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边芹作品有感《被颠覆的文明》,《谁在导演世界》

关于边芹这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女士,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形容的话,那一定是:若水的不屈剑客,如火的伟大战士!

必须说,大多数她的读者并不能准确理解她的作品,她的书中理论应该是超前的。

“这真是一场完美的征服战,城堡易主,不见硝烟,但见歌舞,四处翻腾着新信仰的豪情壮志和无以数计的模仿者。”

细想来自己也有半只脚踏入这个双标的奴性的圈,看到全书最后这句话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找回自我意识还来得及,就怕这已经在衰微的自我意识也被自己人嗤笑为所谓不求上进的保守思想,最后成了别人的奴才了。

假期中有幸拜读旅法作家边芹写的《被颠覆的文明—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被作者深刻的洞察力,敏锐的政治嗅觉所折服,又被那忧国忧民之心感染。西方社会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世界的控制的企图,从战争掠夺到文明入侵。本书解读了“文明入侵从哪里开始?中国人也许做梦也没想到,西方电影大片除了制造令人目眩神迷的“美国梦”“欧洲梦”以外,还通过画面细节设置、发行渠道控制、国际评奖操纵、媒体舆论导向等种种有意识的手段,在潜移默化中阉割“中国梦”。作者从电影审美权分析入手,抽丝剥茧、层层深入,为国人揭示出西方“统治集团”操纵世界、导演世界、颠覆他文明,并意欲最终征服全世界的惊人真相。在这场没有硝烟的血腥战场上,中国人如果再不醒来自觉反抗,就将永远失掉得以安身立命的文明根基与精神家园。”读着文字,西方社会的险恶用心让人不寒而栗,西方国家从来都没有放弃对中国的殖民企图,从前苏联的解体,到伊拉克战争,到叙利亚战争,以及全球的美元结算,再到西方社会一直宣扬的自由人权……法国曾在我心中的崇高轰然倒塌,卢浮宫的瑰宝,香榭大道的浪漫,凯旋门的壮丽,埃菲尔铁塔的崇高都不能掩盖那黑暗的“导演世界”之手伸入世界各地的卑劣,精神控制的伎俩掩盖下的文明与野蛮已经昭然。

首先用他的宣传剥夺受众的审美权,好莱坞塑造那众多的“自由战士”,“民主斗士”让世界人们相信那就是西方社会的真实再现,财富的天堂不过是大航海时代强盗式抢掠他民族的财富殖民成日不落帝国,八国联军抢掠了古老的中华,烧毁我们的荣光,装扮成富足的文明的形象,用种种伎俩维护既得的和继续剥夺一切,召唤各民族的精英去分享自由与平等的人权,我只想告诉那些移民的精英,你申请到的只是做高级奴仆的资格。

作者分析了当今社会的怪现象:“硬实力的获取非但没有强化软实力,反倒是躯壳越强壮,内里越空虚,每个人并没有从物质的进步中获得本应转换而来的尊严(得意和炫耀并非尊严),连原本残留的一点也毫不足惜地丢掉了,甚至到了丢而无意识的程度。整个国度变成了为西方培养人才的大课堂(父母以小孩能靠留学换得西方某国国籍为荣),好像中国已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一部分;倾举国之力培育的顶尖人才把本事都当成了背弃的本钱(从顶尖学生到冠军运动员),好像文明心脏早就不在长江黄河畔;连领导阶层的子弟都尽失主心骨(从国家核心部门掌管者的子女到富家子弟都以受西方教育为先),好像华夏文明自古就是附庸文明,好像这片土地没有足够的文化供他们掌握和传承,好像拥有的权力还不够至高无上,好像祖先留下的历史远不足以荣宗耀祖!

本应相辅相陈的两个目标,却朝着南辕北辙的方向发展,好似每赚一把银子,都以出卖灵魂作交换。因为即使在战败连连、鸦片横行的年代,中国人的灵魂也没有卑贱到这个地步:一个社会男人以女人外嫁为荣、上层建筑以得外奖为最高奖赏,全民教育自己动手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抹去自己的文明;“精英”弃船而逃也没有如此规模:弃逃者获取前所未有的道德优越感和人数之众,这里不是指贫苦大众出洋谋生而是赚得一切好处的人之背弃!在繁荣强盛的躯壳下,这个民族的灵魂已被掏空到只剩薄薄一层一捅即破的面罩……”

我想说电影这思想意识层面的上层建筑,主导着人们的审美,道德的喉舌,评判标准本应由本民族评判,那奥斯卡奖,柏林电影节,法国电影节……这些外国奖项管你什么事,能评判中华民族的思想道德?怎么就成为所谓电影人的梦想荣耀?奥斯卡奖只是美国的一个电影奖,管你中国电影什么事?我在此想问一下我们跟美国合二为一变成合众国了吗,否则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用美国的电影最高奖取代中国的电影最高奖?或者认宗前者,自动认为美国的电影最高奖高于中国的电影最高奖?其次,我们被美国军事占领成了傀儡国了吗?如果刀没有架在脖子上,为什么要认人为主,把别国一个连“国际奖”都算不上的电影奖当成自己的最高荣誉?何况即便是有一个公认公平的国际奖,文化又不是体育,文化是历史和文明的综合产物,谁又能替代我们自己的眼睛?有什么必要自认为国内的就比国际的低人一等?三,我们的文明被人家抢走或偷走了吗?我们是一个有自己文明的国度,我们为什么要把审美的最高权力拱手让人?强盗们哪个不是标榜自己民族的优等,他们能赞赏和认同我们的人性光辉吗。这些人已失去了自我意识了吧,精神已经被殖民了!

关于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世界级的国际文学最高奖,这类由西方某国颁发有国际声誉的奖,真实操作人往往与颁奖国没有多大干系,他们要么是暗中篡变了原来由该国创办的组织,要么以此国名义成了,实则为国际征服集团服务的组织,很多我们以为的正式国际组织都有这个背景,更不要说那些非政府组织,很多我们认为的国际奖或某国奖都是由这种人操作以西方列强或国际社会的名义影响世界甚至发号施令,一个民族将其文明的命根子-----审美权拱手让人会是怎样的结果。事情反过来想一下,有一天由我们中国人来评判谁才是瑞典文学的最高水平,哪部片子才是美国电影的最高得主?谁会给我们这样的权力,他们会把审美权让给我们吗!醒醒吧哪些崇洋媚外的小丑们,生养你的是脚下的这块土地,那些关系到我们民族精神的国际奖不拿也罢,没有必要大肆宣扬,拿了也不是民族的光荣。

关于健忘,我们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善良最优秀的民族之一,几千年的文明让我们以善待人,以德报怨,但是西方世界的精神鸦片却每时每刻向我们输出,亡我之心不死。我们以历史的真实教育自己,我们的健忘是因为用自己的善良去错看了强盗。记得一句古话:牢记血泪史,不忘阶级仇,军舰岛不是我们的圣地,狂欢节是刽子手的狂欢,杀人者还没有擦掉身上的血迹,就转身接受受难亲人的奠酒!

误读至深的西方民族性,民主自由只是打出的烟幕,我们常常以自己之性来解读西方人,比如强制与服从,精神统一性和组织纪律性是一大要素,近几年受左翼思潮的影响有所放松,尤其是公立学校乱象重生正是其衰落的起因,西方社会的法律之钢性在报道中随处可见,忠诚与听话乃西方人最看重的品质,刻板与守纪正是西方工业大国强盛的根本原因,而绝不是他们嘴上说的那样。

故审美权,道义权,民族的自我意识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应该交给学生的,民族自豪感与民族自信心乃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动力,教育工作者任重道远!

东方出版社的这本书,印制精美、纸质很棒。边芹尚有另一部著作《谁在导演世界?》,为姊妹篇。

该书读来受益良多,而且多沉重之感。书评是必须要写,但下笔颇难。书中兜售的料太多,一时难以消化;同时内容过于沉重,让人不舒服。我还是喜欢明快的,毕竟人生苦短。本打算接着读《谁在导演世界》,但还是停了下来,消化一番再说吧,读这样的题材太辛苦了。

一、事实上比没有那个所谓的集团更可怕。

表面看,与宋鸿兵《货币战争》一样,边芹也是西方阴谋论者。但宋鸿兵的书只能是消遣,而边芹书的根本是忧国忧民,其观点深刻,甚至耸人听闻,否则也不足以振聋发聩;只不过她真心认为西方文明的百年入侵是有那么一个“集团”的精心策划的阴谋。

边芹知道自己的书的命运,西方肯定不喜欢;但她做梦也想不到,在自己的祖国也遭到冷遇和排斥。我倒是觉得,这本书注定不讨人喜欢,无论中西哪一方。书的打击面太大,中西两方都否定了。先是揭露西方的卑劣,继而嘲弄中方的无知。连人称学贯中西的胡适、钱钟书也彻底否了,认为他们对西方连门都没有摸着。

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这本书,无论这本书中的观点对与错,本书无疑是边芹深入思考的思想结晶。如今难得有让人掩卷沉思的作品了。

边芹真诚的坚信西方有那么一个时刻在图谋颠覆我们文明的“集团”,这个精神战线集团的作用更甚于西方的船坚炮利。我认为确实是存在这样一个黑洞般的集团。而西方人之所以如此的步调一致的入侵他民族的文明,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东方文明,根源在于,白种人作为上帝的骄子,骨子里有一种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天然的优越感,由是他民族自然被白种人天然的认作劣等民族;故而在与他民族打交道时,自然取一种取笑、奚落、鄙视的心态。以《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遭遇,应该能体会西方人看待中华民族的心态。所以,如若真有那么一个阴谋集团倒也不可怕。这样的现实,可能比有集团更可怕。这说明西方人即便不是全部至少也是大部分,真的是如此高度一致的从骨子里鄙视、漠视、敌视我们这个民族。

同时,窥阴癖是人类共有的一大劣习,傲骄无比的白种人当然也不例外,由是表现国人陋习恶习的电影、文学作品,自然满足了他们的窥阴癖,也满足了他们的确高人一等而国人的确劣等卑贱的虚荣心。这也是巩俐、莫言之流在西方走红的根本原因。由此可知,王蒙、路遥、金庸等搞正面写作、宣传民族正能量的作家,怎么可能会入西方人的法眼?

二、审美权、道义权、历史解释权的沦丧

为什么说边芹深刻呢?

边芹发现,西方文明基因的本质是征服;对待他民族的态度历来是“照我说的去做,别照我做的去做”。边芹一方面深挖西方文明对华夏文明的卑劣,另一方面并不否认西方文明好的值得我们学习的部分;只是警示我们,在学习的同时,千万不能丢失了自我。

边芹认为在精神战线上,先是我们丢失了文明的“审美权”,接着西方劫走了对历史的“解释权”、对精神境界进行界定的“道义权”,最终我们丢失了信仰。

文明的“审美权”: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我们中国人绝大部分包括我,以前可能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改革开放40年,我们总是唯西方文明马首是瞻,认为西方的看法总是高明的,至少比我们高明。我们总是为中国人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深深的遗憾,为中国电影没有获得西方大奖而自惭自卑,总认为自己不行,为什么不行?西方人不认可呗。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家,却是让我吃惊不已,我当时只是隐隐觉得不对头,总是从人性的窥阴癖角度考虑,其实还有更深层的问题,关键在于莫言的作品在西方层面属于“政治正确”,“专事哭诉让自己占尽便宜的国家民族与时代”,完全符合西方人有关华夏民族是道德卑贱的劣等民族的政治诉求。其实莫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一边吃着娘的奶,一边骂娘的白眼狼。

书中类似的例子很多,如电影《泰囧》,在国内反响巨大,而在西方居然默默无闻,影评就自嘲自己水平不行,只能自娱自乐。而边芹说,《泰囧》在西方的遭遇,主要不在于电影本身,是因为政治不正确,影片里的中国人都是些正常人,没有西方认可的丑陋,没有体现国人的道德卑贱,必然不能获奖,不能认同。

边芹的书告诉我们,这是文明审美权的彻底丢失。问题是,这能全怪西方吗?我们的主流媒体、我们的权贵,不也是基本上认可西方吗?

审美权不是人家夺走的,是我们拱手相送的。

关于道义权:

精英们在祖国培养成才以后,纷纷远赴西方定居而以此为傲,他人纷纷艳羡不已。即便不是精英的女人也以外嫁为荣。走的人、走不了的人,均没有道德的愧疚感。

以前我可根本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历史的解释权:

遍地的为秦桧等人翻案的文章,遍地是质疑文天祥、岳飞是否爱国的文章;去年以不合时宜的理由,把鲁迅的文章从中学课本撤除;今年以民族团结的理由,把卫青霍去病从中学课本删除。

可怕的不是这些事,而是我们对这些现象的漠然的态度。

国人特别是媒体丢掉自我意识,这是无意识地亲自动手在世界背景上抹掉自己,抹掉自己的文明。的确如此,包括相当部分的高官、权贵都基本上丢掉了民族的自我意识而不觉。

三、西方文明的核心概念

边芹认为所谓的西方文明即在公共场合的规矩,即公德,这与品德无关,不是无私而是学会划算的自利。

纽带文化:所谓纽带就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的利益。由界之意识滋生属性意识,然后自我意识,这是构建纽带文化的心理构建步骤。与之对应的是东方的“磨合文化”。

界内界外:

自我意识:

集体优越感:

内心无界的民主很难自生集体优越感。

虚荣心与优越感如同一对孪生兄弟,前者出自本能,后者必须要人工培育;二者类似面子与风度,一个是欺骗自己,一个是撞骗他人;前者无所谓对立面,后者非对立面莫存。

精神集体主义:

在公共生活领域体现为一种人人顾及整体利益的自觉意识和有限分权,此为西方民主与自由的基石,而基石的基石建立在“界之意识”上的属性意识,属性意识的强弱决定了其能否意识到整体利益。精神集体主义是西方社会表面宽松、内核坚硬的关键所在。为什么西方强调个人主义?因为在精神层面上,西方缺乏个人主义;为什么中国提倡集体主义?因为在精神层面上,中国自古至今都缺乏集体主义。

最后,边芹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文明单方面误解才是和平的终点。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