警方拘捕;

19年11月4日,在香港记协策动下,记协执委陈朗升与《明报》、《香港电台》、《立场新闻》、《端传媒》、《香港独立媒体》和《am730》六名记者戴上写有抗议标语的头盔出席警方记者会,警方要求六人离场未果,被迫首度宣布取消例行记者会,改网上直播。

立场歪成这样,不合适吧?

500


此外,在乱港暴徒事件中,香港记协暴露出的双标嘴脸,同样也让人不齿。

大家都记得,19年8月13日,大量暴徒在香港国际机场非法集会,包括《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内的2名内地人士先后遭到暴徒非法囚禁,殴打。

而对此,香港记协声明称,“呼吁内地新闻工作者,在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其记者证件,以方便市民辨认”。暗指其因为“不守记者规则”才被施暴。

同时,有了它这个“官方声明”,支持暴徒的网军和本地媒体记者开始集中攻击付国豪是没证的假记者。

500

而在19年9月份,许多暴乱分子假装记者来作乱,同时很多记者在暴力活动现场故意妨碍警方执法,偏袒掩护暴徒逃脱时,香港记协又是怎么说的呢?

500

暴乱活动期间,不少身穿反光黄间背心的“记者”围着警方拍摄(图源:大公报)

它宣称,在香港“当记者没有统一要求”,还称“这是香港跟内地的重大区别,也是香港能享有采访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条件”,以此强调“不宜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出示记者证”。

500

别人“反中”我唯唯诺诺,别人反“港独”“台独”我重拳出击,不愧是你!

500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对于国内新闻双标,香港记协在对美国新闻双标上也毫不含糊。

2015年法国发生《查理周刊》枪击案,导致12死11伤。事后,香港记协会同多家香港记者行业协会,一起在中环皇后像广场搞了个烛光悼念活动,向全世界宣示:香港新闻界坚决捍卫新闻自由!

但在特朗普18年恶意辱骂CNN记者时,香港记协又不说话了。

一直到2020年,它对美国新闻态度都“始终如一”。

今年5月,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全美爆发抗议活动,几十名美国记者在报道抗议活动时,遭到警方的骚扰、逮捕,以及非致命武器的袭击。

有网友晒出了一张对比图,一年前的香港“修例风波”,当时香港警察防线前挤满了记者,在场记者足有近百人,将港警团团围住;而如今,美国警察的防线前,竟然完全没有记者敢踏足。

500

而一贯站在“新闻自由”制高点上的香港记协,在美国媒体同行遭到如此暴力对待时,全部失声了。

对此,梁振英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香港)记者协会如果真的要体验香港和美国警察处理暴乱的不同手法,最好将香港‘记者’采访暴乱的规模和手法照搬去美国,也就是人数在50人以上,任何人包括初中学生都可以声称是‘记者’采访暴乱,身处在防暴警察和暴徒之间,就可以有更明确的结论。”

“记者协会还是拒绝谴责美国警察拘捕CNN。我要追问记协,如果警察拘捕然后释放记者的情节完全在香港重演,记协会不会谴责香港警察?”

500

他们这种行为,连香港传媒界其他人士都看不下去了。

2019年9月,香港传媒界人士发起“记协不代表我”和“一人一信”行动,以表达向“记协说不”的态度,并要求国际记者协会取消香港记协的会员资格。

由此可见,所谓“香港记协”,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实际上却在做着“反中”的行当。

本身立场就不是正的,如何期待他们能正确发声?

(本文部分资料综合自北新晚报、海外网、环球网等)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