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他两次主政新疆,官至副国级,立誓为新疆人民服务到底,最终一家四口长眠天山!

天涯无处不芳草,我愿垂老天山旁。而今壮志尚犹在,愿将余生献新疆。

他15岁参加革命,立下赫赫战功

两次主政新疆,官至副国级

在疆工作四十余载

为新疆的发展奋斗终生

最终魂断天山,溘然长逝

他就是,王恩茂

500

只身赴革命,只为报国

1913年王恩茂出生于江西永新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天资聪慧,家里省吃俭用,供他读小学、中学。1928年5月,王恩茂怀揣《向导》《先驱》等进步刊物,独自从永新出发,走了3天山路,只身上井岗投奔革命

1933年 7月,王恩茂担任湘赣省委书记任弼时的秘书,他从任弼时身上学到很多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熏陶,这期间他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从1934年10月23日到1949年12月30日,无论环境多么艰苦,战斗多么激烈,整整15年,从不间断,写满了18个日记本。

1941年3月12日,王震、王恩茂带领359旅进驻南泥湾开展大生产。时王震兼任延安军分区、卫戍区司令员,南泥湾的日常工作多由王恩茂和副旅长苏进主持。

500

1941年,王恩茂(右三)与王震(右四)在南泥湾。

南泥湾几十里荒无人烟,部队进驻时,下雪天冷,寒风刺骨,夜间露宿,虎啸狼嚎。为了御寒和防止野兽袭扰,王恩茂与战士们一起点起堆堆篝火。

他带领部队搭窝棚、挖窑洞,在荒坡安营扎寨。为此他赋诗一首:窑洞草房好军营,茅草床铺软腾腾;三尺厚雪缠罗被,茂密梢林好屯军。

500

1942年,王震将军(左)和三五九旅官兵们在研究开发南泥湾的计划。王震左手边为王恩茂。

王恩茂与战士们在山上同吃同住同开荒,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背着镢头和战士们一起上山,担负和战士一样的生产任务,手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他在日记中写道:“上山去挖地,风不停地刮,挖松的泥土不时吹到我的脸上,前面放火烧草,火舌顺风吹到我的脸上,烧山啪啪的声音和挖地咚咚的声音交响在一起……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悍然以30万人马将中原军区部队包围压缩在以宣化店为中心、纵横不足百里的狭小区域。

王恩茂指挥717、718团阻击由荆紫关扑过来的敌军,掩护大部队分两路抢渡水位猛涨的丹江,粉碎了蒋介石把359旅消灭于丹江以东的企图。

500

毛泽东359旅的胜利宴会上动情地说:“这是我们党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你们虽然牺牲了不少同志,但是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你们是党的宝贵财富。

汗洒西北,立志建设新疆

1949年,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政委的王恩茂随军入疆,从此与新疆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恩茂满怀豪情地对指战员说:我们这支部队,红军时期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时期南下北返,行程两万两千里,被毛主席称为第二次万里长征;

这次进军新疆,历时290天,行程一万多里,是第三次万里长征。我们要继续长征,为保卫新疆、建设新疆立新功! 

500

当时,面对国民党溃败部队在哈密大肆抢劫当地百姓,王恩茂迅速出击,平息了叛乱,当地百姓认为这是一支神仙派来的部队。

部队平息叛乱后要继续前行,浩浩荡荡的老百姓挡住了队伍,百姓希望解放军能留下来,解放军在,百姓才觉得安宁,面对深情的百姓王恩茂说,“前方还有许多向你们一样,受苦受难的百姓等我们去解放”,老百姓这才让开了路。

这年11月和国民党特务在和田策划叛乱,王恩茂率队进行了一次军事史上少有的穿越,部队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在补给不足、装备缺失的情况下,一举歼灭叛乱敌军,也揭开了库尔勒、阿克苏、喀什等地解放的序幕。

500

美国驻迪化(乌鲁木齐)副领事马克南预言,共产党的军队将会饿死在新疆。

10几万解放军扛起坎土曼开始了3年大生产运动,王恩茂既是指挥者,也是拓荒者,当年开荒播种80多万亩,收食6580多万斤。

到1952年,新疆部队开荒800万亩,建成95个半机械化和马拉犁农场,收获粮食7.5亿斤,不仅满足了部队需要,而且缓解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粮荒。

500

王恩茂(左)与王震合影

王恩茂白天开荒极度劳累,晚上还要走村串户做社会调查。他一边喝凉水啃干馕(面饼),一边访百姓做记录。

掌握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后,又在昏暗的油灯下写成了《新疆社会调查》,指出当年新疆地主占有土地的状况比内地更为严重,不足5%的地主富农,却占有80%的土地;而95%的劳动人民,仅有20%的土地。他认为消灭剥削必须要打好减租反霸、土地改革两个仗。

 

500

(右起)王恩茂、王震、包尔汉、徐立清在新疆

当时的新疆还存在的问题就是土地分配问题,地主有几千亩地,许多百姓却世代为奴,和田大地主艾买拉合提有五万多亩地,农奴上千人,王恩茂深知,不能赢得最广大群众的信赖,就不能保护解放的果实。

他组织实施了土改、减租,270万农民分到了土地,最少的一亩,最多的七亩,减租把从地主家缴获的一亿斤粮食,送进了40万户农民家里,一时间阳光普照天山南北,各族人民喜笑颜开。

1952年,王恩茂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代政委,后又任新疆党委第一书记、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全面主政新疆。

当时,部队工资高于地方,王恩茂既有军衔又有军籍,同时还担任地方领导,但他坚持只拿地方的低工资。

500

为了适应大规模经济建设和军队新的体制,王恩茂主持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军区于1954年7月15日上报了《关于新疆军区生产部队领导机构名称的请示》和《关于成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请示》,8月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复电同意。

这样,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五师、六师,六军十六、十七师大部分官兵,二十二兵团全体官兵及五军大部分官兵约10.5万人集体转业,组建了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

从此,在共和国的序列里新添了一支不穿军装、不拿军饷、永不转业的特殊“军种”,拉开了新中国成立后在新疆开展大规模屯垦戍边的序幕,谱写了我国屯垦戍边史的新篇章。

500

1954-1966年,是兵团高速发展时期。耕地面积由一百一十一万亩猛增到一千二百多万亩,十二年增长十二倍,上交粮食四亿五千万斤,赢利一亿一千万元。

兵团的队伍也在不断地发展和壮大,由兵团成立时的17.5万人,发展到“文革”前的148万人,兵团成了自治区经济建设中的生力军。

500

图为兵团战士兴修水渠

王恩茂把千古荒原变成了塞外江南,南泥湾奇迹再一次让王恩茂实现了,以至于在新中国3年困难时期,内地大部分地方发生饥荒,新疆却以满载2.5亿斤粮食反补内地。

一大批军垦新城镇,诸如石河子、奎屯、五家渠、北屯、阿拉尔等,在戈壁深处,沙海边沿上崛起。

500

▲王恩茂同志在扶犁耕田

解放前新疆没有任何现代工业。军垦战士们节衣缩食,把节省下的军费和津贴费用来买机器、修厂房、建道路。

仅仅两三年时间,就建成了八一钢铁厂、十月汽车修配厂、苇湖梁发电厂、六道湾煤矿、七一纺织厂等几十座现代化工矿企业,为新疆现代工业奠定了基础。

500

 53年迪化电厂(今乌鲁木齐苇湖梁电厂)投产发电

1960年10月中旬,他到石河子垦区视察提出农村建设按照好条田、好渠道、好道路、好林带、好村庄的“五好”标准规划建设新疆社会主义新农村,“五好”农村建设由点到面在天山南北全面铺开。

“文革”期间,“五好”建设受到严重干扰,王恩茂重返新疆后,强调农村和兵团都要坚持建设“五好”。

“五好”建设对新疆农村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1978—1995年的17年间,全疆粮食亩产由107公斤增至305.5公斤,棉花亩产由25公斤增至83.9公斤。增产效益中,“五好”建设贡献份额达30%~50%。

500

“我要一直守在那里”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王恩茂受到冲击。一次,毛泽东在北京接见各大军区司令、政委,王恩茂个子比较高,特别显眼,毛泽东跟他打招呼:“听说新疆造反派要打倒你,会不会打倒啊?”

王恩茂不知如何作答,只好硬着头皮说:“这就看主席您的态度了。”毛泽东笑着说:“我看打不倒。”走几步,回头又说:“王恩茂打不倒。” 

但是,在“四人帮”的干扰下,王恩茂还是被打倒了,在新疆受到轮番围攻批斗。1969年,他被迫离开工作了20年的新疆,到北京二七车辆厂劳动了2年5个月。

1971年,在林彪外逃的“九一三事件”后,他被安排到安徽芜湖任地委副书记。1975年,王恩茂给毛泽东写信,请求批准他回部队工作。在毛泽东的过问下,王恩茂被任命为南京军区副政委。 

1981年,邓小平亲自点将,调王恩茂回新疆,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乌鲁木齐军区第一政委。 68岁的王恩茂,临行前他激动得一夜无眠。

500

邓小平与王恩茂握手

上任之初,王恩茂在去南疆调研的路途中路过轮台古城,他下车走到一堵残垣断壁前,对随行人员说:“汉代的官吏班超,在新疆待了30年,68岁时经过轮台回长安;我68岁重返新疆,走的是同一条路,但方向不同

我们是共产党人,我愿意为新疆各族人民服务终生,将来我死后要埋在天山脚下。”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500

少数民族群众教支边女青年跳舞

维护新疆社会稳定,是当时王恩茂要面对的头等大事,而增强民族团结是新疆稳定的基础。王恩茂还创造性地贯彻中央提出的“两个离不开”理念,即“汉族干部离不开少数民族干部,少数民族干部也离不开汉族干部”,

并在实践中深化、完善成“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民族互相离不开”的“三个离不开”思路。此后,“三个离不开”成为新时期我国处理民族关系遵循的一项重要原则。

1981年中央决定恢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王恩茂同志深知生产兵团在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斗争中的重要性,他立即着手筹划恢复生产兵团的事宜。

500

1983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在全国全面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胆进行农村改革。兵团党委大力贯彻中央一号文件,在兵团农场改革“干多干少一样”“干好干坏一样”的情况,打破“铁饭碗”、废除“大锅饭”,改革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给农工以生产经营自主权。

开国中将的爱情故事

王恩茂与妻子骆岚相识于陕甘宁边区。当时,王恩茂随三五九旅从华北抗日前线西渡黄河,到达陕甘宁边区,执行保卫大西北等任务。

经过战火的洗礼,此时的王恩茂已经成长为一位仪表伟俊、文武兼备的优秀领导者。但由于他性格内向、不善社交,又忙于工作,一直无暇顾及个人问题。

绥德县委组织部长杨鹤亭看在眼里、想在心上,决定为王恩茂物色一位好姑娘。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觉得在绥德县妇女会训练班任政治指导员的骆岚同志是一个不错的姑娘。

杨鹤亭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他忙完工作后就把王恩茂和骆岚叫到办公室,热情地为他俩牵起了“红线”。

500

王恩茂和骆岚几次相约后,骆岚怎么也积极不起来。因为她感到王恩茂缺少年轻人的活泼与热情。在她看来,像王恩茂这样的“老干部”,大多是只会打仗的“大老粗”,虽值得尊敬,却无法产生爱情。

作为一名奔赴延安寻找革命真理的青年学生,她理想中的爱人应该是经历相似、年龄相近的知识分子……而眼前的王恩茂又黑又瘦,木讷少言,显然不是自己的理想伴侣。

500

为了早日摆脱别人介绍来的这份“爱情”,骆岚还想出了一个鬼点子。她“伙同”一位女伴自作主张地给王恩茂介绍了一位女友,并找出各种理由和办法,企图急于成功,还下了“最后通牒”:你如果不要这位同志做爱人,将会真的做革命的“和尚”……

这让极少生气的王恩茂很“上火”,不仅写了一封措词激烈的回信,而且还当面批了她一顿。就这样,“红线”在骆岚这一头断开了。

500

1941年8月的一天,在延安学习的王恩茂突然接到骆岚的来信。

原来,骆岚在三五九旅驻地工作期间,对王恩茂的思想品德、工作学习等情况渐渐有了新的了解,同时骆岚自身的政治思想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对红军干部有了较正确和较全面的认识

特别是当她得知王恩茂长年坚持写日记后,觉得王恩茂不仅会打仗,而且有文化、有知识。于是,姑娘的心被渐渐打动了,爱情的火花真正迸发出来了。就这样,断了的“红线”又接上了。

500

1942年除夕,这对历经两年爱情考验的恋人在延安南门外金隆客栈内一间破旧房子里喜结连理。那是一个非常简朴的婚礼。

新郎新娘没置买一分钱的新婚之物,只是把各自用的两套旧衣旧装拿到了一起。

他们最珍贵最特殊的礼物是一个十几页的小黄纸本,上面写满了首长、战友和部下给他们的新婚贺词,其中时任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生产节约运动委员会主任王首道写的是:“爱情与共产主义事业的结合。”

500

在二军挺进新疆的路途中,骆岚带着三个孩子(小的刚出满月)从西安乘大长车向甘肃酒泉赶队,一路上吃尽了苦头。

她不仅要自己搬行李,还要给小的喂奶,给大的喂饭,经常顾此失彼。当她们母子4人在酒泉同王恩茂团聚时,王恩茂只知道高兴,连一句“你们路上辛苦了”的安慰话都没有。

骆岚满肚子委屈,不免把王恩茂数落一顿:“别的首长都能想到老婆孩子,晓得女人路上难处多,你这当政委的就想不到,特别是我才出月子不久啊!”骆岚没有想到,丈夫的回答竟然是:“高温能炼钢,吃苦能炼人嘛!工作上要向上看,生活上要向下看。”

王恩茂夫妇非常热爱新疆,这从他们给孩子的取名上即可见一斑。当年老四降生时,夫妻俩给他取名叫“北新”,老五取名叫“北长”,老六取名叫“北建”,其寓意为“长期建设新疆”。

魂断天山,幸埋忠骨

那时,不少干部要求调回内地,被戏称为“一江春水向东流”。王恩茂到且末县调研,一位县委副书记把调动报告交给了他。王恩茂在县委扩大会上讲话时,讲述了自己的一桩家事:1964年,他把84岁的父亲接到新疆,不久父亲得了胃癌,坚决要求回江西永新老家,落叶归根。

不管他怎么劝,父亲都执意要回去。王恩茂最后说:“我是要为新疆百姓服务到底的,将来我死了也埋在新疆,就埋在你的身边守着你。”父亲终于被感动了,点头同意,去世后就埋在了新疆。 

500

王恩茂动情地说:“谁不爱自己家乡?但我们共产党人应有更博大的胸怀。我36岁进疆,与新疆各族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我爱新疆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我爱新疆勤劳朴实的各族人民。眼下新疆的条件不尽如人意,更需要我们去改变它。

我和老伴,还有我们的儿孙,都将永远住在天山脚下,和新疆各族人民战斗、生活在一起!”

听了这番感人肺腑的讲述,大家的眼睛潮湿了。之后,那位县委副书记主动撤回了调动报告。这个故事在全疆不胫而走,那些想走的干部、知识分子纷纷放弃了调走的想法。 

1986年3月,在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王恩茂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2001年,88岁的王恩茂因胃癌病逝。

《纽约时报》当日发表评论:一个跟随毛泽东长征的老战士把一个落后荒凉的新疆社会带进了文明年代。

500

王恩茂之墓

1966年3月,王恩茂的父亲病逝,埋葬在乌鲁木齐公墓。

1967年7月,王恩茂第四个儿子在文革中被打死,埋在爷爷身旁。

2001年,88岁的王恩茂溘然长逝,长埋于乌鲁木齐,了了“将来我死后也要埋在新疆”的夙愿。

2006年,王恩茂的夫人骆岚去世,骨灰安放在丈夫墓旁。

500

王恩茂一家

一家四口长眠于天山脚下

王恩茂与家人用行动

兑现了他要为新疆服务到底的诺言

他是新疆人民的英雄

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500

延伸阅读

“疆还是劳道辣”的这一年

今天,劳道君想跟大家聊聊平台的未来!

新疆大地,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

朋友,你不必专门为我找清真餐厅

清华维吾尔族博士揭示“泛清真化”背后的阴谋

被迫假离婚13年后,这对维汉夫妻终于复婚了!

维吾尔族,也需要解放思想

重磅!《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发布


系微信:yt115301

您的转发点赞,是对都护君最大的支持!

投稿邮箱:laodaojun186@163.com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3 13:3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1586 例(较昨日-1786)累计确诊 77042 例 (较昨日+650)现存疑似 4148 例(较昨日+882) 现存重症 10968 例(较昨日-509)死亡 2445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