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被割喉港警在央视发声:只有违法犯罪的人,才是不喜欢警察的

前两天,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播放了主持人刘欣(就是和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女主播辩论的那位)专访香港遭遇割喉阿SIR的内容。

500

今年10月13日的时候,这位阿SIR在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被暴徒以利器从后割颈,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由于颈部受到严重伤害,这位港警的嗓音非常沙哑,说话也显得比较困难。

500

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不会遭受打击报复,他全程戴着口罩,并且背对着镜头完成了整个采访过程。

而他整个采访中讲述的内容,让水母有必要和各位分享一下。

在水母看来,他说的话,不仅仅反映了香港目前的一些问题,更是反映了“警察”这个职业,在某些时候,都会共同遭遇的困境。

以下为文字实录:

阿SIR:我接到命令去地铁站那里,看看有没有一些刑事损坏的事件出现。我们去到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发现没有这种情况。后来,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发现我右边的脖子被人捅了一下。当我转向右后方的时候,我就见到袭击我的那个人,手持一个武器,右手向后缩。后来我得到我同事的帮助,成功制服了他,并由我的同事实施了拘捕。

我都不知道我的伤势这么严重。

当我制服了他之后,我就发现脖子领口上有血,上身制服都湿了。

我这时才知道,已经流了很多血,静脉和交感神经都断了。原本医生和太太说,预计这个手术要做一个半钟头到两个钟头,但是这个手术做了四个钟头。

医生说我运气很好,没有割到动脉。

主持人:他为什么要袭击你?你有没有想过?

阿SIR:香港有一部分人,完全没有自己独立的思维,他们被其他人士所影响,去做这些激进的行为。

主持人:但是我想您肯定已经听到了现在社会上很多人的说法。他们认为是警察用了过多的武力。

阿SIR:警察用多少程度的武力,要看他受到多少程度的袭击。我不认为警察用了过大的武力去处理这个事件。虽然我受了伤,但我想大家在电视上看到,有人用这个汽油弹、砖块、箭、袭击我的同事,这些全是致命的暴力袭击。

警察所使用的,都是相对来说较低层次的武力来处理这个事件。

主持人:但是我昨天也在跟一个黑衣人聊天,他说警察有枪,我们只有石头、弓箭或者燃烧弹,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不像枪,一枪就可以把人打死。所以他们认为他们要用这些自制的武器来针对警察。您怎么看?

阿SIR:警察的职业是一个执法者,警察并不涉及到任何的政治争执,有人犯法我就要处理。

主持人:你们在这五六个月执勤的过程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阿SIR:在这几个月里面,我们每个警员都是长时间工作。我们到一个地点去驻守,期间十几个钟头不能休息或者离开,甚至我有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休假一下。天当值的时间不同,下班的时间也不同。心理状况还有生理状况,我们都承受很大压力。我相信也都会影响到我们的家人。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这些参加暴动的人,有很多都是年轻人?

阿SIR:我个人的看法是:香港的教育制度,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主持人:你面对着这些年轻人的时候,你要使用武力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很矛盾?

阿SIR:我相信任何的警务人员,对这么年轻幼小的人,都不会过度使用武力。我的感受是很心痛,我做的是这样的一个职业,无论他们有什么诉求,或者是什么人士,我都要执法。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人对警察非常不理解,在街上也看到很多针对警察的这种标语,写得很难听,很难看。包括有一些所谓的民调认为,民众对警察的信任度非常低,你个人怎么看?

阿SIR:我相信无论是我个人,还是整个香港警队,都希望能得到民众的认同。但是,我们的职责,始终就是执行香港的法律,维持社会的治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有违法犯罪的人,才是不喜欢警察的

主持人:有人说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来监督警察,你怎么看?

阿SIR:这些天我们也看到了,恰恰是一些非常有文化的人,甚至是大学校长,在针对警察针对政府。那么在香港能找到什么人去做委员会的委员呢?

主持人:你现在对当警察这个职业,有动摇吗?

阿SIR:从来没有。

以下为完整视频:

视频来源:中央电视台CGTN

整个访谈过程中,最触动水母内心的,是下面两段话: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有违法犯罪的人,才是不喜欢警察的

这些天我们也看到了,恰恰是一些非常有文化的人,甚至是大学校长,在针对警察。

这个现象,显然不是香港独有的。

我们需要警惕!我们需要共勉!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