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大家都说土耳其在打美国脸,其实真正难受的是俄罗斯

土耳其军队21日进入叙利亚西北部边境重镇阿夫林(Afrin)地区,推进针对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反恐盟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的“橄榄枝行动”。这是一年多来,土耳其第二次越境进入叙利亚并采取军事行动。

500

美国难堪,俄罗斯更难堪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其目标在于攻克叙利亚库尔德政治力量“民主联盟党”控制下的叙利亚西北重镇阿弗林。库尔德势力一直是土耳其心头大患,土耳其最为人所知的分裂组织是库尔德工人党。这一组织1979年创建,试图借助武力在土耳其、伊拉克、伊朗与叙利亚交界处的库尔德人聚居区建立独立国家,由土耳其、美国和欧洲联盟认定为恐怖组织。长期以来,土政府认定“人民保护部队”是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

土耳其此次出兵,似乎“很愤怒”。从2014年以来,“民主联盟党”武装就成为了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境内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重要盟友,叙利亚库尔德人在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行动中,英勇战斗。其中叙利亚-土耳其边境地区的科巴尼之战,成为了“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兴起后,在叙利亚境内遭受的第一个重大失败。“民主联盟党”不仅是美国在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的重要盟友,也是俄罗斯打击极端组织的重要伙伴,因此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使得美国和俄罗斯都陷入被动。

500

截止2018年1月,叙利亚国内主要仅剩两股势力:政府军(绿)及库尔德武装(淡紫)。而反对派(紫红)及伊斯兰国(橙)已山穷水尽

在1月初,有消息称,美国国防部要帮助整编“民主联盟党”武装,在叙利亚北部组建新的“边防安全部队”,此举遭到了来自于土耳其的强烈抨击。而随后,埃尔多安在演讲时宣布“将会出兵叙利亚”,驻扎在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土耳其军队从1月13日开始提升了“紧急状态”,土耳其的战争机器似乎已经轰轰作响。而在当前,由于土耳其事实上在叙利亚北部具有一定的优势,而且也是叙利亚和谈的重要一方,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都无力遏制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因此只能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很多观点倾向于将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与美国挂钩,认为土耳其人的军事行动是在“打脸”美国,其实反映出对于当前叙利亚北部俄罗斯和美国之间战略范围的不了解。美国人宣布组建“边防安全部队”,土耳其进行战争动员,似乎美国是促成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罪魁祸首”,考虑到当前土耳其和美国之间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问题上的分歧,将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视为对于美国叙利亚政策的“政治示威”,这种解释似乎最为“靠谱”。

500

但是不同的“民主联盟党”控制区内部,受到来自于俄罗斯和美国不同的影响。在西北部以阿弗林为中心的“民主联盟党”占领区,主要受到来自于俄罗斯的保护,俄罗斯空军在阿弗林周围巡航并帮助“民主联盟党”开展军事行动;而在叙利亚东北部,从幼发拉底河到叙利亚-伊拉克边界以卡米什利为中心的“民主联盟党”控制区,才是美国影响和主导的地区。

事实上当土耳其开始军事备战的同时,美国主动降温,希望力阻土耳其出兵。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表示,美国不会建立“边防安全部队”,这让土耳其的出兵理由不复存在;更为微妙的是,土耳其用兵的目标阿弗林,实际上是处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因此对于土耳其来说,出兵阿弗林的最大障碍,是土耳其是否能够说服俄罗斯撤离出阿弗林。

在由俄罗斯主导的叙利亚问题索契进程中,俄罗斯一直希望能够邀请到“民主联盟党”代表团参会,代表叙利亚库尔德人一同参与未来的政治重建进程。而此举一直遭到来自于土耳其的坚决反对。考虑到不久之后叙利亚问题索契会议又将召开,土耳其在这时出兵阿弗林,恐怕其主要的目标就是为了向俄罗斯“秀肌肉”,展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坚决姿态。

土耳其开始在阿弗林的军事行动,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俄罗斯的许可和默认。在土耳其军事行动开始之后,土耳其和俄罗斯高层开始了接触和谈判。随后俄罗斯国防部宣布,俄罗斯在阿弗林周边地区的军事人员将会撤离并且重新部署到阿勒颇城以北的特拉里法阿特(Tel Rifaat),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防范可能来自于北部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攻击。俄罗斯的“撤离”,在扫除了土耳其军事行动顾虑的同时,也让“民主联盟党”和阿弗林地区的库尔德人十分不满,给土耳其发动的针对阿弗林的军事行动“开了绿灯”。

关键的“速战速决”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仍然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土耳其是否能够在短期内攻克阿弗林仍然有待观察。尽管土耳其相较于叙利亚“民主联盟党”有着较强的武装力量,但是我们不能过高估计土耳其的军事实力。土耳其此次军事行动主要是炮火和空袭为主,地面部队则是通过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自由叙利亚军”来实施。

而在过去的数日内,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似乎进行的并不顺利,“自由叙利亚军”发动的针对阿弗林的攻势遭到了“民主联盟党”的激烈抵抗,进展缓慢;而且“民主联盟党”武装还试图将战火引入土耳其南部,通过向土耳其境内发射火箭弹和炮弹,来扰乱土耳其国内政治局势,干扰土耳其的军事行动。

另一方面,土耳其此次军事行动的战略目的并不明确,如果土耳其在攻克阿弗林之后,仍然持续在叙利亚北部发动军事进攻,那么很可能恶化与伊朗和叙利亚政府的关系,使得叙利亚问题更加复杂化。事实上叙利亚政府和伊朗一直密切关注着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叙利亚政府指责土耳其政府“破坏叙利亚领土主权”,而伊朗则对于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表示“关切”。

500

只不过在当前,叙利亚政府和伊朗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地区,无力干预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叙利亚政府在伊朗的帮助下,一直希望能够重新占领叙利亚全境,而控制叙利亚北部地区的“民主联盟党”则一直希望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叙利亚北部“自治区”,这遭到了叙利亚政府的反对。但是,尽管叙利亚政府反对“民主联盟党”在叙利亚北部做大做强,叙利亚政府同样也对于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影响力忧心忡忡。

从更长的战略周期看,土耳其出兵阿弗林的真正目标,是力图通过“渐进式的”军事行动,扩展由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控制的、横贯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的“缓冲区”。从2016年开始,土耳其曾经发动了“幼发拉底河之盾”的行动,通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叙利亚北部向东之至幼发拉底河地区,占据了大片势力范围。

因此,对于土耳其而言,出兵的名义恐怕并不重要,而出兵阿弗林,也许仅仅是土耳其更大军事行动的一个开始。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尤其是伊德利卜省所支持的一些武装团体,也同样形成了与叙利亚政府军对峙从“国中之国”。对于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伊朗来说,“驱虎吞狼”之计,恐怕并不是一个妙招。而如果土耳其不能“速战速决”,或者在攻占阿弗林乃至曼比杰之后,“信心爆棚”,继续跨过幼发拉底河,挺近东岸,那很可能引起俄罗斯、美国、伊朗和叙利亚政府的不满,最终让土耳其自己“作茧自缚”。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