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部分春节档片方要求影城退还“排片费”,这笔账该怎么处理?

目前,已有几家春节档影片片方要求影城退还春节档“排片费”。

这次疫情对于影院方面的打击是巨大的,而且并不是所有影城都会得到房租减免的优惠,虽然用工的开支方面会根据相关协议有一定的减少,但从目前来看,大部分影城可能都要煎熬渡过上半年。

接踵而来的是各方面费用的问题,这其中有产品供应链方面的资金,还包括了春节档的片方预先支付给影城索取排片空间的“排片费”,如何来应对这个问题,已经成为目前很多影城颇为棘手的问题。

“我倒是想退,但是目前账面的确没有现金,而且还得需要店长和其他大领导点头才行。”

估计这可能是目前国内大部分影城经理的心声,虽然看起来并不是非常高的费用,却已经引起行业内巨大的争议声音。

500

“没有一个亿宣发费”别想上的春节档,

排片费是相互博弈最平常的砝码

所有的影城都已经预料到在疫情面前,今年情人节已经不重要了,但在情人节当天,春节档部分影片开始了向一些影城和院线讨还春节档的排片费,引起了一定范围的业内震动。

500

▲春节档某部影片讨还排片费

其实从几年前内地电影市场火爆开始,本来是应该以品质去赢得市场的排片计划,却因各个片方之间的博弈则变得复杂起来,早年间片方最多会投递一些衍生品给予影城福利,但到了后期,这部分费用则变得更加实际和直接。

最初当电影市场同档期内竞品影片数量较少的时候,片方和影城合作更多会用喷绘和大厅巨幅海报的模式,这对于影城会看见非常实惠的效益,同时也会带动相关产业的效益。

不过当电商开始大举进入到市场后,无论是片方还是影城都会很清晰的看到把钱投入到海报喷绘里面,不如直接转换到票款里面,无论是片方自产自销,还是直接把票款给予影城,都会让双方面产生更直接的效益。

更何况伴随着观影团的火爆,组织和协调这部分影票的消化也会变得比较方便,影城和片方甚至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便收获到相应的效益。

不过针对于其他档期而言,春节档对于影城格外重要,同样对于院线和影城,春节档能否拿到观众票房以往的收入,往往是大家最终是否可以实现全年营收效益的重要一环。

重要院线和具有投资背景的院线,他们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和片方敲定好相关协议,继而可以跳过影城而在头部实现利益的直接分配,但对于大部分影城而言,特别是一些没有硬性排片计划,或者是有相对自主排片权利的影城,在平日更多便是需要依靠第三方的补助、回扣和排片费来实现收支的平衡。

换句话说,春节档期间,大部分影片除了要和大院线直接做排片协议的指导协商之外,还需要投入相当一笔的费用来疏通一些没有排片计划的影城,对于在春节档存在的绝对刚需,这部分费用投入是非常有实际效果的,投入的多少、是否合理准确,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500

片方和影城当下环境各有苦衷,

我提三个解决方案

虽然排片费已经是业内几年内不言而喻的潜规则,甚至会成为一些人眼中片方贿赂影城的资金,但如果我们从市场角度考虑,在对市场前景并不乐观和明朗的前提下,用资金抢占市场份额并不为过。

500

▲时光网关于《新喜剧之王》排片争端的新闻报道

排片费真正开始进入公众目光是在去年的春节档,周星驰指导的《新喜剧之王》曾爆出因部分影城索取高额“排片费”而导致片方停供影片秘钥,这也是普通观众第一次知晓有排片费的存在。

今年春节档的情况有一点点特殊,因为相关部门要求今年春节档所有影片均统一开启预售,也使得今年春节档排片费整体下达的要比往年更晚一些,即便有一些影城和片方会提前打好招呼,但也使得相比去年,排片费无论是数量还是规模都有缩减。

其实对于春节档和平日的排片,他们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因为影城的规模不同,票房产量不同,排片费很难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另外片方要考虑到全国数千家需要投递的影城,其实是很难做到一碗水端平的,整体来看,排片费很难谈得上是片方贿赂影城的资金,而更多是片方和影城相互关系的调节剂。

500

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电影博主尹鸿曾在评论今年《囧妈》网络上线的时候谈到了影城收取排片费的问题,当然在目前来看,大部分能够收到排片费的影城可能都是以私营和个体影城为主,他们的获得的优惠和实际补助都不多,一些片方和第三方额外的补助对于他们是非常必要的。

这里拍sir换一个角度来谈一下“排片费”这个问题,其实排片费像极了男女朋友在恋爱时期的红包以及谈婚论嫁时所交付的彩礼礼金,在平日里男孩子出于讨好女孩子、献媚女孩子也好,会时不时发一些小红包,赠予一些小礼品,这些红包和小礼品在数额不大的时候,即便两者关系分离,也不会存在后续讨还的情况。

一旦出于确立关系,或者真正要谈婚论嫁时期所支付数额巨大的彩礼和其他物品,如果婚礼不能有效实施,那么在法律层面,这些资金和物品,女方是需要退回给男方,当然排片费对于片方和影城而言,其亲密成熟肯定是远不及男女朋友的。

就目前来看,特殊时期,大家更多也是各有苦衷。其实一些朋友也给出了方案,直接退钱这个方式眼下对于影城也是很困难的,这部分排片费可以根据影城自身情况协商解决。在这,我们也提出三个解决方案,供大家选择。

1、改签,或者将排片费置换成发行方下一部电影的票款,只不过这个形式比较难执行的问题在于,一部影片的权益方比较复杂,把排片费转换到另外一部影片对于其他权益方有点不公平,但在当下,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协商解决。

2、出具书面承诺协议,给予未来影片上档后优先和更高的排片权,之前如果大家签署的排片计划协议是占比25%,未来可以根据影片上档后具体档期给予相应更好的排片,同时对于发行方其他一两部影片也同样给以优惠的排片方案

3、部分退款,最折中的方案还是先退一部分,毕竟现在影城的压力更大,全退的话对于影城的信心也是打击,先退一部分,多少会让双方面都有一个信心保证,将来影片再重新上映后,可以再把之前退的排片费根据上片时的情况做调整。

500

特殊时期后的“阵痛期”,

接下来电影圈更需紧密合作

其实这次春节档影片讨还“排片费”只不过揭开了影城和片方关系的冰山一角。

其实往年影片如果有突发事件临时撤档的,几乎很少有讨还排片费的,例如去年春节档撤档的《情圣2》,据内部人士透露,该片的一部分下达的排片费就没有返还。

500

当然,如果影城方面单纯的“耍无赖”不退排片费的话,片方也的确是很无奈的,毕竟相比于其他协议而言,排片费这种协议很难有书面的有效法律条款做保护,虽然如果从口头和文字协议来看,他仍然属于一部分收到法律的保护,但比起其他合同条款而言,他的约束力实在有点小。

正和一些圈内的朋友的说的一样,出于情理的话,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但如果因为一些意外变故而导致事情没有办成,可能是责任并不在影城,但影城仍然是有义务把“排片费”主动返回给片方,且根本是不需要片方后期额外索要。

不过目前的问题是大部分影城都处于了停业状态,何时复工尚无定论,从目前的趋势来看,虽然部分地区的大型商场开始逐步复工,但大部分个体餐饮门店都没有营业,电影院开业更是遥遥无期。

但片方的追讨并不为过,毕竟大部分影业和发行都开始逐步复工,排片费这个也都是在之前线上操作,大家在复工后线上追讨也是常规操作,这一点也需要影城体谅片方,毕竟春节档这些影片所投入的费用都是巨额的。

排片费对于影城可能是一笔不大不小的费用,同时片方在和院线影管公司协商沟通所签署协议的费用预计会更大,不是在春节档一般都是百万级别起价,春节档自然会更高,这一笔合作的费用也会存在目前排片费一样的困境。

就目前来看,片方尽管困难,但他们毕竟手握项目,且这个项目是“活”的,但对于影城而言,虽然万八千的排片费不算多,也不会真正解决影城目前燃眉之急,但双方后续势必有更多的合作,同时过渡的讨要排片费会让影城和院线方面产生其他的疑虑。

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让电影行业震动,这个期间恰好是大家应该抱团取暖,通力合作的时期,更多是想办法和渠道自己将风险降低和消化,行业内部的损耗要大大的降低,相互之间的倾轧要减少,将风险和压力通过其他方式方法转移到线上和线下,才会延缓行业本身的一些风险和问题。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