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粉丝集资愈演愈烈,数千万应援款项谁来监管?

最近,“偶像圈”出了两件事。

一个是《青春有你2》总决赛落幕,最后出道的9人尘埃落定,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微博爆了几十个热搜,豆瓣干脆因突如其来的讨论流量崩到进不去。

比成团更出圈的,是总决赛开麦成车祸现场,不少真情实感追了小半年节目的粉丝表示,完全被爱奇艺的修音骗了。

其中,正好“卡九”出道的陆柯燃承受了最多指责:认为其惨烈的车祸“不够资格”出道。对此,陆柯燃的粉丝怒而回击: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将她投到前几名,她就是够资格。

500

另一个是原日本人气偶像组合AKB48成员渡边麻友,突然宣布退出演艺圈,让不少人感慨“我的青春结束了“。

这两件事,本来毫无关系,但多多少少都与饭圈文化有关。

说回《青春有你2》,小姐姐们想要出道看实力?并不,主要看钱。

101系选秀本质上也的确是这个逻辑:你的最终命运不是由导师团、现场大众评委决定,而是实实在在掌握在粉丝的钱包里。

换言之,能否出道,就看支持你的粉丝愿意为你出多少钱。

原版《Produce 101》中,来自韩国多家经纪公司的101名男性练习生相互竞争,观众担任“国民制作人”,用付费短信投出心仪成员出道。

500

该选秀来到我国后——《创造101》、《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等,也是同样的模式。由于每个账号每天的投票数是受限制的,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选手,粉丝只能通过购买赞助商产品或视频网站的定制卡等方式额外花钱。

以《青你2》为例,买一瓶牛奶,可以投三票,一箱十瓶,就可以投30票。

500

奶票

这种选秀的诞生,其实也标志着粉圈经济的“成熟”:投资方相信仅靠粉丝花钱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他们的目标观众从来不是大众——而他们也成功了。

饭圈集资:“集中力量办大事”

2018年最火的两档选秀,《偶像练习生》粉丝集资超过2000万,《创造101》则因竞争激烈而再创新高,在最终决赛的22名选手中,有9位集资金额超过百万,截至决赛当日,其公开集资总额近5000万。

为了争C位(第一名),光是孟美岐和吴宣仪两家的集资打投就超过2000万,刷新了内地偶像市场的应援金额记录。

500

同样是2018年的SNH48年度总选举中,冠军艺人的官方粉丝后援会公布账目显示,他们一共集资逾900万元,几乎全部用于购买投票券,助力偶像登顶。

在粉丝应援中,“集资”这一形式几乎成了所有粉丝的第一选择。他们坚信“集中力量可以干大事”,充满信任且毫无保留地献上自己的钱包。

“有些人没时间,有些人没钱,为了更好地应援自己喜爱的选手,大家都明白,需要把资源集中起来,出钱买点赞卡或出力投票,特别是排名变化和节目组催票,不集资是没办法出道的。”一位粉丝表示。

500

粉丝集资大多由后援会、粉丝站这类有一定话语权的组织负责发起,并由他们来完成集资后的相关应援工作。集资的钱主要用于打投、应援、买灯牌等广告位、为偶像买礼物、给和偶像有合作的品牌方或工作人员送礼、“打点打点”等。

500

鹿晗粉丝做的《上海堡垒》应援

其实粉圈经济并不是我国娱乐圈独有,实在要追根溯源,“集资”其实起源于韩国,我们的很多应援套路也是从韩国学来的。就连101系选秀,也是实打实的从韩国《Produce 101》买的版权。

韩国是一个庞大的造星国家,从上到下都有一条完整的生产链。粉丝的集资应援行动十分常见,他们有组织有规划有制度,往往与明星经纪公司连在一体,集体推动明星艺人的宣传和应援力度。

他们有专门售卖专辑的网站,有专门统计销量的榜单,月末年末都会总结。业内会有专业评价,打歌舞台也有销量分占比,拿到第一位是人气的证明。

此外,杂志销量也有榜单证明,韩国的杂志不算数量,基本上就是开卖几分钟售罄,杂志售罄快,下次合作的机会也会大。在韩国的粉丝,买专辑可以抽中签售会,可以到现场和偶像互动获得亲笔签名专辑。

500

至于应援,又是另外的算法:现场应援、物品应援、广告应援、公益应援。

现场应援,是当明星开演唱会、出席活动、见面会等场合时,粉丝购票或通过其他渠道现场参与,达到一呼百应、带动气氛等效果。

每个韩星都会有自己的“应援色”,而出现在现场的粉丝要在台下有组织地制造相应颜色的海洋。

500

应援棒

物品应援范围很广,包括食物、饰品、高奢,甚至还有车子房子等。

广告应援,则是每逢明星回归或活动日,粉丝们会通过户外广告屏、报纸、公车广告、横幅等手段为偶像应援。

500

公益应援,则是以偶像的名义做慈善活动、公益活动或善款资助等。

韩国有一段时间很流行“大米应援”,就是粉丝在指定的捐赠机构购买优质可食用的大米,然后由专业公司制作成“米花篮”贴上各站标识,送到偶像活动场所应援,机构会统计并认证购买的大米吨数,然后把这些大米送给贫困户对应的孤老院,完成粉丝代表偶像做慈善的行为。

500

组合出道纪念日、成员生日、参加综艺活动应援,拍电视剧电影应援,拍广告应援,粉丝送偶像礼物或者组织应援的场合真是太多,甚至连饭CP的CP生日你也得应援,打歌得应援、各种粉,唯饭、团饭、CP饭等等,偶像参加的拼盘活动你更要应援,可以说偶像活动1年365天,基本上一大半的日子都要集资应援。

在层层机制的刺激之下,韩国粉丝为他们的爱豆花起钱来,狂热程度相比我国只增不减。


早在2008年,大热韩团Super Junior的粉丝就发动了名为“1人1股运动”,集资1亿韩元SM经纪公司股票,希望取得股东会一席,从而达到他们反对加入新成员的诉求。

2019年的韩版《101》中,有9位没有能够出道的成员,愣是被粉丝用钱砸出了一条路。

韩国粉丝在一周内已经为这九个成员制作了出道视频、周边产品、应援物、宣传策划、地铁宣传海报,并且还准备好了他们的出道曲。短时间内集资一亿韩元,只为了让他们出道。

这阵仗让经纪公司也不得不回应表示,会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500

不过因为应援文化的历史悠久和有组织有纪律,韩国粉丝相对于国内来说对于维权更加敏感。

2019年,《Produce X 101》选出最后出道的11人后,粉丝发现票数不对:有五位选手的票差,都是“29978票”。前20名所有名次的票差,全是7494.5的倍数,即总投票数的0.05%。

这种“等差数列”式的票差,出现概率几乎为0,不可能是真实的投票数。

500

砸下真金白银为选手投票的韩国粉丝们非常愤怒,他们自发成立了真相调查委员会,集资聘请律师,以涉嫌欺诈和妨碍公务等罪名,对节目组进行了起诉。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后,韩国警方证实,出道组的11名练习生中,确实有2-3名练习生的排名被人为调换。部分选手的投票数,也有极大的注水可能。随后,韩国警方已经以妨碍业务嫌疑,对节目组成员进行立案,部分选手的经纪公司也遭到了扣押搜查。

我国的101系选秀也传出过许多“做票”、“皇族”等传闻,但如果真的较真,恐怕不一定有和韩国粉丝一样的效果。

相较中韩,日饭圈的大粉集资应援的氛围要淡很多,因为日系爱豆圈鼓励购买官方周边和官方产品,粉丝习惯直接去官方购买。

但既然追星,就免不了需要“集资办大事”的时候。

2016年,日本国民偶像组合SMAP正式解散,粉丝还是不肯放弃,通过网络集资约39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32万元),在日本各大报刊刊登广告,表达对SMAP的感情和他们会继续支持的心声。

500

大粉卷款而逃之后:集资款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在集资已经成为粉圈既定规则的当下,它的弊端和漏洞也进一步显现出来。

在近年来,闹出过集资款被卷走的新闻不在少数,国内国外都有发生:

2014-2016年,AKB48总选后曝出,百度渡边麻友贴吧吧务贪污选票集资款项,整起诈骗行为涉及千万人民币。这件事当时震撼出圈,连不追星的人都有所耳闻;

2018年,韩国歌手俱乐部会长侵吞粉丝集资购买的演唱会门票钱约1亿500万韩元,之后被判处缓刑;

500

2017年,迪玛希的粉丝在后援会的组织下曾集资153万买专辑为偶像冲销量,但是却被曝出集资的钱入了后援会管理员的私人囊中;

2018年,邓伦新戏开拍,粉丝为其集资9万请剧组吃饭,结果饭桌上全是烧饼——这怎么看也花不了9万吧?

而这钱到底流入何处,并没有说法。

500

《创造101》结束后,不少粉丝因为决赛当天集资排行上的数据与选手的点赞数相差甚远而争论不休。有网友在豆瓣发帖质疑其他选手的集资流向,认为集资总数与实际票数中相差的金额足以让收款者“喜提海景房”

2019年,赖冠霖的一位粉丝私自挪用集资钱款20万为自己还网贷,被发现后自杀。

巨额资金去向不明,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集资应援这一行为的风险性:不透明、不公开、无凭据、收款方可随时跑路。

检察日报曾经报道,在一些节目后期集资投票进入白热化阶段后,有的粉丝群内部已经开始实施扫码付款等更为便捷、隐蔽性更强的支付方式。

“群里每天都在要钱,大家也觉得到最后关头了,不愿意功亏一篑。”接受采访的粉丝表示,“到最后,没人知道究竟筹到了多少钱,我们只能相信收款者的‘良心’。”

500

其实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专门的集资平台,比如饭圈两大集资平台摩点及O!what,但粉丝集资之热及金额之高,引起了有关部门注意,这两个平台相继被约谈、整改,之后表示停止应援功能。

500

其实,饭圈的集资刚需就摆在那儿,纵使没了平台,也会有其他产品补上。

事实上,如果少了第三方平台这样的集资工具,饭圈集资的风险无疑更大。

处于灰色地带,集资乱象怎么破?

很遗憾的是,虽然集资卷款跑路事件层出不穷,但目前在粉丝集资应援这一块,各国都未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之类进行约束,本质上还是都算作粉丝自愿性消费行为。

人民日报曾写过一篇《粉丝集资,集的到底是什么》,其中表示粉丝集资并不是“非法集资”。

“所谓粉丝集资,和金融概念里的非法集资不同,它不以金钱回馈为承诺,驱动力在于粉丝对偶像的喜爱,和追星的社群文化密切相连。”

据检察日报报道,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际红律师表示,粉丝集资行为目前处于灰色地带,并不直接等同于非法集资。“粉丝集资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利,且粉丝群体相对封闭,不具有广义上的社会性,一般构不成非法集资。”

“集资发起人存在着违背集资目的或不当使用资金等行为时,应视情况承担相应的违约或侵权民事责任。”陈际红分析,若集资发起人采取欺诈等非法方式鼓动粉丝出资,将资金据为己有,则可能涉嫌诈骗罪或侵占罪等刑事犯罪。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力也表示,粉丝基于为偶像拉人气、提升影响力而自愿出资的行为属于自愿捐赠,同时也带有委托代理的法律特征。集资行为本身并不违法,法律上也没有相关禁止性规定,但由于粉丝集资往往具有盲目性与冲动性,且涉及人数众多、资金容量巨大,这其中潜藏着诸多道德风险。

张力称,粉丝集资的发起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缺乏相应的审核机制,容易给打着“粉丝集资”之名行诈骗之实的居心不良者提供便利。

就此,许多专家呼吁出台相应的监管细则,建立对于粉丝集资行为的有效预警机制,以应对粉丝集资可能出现的风险。

500

娱乐法专家、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俊武认为,首先,粉丝应援会内部应实行透明化管理,例如,对集资账目进行明细并公示,确保必须做到专款专用。“这有点类似于公司对股东的披露义务一般,同时有待将上述行为以法律制度的形式规范下来。”

其次,还要强化对第三方集资平台的管理。

最后,周俊武还表示,除了上述实务层面的制度完善与监督的意见外,相关监管部门的重视以及相应法律法规的出台,才能真正规范好粉丝集资这一问题。

张力教授也表示,“粉丝集资具有人群不特定、分布广的特点,同时因为集资金额较大,相关监管部门有必要对集资发起者的资质进行审查,也有必要对集资发起人规定相应的准入门槛并明确其在集资活动中的权利义务。”

如果一直没有相关监管,那么粉丝们能够倚靠的,就只有各个后援会和“粉头”在集资时的操作和“良心”了。

500

SNH总选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