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洪武八年(中)(明初系列之六十三)

      紧接着就是廖永忠之死,廖永忠于洪武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卒,享年五十三岁。关于廖永忠的死,这个有点众说纷纭。按照明史的说法,廖永忠是因为“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但是在实录和国榷的原文记载中只是用了一个卒,而且“上赙遗之甚厚,以其子权袭爵。”并没有提到赐死这一说,毕竟廖永忠也是功劳够封国公了,却止于封侯的特殊功臣,如若被赐死,实录这种资料不可能没有记载。而且僭越使用龙凤形制并且还有不法事,真到要赐死的地步,也没理由还能让其子继承爵位,按照朱元璋的脾气,又是僭越又是不法,就算不诛三族,也不至于还让他的儿子袭爵。所以廖永忠之死简直比和他有关系的韩林儿之死还要玄乎。

      我们从头来捋一下。从出身上来说,廖永忠是巢湖系出身,巢湖系这个派系在朱元璋的体系中属于很尴尬的存在,你要说他和强,他仅仅也就是水贼出身,而且是第二梯队加入队伍的,是朱元璋当年要渡江攻打集庆没办法招揽的一群水寇,而且这帮子人没啥文化,又和淮西勋贵不是那么合拍,所以属于和嫡系有点差距,又比一般的杂牌要强点,地位很尴尬。而且巢湖系几个抗旗子的又死的早,廖永忠的哥哥廖永安被俘誓死不降关到死。俞廷玉、俞通海、俞通源父子三人,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功劳不小。如若俞通海和俞廷玉不是死的早了,至少出一个国公是要有的。可惜俞廷玉战死安庆,俞通海在攻伐张士诚的战争中被流矢射中伤重不治而死,后来朱元璋虽然对俞家荣宠备至,但更多的还是停留在纸面上和物质上,并没有什么实权,算是边缘化的当一个富家翁了事了。

500

      但是廖永忠就不一样了,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国初事迹形容其“以豪雄茂爽之才,虎视鹰扬之勇,济之以渊深宏远之略,而成乎光大奇伟之勋。观其战鄱阳而歼友谅,靖两广而缚明升,降王破国于指顾之间,斩将搴旗于谈笑之顷,收声定价,岂值开国之元勋?虽古之名将不是过也!”,廖永忠单纯看功劳肯定是公爵,这点朱元璋也承认了。前面大封功臣的时候我们也讲过,廖永忠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其成为四个止于封侯的功臣之一,而朱元璋给的理由是“永忠战鄱阳,亡躯拒敌,可谓奇男子。然使所善儒生窥朕意,徼封爵,故只封侯而不公。”这个我们前面也分析过,说白了就是韩林儿之死是廖永忠自作聪明,听了某些儒生的怂恿自己干出来的蠢事,让朱元璋很不爽,说通俗点,韩林儿这事廖永忠办的让朱元璋黄酱落裤裆里了,不是屎也是屎,有苦难言。所以廖永忠功再大,朱元璋考虑了其实巢湖系硕果仅存的实力派同时让自己难堪的韩林儿之死,强行把廖永忠压在了侯爵,而且顺位还在中下游,仅仅只是比渡江之后的降将高点。

      廖永忠虽然有的时候犯浑,但是他也不是个傻子,朱元璋对他态度的转变他清楚的很,所以他也不甘心坐以待毙,不过他保护自己的方式似乎不走寻常路,别人功劳大犯了忌讳都是低调做人,不做声不做气的。廖永忠却想要胜天半子,按照明史的说法,廖永忠在洪武朝早期杨宪当政的时候就和杨宪有所勾结,后来杨宪被杀,廖永忠因为有从龙开国之功就没处置他。廖永忠还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和汤和结成了儿女亲家,想通过汤和和朱元璋的关系自保。平定明夏的时候,廖永忠勇猛无敌的攻到重庆,当时夏主明升已经决定请降了,廖永忠拒不接受,说是非要等汤和到了才受降,最后把这个受降的功劳让给了亲家公汤和,他自以为自己这是聪明,但是这在朱元璋看来,你们两大止于封侯的功臣结成亲家想干啥?还这么有默契。是想颠覆我大明朝的江山么。这一举动又成为了朱元璋心里的一根刺,而且这根刺,刺的朱元璋的心是心痛不已。

      所以当朱元璋痛的受不了的时候,他只有想办法拔掉这根刺。洪武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廖永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家中。关于廖永忠的死,各方史料记载虽然不同,但是我们可以看看明人自己的说法。先来看看国初事迹的记载,“永忠僭用龙凤章服,不法事处死。”明史的记载廖永忠被赐死的出处应该是国初事迹这。而国初事迹这个靠不靠谱呢,我们来看看两个人的说法。首先就是有后七子之称的王世贞,王世贞对于廖永忠之死的看法国榷中是有收录的,王世贞的看法和我一样,他先是用“上赙遗之甚厚,以其子权袭爵。”来证明国初事迹说廖永忠被赐死的说法靠不住,但是随后列举了几个例子来证明廖永忠确实是死于朱元璋之手,比如洪武十年特赦江夏侯周德兴的时候,告诫周围大臣云:“廖永忠数犯罪,屡宥不悛,又复奢侈,失人臣礼甚矣。”永乐十五年,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的供词有说:“廖永忠以开国功臣,以僭分犯法而被诛。”所以从这两个例子,王世贞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廖永忠应该是被朱元璋诛杀。但是他也说了,这是朱元璋一时气愤,没有想那么多,冲动了。事后朱元璋回想起廖永忠的功劳,觉得这样对不住廖永忠,就厚葬了廖永忠,还让其子承袭了爵位,而太宗朝在修著实录的时候就以这个为忌讳,没有写进去。这个说法我个人觉得是比较靠谱的,而国榷的作者谈迁在廖永忠之死后的批注先是吹了一番廖永忠的功劳,随后把廖永忠僭越龙凤的事情说成是蒙元的遗风很正常,最后还是“因我宿嫌”不得善终,说白了两人都认为廖永忠是朱元璋弄死的。而关于弄死廖永忠的经过,在野史里倒是有一段有趣的记载,我们不妨可以看一看。

500

      根据野史的记载朱元璋处死廖永忠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三月的一天,根据廖永忠家人的密奏,皇帝派出专人前往廖家收集罪证,并将廖永忠绑了来。当那些诸如床帐、器皿、鞍辔、靴、雕金钑花、龙凤文祥僭用御物等说不清的罪证,都一一放在廖永忠眼前时,聪明一世的他终于什么都明白了。“廖永忠,你知罪吗?”朱皇帝支撑着病体,厉声喝问道。“臣已知罪!”起初廖永忠还想为自己辩护,可是他明白那注定是徒劳的。皇帝一听廖永忠这样回答,以为还有什么意外的发现,于是越发义正词严起来:“你知何罪?”“天下已定,臣岂无罪?”廖永忠太明白兔死狗烹的道理了。朱元璋做贼心虚,他明白这廖老三终究是个聪明人,但他还想在气势上压一压对方:“你以为朕是汉高祖,你是韩信吗?你还不配!”“臣是不是韩信天下人说了算,陛下是不是汉高祖,陛下心里比谁都清楚。”这话触到了皇帝的痛处,他赶紧命人将廖永忠押了下去。为了堵住天下臣民的悠悠之口,皇帝赶忙令刑部将那些从廖家搜罗出的一干物品条列出来,榜示天下。但是作为有免死铁券的功臣,现有的罪名还不足以将廖永忠彻底置于死地,为了“照顾”好廖永忠,皇帝特命在刑部大牢筑造了一个露天的天牢,日给美膳。露天的天牢大概是为了廖永忠活动与晒太阳的便利,在外人眼中这大约算是皇帝对待功臣的殊遇。可是作为廖永忠本人,由于应天三月的阳光已经非常强烈,已经让他难以容忍。看管天牢的人员跑来报告皇帝:“德庆侯在狱中热甚!”朱元璋立即示意道:“那就让他好好地凉快凉快!”这话被完整地传到了那些负责羁押廖永忠的校尉身上,这些人虽是武夫,但也十分懂得揣摩皇帝的心思,于是他们每天汲凉水十数桶,拿去浇灌廖永忠。由于受到凉水的强烈刺激,没几天廖永忠就彻底瘫痪了,皇帝眼见目的已经达到,为显示宽仁,便敕杖四十令其归家。可是还没几天,一代名将便暴死家中。对于德庆侯之死,天下无不哀之。

      以上经过,姑且当个案件重演看看,靠不靠谱这杆秤就是每个人心中的看法了。而朱元璋敢于挑廖永忠动手,首先廖永忠确实也是犯了很多大错,也犯了忌讳。同时他也是巢湖系硕果仅存的一位元勋,其他派系的不会保他,还能杀鸡给猴看,尤其是汤和,在廖永忠死后,汤和变得更加谨慎小心,否则他的下场也难说。

站务

  • 本周六,台湾名嘴黄智贤首次大陆公开演讲,开始报名啦!

    时间:12月15日19:00-21:00 地点:南京西路1728号百乐门大都会22楼主题:《在台湾做政论节目是种怎样的体验》她是前段时间怒怼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台湾主持人。她出身于深绿家庭,却成长为一名坚定的统派人士。她当过企业高管,也经历过辍学、打工的艰辛探索,辗转于社会底层,7年的闯荡磨练了她一身“......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