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怛罗斯一战击败盛唐,让高仙芝饮恨,阿拉伯呼罗珊军团强在哪里?

500

500

编者按:阿巴斯王朝的呼罗珊军团,对于很多历史爱好者而言,这是一支很熟悉也很陌生的军队。说熟悉,是因为怛罗斯之战,很多历史爱好者将之视为唐向西扩张失败和唐盛极而衰的开始(虽然,这其实是场完全无关痛痒的会战)。说陌生,则是因为除此之外,国人对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了解。在绝大多数文艺作品和相关资料中,这支军队或被描写成一支以宗教狂热民兵为主体的二流武装,一支凭借着叛徒出卖和人海优势才勉强击败高仙芝部的“宗教武装团伙”;或被描述成依靠着阿拉伯弯刀快马(虽然阿拉伯式弯刀是公元10世纪之后才大量流行的);或被描述成阿拉伯帝国的一支地方部队,从而想“证明”大唐军队其实没啥战斗力。那么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的呼罗珊军团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

500

古木鹿城(Merv)遗址,这座古老的城市见证了无数中亚王朝的兴衰,阿拔斯王朝也不过是匆匆过客之一罢了。其实动动脑子,如果一支不过比唐军多两倍的无脑宗教武装团伙和几千发动反叛的藩兵,就能让大唐西域都护府的部队折戟大漠,那也未免太低估唐军的战斗力了吧?(不考虑某些故意为了黑而黑的货色)事实上,尽管无法与大唐精锐的都护军相比,但无论是技战术水平还是装备质量,呼罗珊军团都是那个年代处于一流水准的武装力量。

500

有勇有谋且富有政治头脑的的领导人:

提到呼罗珊军团,就不得不提到他们的指挥官艾布·穆斯林(Abu Muslim)。这位指挥官出身于一个依附于古老的波斯家族,而社会地位则是低贱的武装奴隶。他信仰什叶派伊斯兰教,并接受过一定的文化和军事指挥教育,在他的成长过程曾多次赴圣城麦加朝觐。在机缘巧合之中,他与阿拔斯家族建立了联系,并参与了后者建立的教会成为传教师。此后,这位“奴隶”一转成为了先知在大地上的后继者。奴隶出身使得他可以在普通民众中获得同情,而受教育程度和宗教身份则可以帮助他在地方贵族和部落首领中获取支持。穆斯林利用自己的丰富知识与宗教解释权,迅速化解了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并弥合了各个宗教派系之间的分歧,这为他获得了大量的人望,最终使得他成为了整个伊斯兰世界东部最具人望的领袖之一。

500

▲关于艾布斯林的记载大多数都是身先士卒和果敢聪明,但受制于年代和所处环境,保留下来的有关于他本人的图画和雕塑少之又少

这最终,也使得艾布·穆斯林乃至他背后的阿拔斯家族逐步做大,并最终推翻倭马亚王朝的基础,公元747年6月,艾布·穆斯林以黑旗起兵,凭借宗教改革、减轻赋税和取消徭役的口号,与其长期以来积累的人望,在短短数天内便迅速号召起了一支庞大的义军。在短短的2年内,穆斯林先后发起了9次战役,且九战九捷,彻底摧毁了倭马亚王朝,并以开国功臣和宗教领袖的双重身份,于750年就任其故乡呼罗珊地区的总督。而在次年,怛罗斯之战,便悄然爆发了。

500

起于草莽却不止于草莽的武装:

就像是唐初的唐军一样,呼罗珊军和他们的指挥官也同样是配得上“造反出身”与“身经百战”这两个头衔。当初,在接受了阿拔斯家族的思想并返回呼罗珊后,艾布·穆斯林便迅速再次融入了市井之中,其独特的宗教思想与人格魅力吸引了许多人加入他的阵营,而他暗中传教的行为也迅速引起了当局和宗教类人士的重视,暗杀和挑衅也就不断发生。这使得他不得不迅速从当地望族和草莽之中召集一批私人卫兵,并为他们配置最好的护甲和武器以保卫自己。随着他的信仰越来越多的被人们认同,他身边的卫兵的人员素质和装备质量也越来越好。到了艾布发动起义时,这些“几乎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的卫兵也就迅速成为了起义军的各层军官,这使得艾布可以绕开古典时代传统的部族式和贵族式军事指挥结构,采用更新式的委派式管理模式,而这也呼罗珊军团屡克强敌的原因之一。

500

▲小亚细亚与波斯军队铠甲与装备的对比,注意月牙盾和半月牙盾,这种形制的盾牌一直被中东使用到了公元10世纪左右,是长矛兵和弓箭手的重要护具


起初,艾布·穆斯林的军团是由中亚和波斯地区的70多个对倭马亚王朝政策不满的村庄内的牧民和山民组成。这些奴隶和农民士兵构成了呼罗珊军团的早期步兵核心,相较于当时的倭马亚王朝而言,他们的武器和护甲显然要差一些。这使得在最初的半年多里,呼罗珊军团都以盾矛步兵和波斯长弓兵为核心作战力量。他们人人携带盾牌(早期盾牌的材料以柳条盾、木盾和藤牌为主,结构以中小型方盾和弯月型臂盾为主,后期开始装备带金属护边和支架结构的盾牌),在避免被箭矢杀伤的同时也通过箭矢杀伤敌人。随着战争的进行,呼罗珊军团不断通过缴获和占据武器仓库、铠甲产地的方式提升自身的盔甲水平。当战火烧到现在的伊拉克境内时,呼罗珊军的步兵集群已经完成了重装化,几乎所有参战的部队都装备了锁子甲和轻型札甲,这些金属铠甲的存在有效的提升了呼罗珊军团的战斗力。木鹿城之战与公元749年的库法攻城战就是很好的例子——穆斯林与他的呼罗珊军团先是在城外击败了倭马亚王朝的重兵集团,而后对城市实施攻坚,在连续的高烈度作战中却没有遭受多少伤亡。尽管都是重步兵,但当对方得战线出现松动时,呼罗珊步兵往往会抛弃盾牌,发起果敢的冲击行动,以此撕开战线。

500

▲阿拔斯王朝前一百多年的作战核心几乎一直都是呼罗珊军团,注意图中的小型方木盾和右侧的小型金属圆盾

除重步兵外,呼罗珊军团的另一个核心则是重骑兵。众所周知,泛波斯地区自古以来就是重骑兵的重要产区,这使得几乎所有建立于当地的王朝都不能脱俗,早在艾布·穆斯林还在以传教士的身份活跃于阿拉伯世界东方时,就有一些豪族将自己的骑马侍从托付于他,而在夺取了波斯和呼罗珊的大部地区后,大量当地部族长老的部队和自由民青年也加入了呼罗珊军团。他们大多都自带了战马,随着内沙布尔、尼哈万德、伊斯法罕等地现后被攻克,倭马亚王朝库存的制式骑兵鳞甲和锁甲亦被呼罗珊军团纳入手中,这使得这支军团的骑兵完成了重装化。呼罗珊重骑兵部队往往会被分配成多个百人集群,并由多位百夫长各自指挥,能够执行较为复杂的战术行动。在与倭马亚王朝的作战中,这支重骑兵集团爆发了非常强劲的战斗力,时而凭借自身的突破能力撕开战线,时而又像是亚历山大大帝和塞琉古的骑兵一样,执行复杂的佯动——牵制——冲击任务。灵活的指挥和控制使得这支骑兵部队得以大放异彩。

500

▲铠甲越多越好,伤亡就越少,伤亡越少经验丰富的老兵就越容易活下来,幸存下来的老兵则可以更好的应对突发情况与减少伤亡,这最终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在内战结束受封呼罗珊总督后,艾布·穆斯林甚至还对下属部队进行了精简和改组,将兵力一度达到10多万人的呼罗珊军团进行了改组。其中的一些被改组为治安军与驻屯军,另一些交给阿拔斯家族作为中央军团,年长年幼者与不善战者则大多裁撤。呼罗珊军团仅保留4万人左右的规模,其步骑比例也由3:1精简至1:1。而在精简完成后,呼罗珊军团的人员素质和装备水平也获得了进一步的提升。

500

质量参差但高效的仆从军制度:

与同时代得唐军一样,呼罗珊军团和其他阿拔斯王朝的军团在原理属地的外族或外区域作战时,也非常依赖“蕃兵”。由于缺乏轻步兵和堪用的轻骑兵用从事战斗任务,艾布·穆斯林实际上非常依赖就地征召和劝降的民兵与前敌方武装部队,从伊拉克的村落招募的轻步兵和弓箭手、从游牧民族的草原招募的突厥轻骑兵和斯基泰具甲骑兵、从阿拉伯部落招募的骑射手和骆驼骑兵、以及从文明边界招募的西印度大弓手、阿富汗突袭骑兵共同构成了呼罗珊军团的“仆从军”。

500

▲多样且可以根据需求随时调整的结构最终使得呼罗珊军团在中亚与西亚的旷野上战无不胜

尽管这些仆从军的质量参差不齐,装备五花八门,但依旧有很高的价值,在行军状态或者战斗开始时,这些仆从军团大多包裹在呼罗珊军团的外围,且保持一定距离,他们的骑兵搜索队可以为呼罗珊军团提供重要侦察手段,步兵则可以为呼罗珊军团在面对强敌突袭时调整部队姿态争取时间;仆从军往往会先于呼罗珊军团与敌军交手,而在双方的兵团进去混战时,仆从军也可以在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对正在与军团混战的敌军部队实施包抄和袭扰;而当敌军撤退或崩溃时,仆从军也可以比军团的重装核心更加有效的发起追击与袭扰活动,进而加速对方瓦解,并更加有效的扩大战果。尽管仆从军在编制上并不属于呼罗珊军团,但他们依旧可以完成艾布·穆斯林赋予他们的作战任务,一些比较有能力的仆从军士兵与军团也会被艾布吸收进自己的核心军团,进一步增加部队的战斗力。

500

除了以金币和粮食为基础外,仆从军中也有不少人是受宗教思想感召而来的,还有一些是为了战利品和参与掠夺而来的。尽管来源不同,目的不同,质量也参差不齐,指挥结构千奇百怪(有些仆从军是由自身的部落领导人或者雇佣兵头领指挥的,有些是由军团委派的专业指挥官指挥的,还有一些则是由地方宗教领导人指挥的)但仆从军确实为呼罗珊军团弥补了结构(缺乏机动和追击力量,远程部队的比例同时代的部队相对较少)上的不足,并使其成为了一支更为完整的武装。

500

▲来自不同地区,装备风格迥异的骑兵和步兵部队混合在一起一直是阿巴斯王朝军队的特色之一,这一特色一直延续到了阿尤布王朝末期


​随着对倭马亚王朝战争的结束,呼罗珊军团和其它阿拔斯王朝的军团开始解散自己的仆从军团,不过这一解散倒不是其他国家意义上的解散部队,那些跟随王朝征战多年的士兵携带着战利品回归故乡后,依旧需要准备随时接受征召投入新的战事,就像是中国的府兵制度一样。而泛阿拉伯世界大大小小从未断绝的部落冲突,则为这些战士长期保持较好的状态提供了基础,这使得这一仆从军制度一直有效维持了数百年之久。每当前线兵力不足或作战部队存在体系残缺时,阿拔斯王朝的将军们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征召到他们所需的部队,并将他们投入战斗。

500

值得一提的是,呼罗珊军团及其仆从军,还曾在公元749年前后多次与石国军队发生摩擦,并一度在边境冲突(或者叫势力叠加区冲突)中吃掉过石国的重兵集团。

优秀的指挥官、经过锻炼和装备精良的核心兵团、长期处于备战状态的仆从军,这一切最终打造出了中东地区最强的兵团。而这支军团,也最终在怛罗斯城外,参与了中东与中原文明的第一次碰撞。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