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我们一年看了50+部剧,看到了2019这些剧集新风向

500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不知不觉2019年只剩最后一个月,又到了总结和复盘的时候。

2019年,影视行业动荡频繁,剧集市场风云变幻。没定档、不预热,说撤就撤、说播就播几乎成为新常态。一年下来,居然也有点适应了。

500

回望这一年,有意料之中与之外的爆红,也有各式各样的扑街。这一年,硬糖君看了超过50部国产剧,既有追到沉迷的,也有憋出工伤的。而除了老生常谈的大IP失效、海外翻拍难落地等问题,硬糖君亦从中发现了一些剧集新趋势。

青春剧,谢绝“伪疼痛、真折腾”

随着艺人结构与观众群体的年轻化,青春剧在网络时代迎来新一轮爆发,成为近年来一个性价比相当高的剧种,几乎每年都有爆款红人产生。2019年,青春剧领域内也出现了诸多“变”与“不变”。

首先,网络平台+新人主演+写实怀旧风格+甜宠暖伤基调,这一自《匆匆那年》、《最好的我们》起逐渐形成的青春剧模式,2019年依然经受住了市场考验,出现了《独家记忆》、《我只喜欢你》、《我在未来等你》等高口碑热播剧。

其次,青春剧与家庭剧融合的新变种——《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等等,在热度方面显示出巨大潜能。这类剧集往往聚焦原生家庭、教育升学、代际沟通等热点话题,在卫视平台播出,演员阵容多为戏骨带新人,构成多组人物群像,年长观众与年轻观众都能从中找到看点,容易产生大众爆款。

500

再次,竞技类青春剧正在成型。可能是为了响应政策号召,展示当代年轻人风貌,片方们始终没有放弃在热血竞技题材上的投入,今年播出的有《追球》、《奋斗吧少年》、《全职高手》、《极限17》系列等。虽然这些还算不上现象级作品,但相信量变终将引向质变。毕竟,还有什么题材像竞技青春一样又美观、又保险,还能消化一批一批的小偶像呢?

当然,也有一些青春剧的遭遇值得反思。

其一是上半年赵宝刚执导、郑爽主演的《青春斗》,试图结合大学生就业与创业的现实话题,展现女性成长。然而就像这个土了吧唧的剧名一样,剧情也各种尬。

究其原因,可能是创作者太过居高临下。不说是否脱离现实吧,但肯定脱离年轻观众的自我认知。在人人自嘲“社畜”“韭菜”的当下,传统的灌鸡汤、撒鸡血真的很难引起共鸣。

其二是青春疼痛文学改编的《七月与安生》、《流淌的美好时光》(即《悲伤逆流成河》)。巧的是,两部都已经有相当成功的影版在先。两相对比,剧版的问题就很明显了。电视剧没法以电影的姿态和尺度去描写“疼痛”,得阳光起来,故事的感染力自然有所削弱。再加上要拖长到四五十集,自然只剩下无休止的分分合合、狗血矫情。

500

犯罪悬疑遇瓶颈

曾几何时,犯罪悬疑是网剧里领跑的门类,今年却十分的不能打。

腾讯视频自制剧的奠基之作《暗黑者》,第三季积压多年,直至年初郭京飞凭《都挺好》事业回春,这才与观众见面。真爱粉等来的却是魔改与换人,其制作水准放在2019年也并无优势,最终以6.4成为系列最低分(第一季评分8.1)。

大大小小拍了不少,几乎自成体系的“法医剧”,这两年也每况愈下。去年两部《法医秦明》续集、外加以女法医为主角的《骨语》,评分都没过6。今年优酷的《我知道你的秘密》(黄宗泽、叶青主演)和爱奇艺的《心灵法医》(聂远、宋轶、芦芳生主演)则再创新低。

民国探案剧在今年突然扎堆,几乎团灭。4月腾讯视频播出了白宇的《绅探》,优酷则有《罪夜无间》、《民国少年侦探社》;暑期档有鞠婧祎主演的女性爽剧《请赐我一双翅膀》;电视台方面还有一部黄志忠自导自演的《神探柯晨》。

500

还有一些复合型扑街选手,如科幻悬疑《无主之城》、时空梗的《时空来电》(翻拍自韩剧《信号》)、密室推理的《上锁的房间》(翻拍自同名日剧)、双重人格梗的《我心深触》、海外取景的《七日生》,以及探险类的《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秦岭神树》、鉴宝类的《黄金瞳》,噱头十足,反响却都不甚理想。

500

可以看出,阵容和制作对于悬疑剧来说其实已经不成问题,最终的掣肘之处还在于内容是否扎实,是否足够本土化、足够原创性。为了猎奇而猎奇、为了秀操作而秀操作,越来越没有意义。

越短缺、越稀有,相信无论政策如何变化,犯罪悬疑对观众来说都会拥有强大的吸引力。只不过悬疑网剧可能在2017年左右冲得太快,《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标杆之作难以轻易跨越,以至于这两年表现出瓶颈。要破局,估计得靠新一茬影帝级阵容、社会派推理的顶配短剧。


中年、玛丽苏,放过彼此吧

玛丽苏年年有,今年也不少。只是同样的套路,90后、00后演演还行,甭管演技高低,只要盘靓条顺、外形匹配就能看出姨母笑。70后、80后来演,则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弯弯女星似乎更容易保持少女状态,看着她们偶像剧长大的观众,对其“少女梦”往往也比较纵容。今年上半年,82年的林依晨在《小女花不弃》中搭档93年的张彬彬,79年的陈乔恩在《独孤皇后》中搭档87年的陈晓。前者靠轻松的基调和出众的CP感还算圈粉,在2019年留有姓名。后者则是真的“见光死”,不是一般的廉价老套。

500

仙剑三的老朋友们排列组合了N多次,终于轮到杨幂和霍建华。两人合作的民国剧《筑梦情缘》,上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

只是大家都已老大不小,戏外的婚恋存在感也很高,再来演偶像剧,还不如前期扮演两人少年时代的小朋友讨喜。质量本就堪忧,还撞上了《破冰行动》,这部剧让一直是高收视、高热度代名词的杨幂都失了手。

被认为巅峰就在仙剑三的唐嫣,今年7月有一部《时间都知道》在北京卫视播出,成为暑期档炮灰。

该剧讲述了一次意外让31岁的时简在梦境中回到大学时代,重遇未来的丈夫叶珈成。剧情看似正常,实则三观炸裂。齐刘海短发和不管不顾横刀夺爱的人设,仿佛梦回《何以笙箫默》和《克拉恋人》。

500

其实网友不是不容许女明星变老,只是年岁渐长是事实,大家自然会期待她们挑战更复杂的角色。2019年对于85花来说无疑是非常关键的一年。赵丽颖、刘诗诗产后复出,杨幂遭遇粉丝“兵谏”,纷纷转投现实题材以期转型,作为吃瓜群众只能静待成片了。

发糖也要讲基本法

限古之后,甜宠剧异军突起,成为新的投资风口。其制胜之道不难总结:养眼的画风、苏爽的人设以及各种亲亲抱抱举高高。

然而,知道了套路,未必就能成功复制爆款,很多主创反而越走越跑偏,像完成KPI一样为发糖而发糖,结果贡献了无数迷惑操作。比如,《国民老公2》里这个面条吻。

500

当然,偶像剧源远流长,太多经典的吻戏珠玉在前,编剧为了推陈出新也是不容易。然而吊诡的是,面条吻不出则已,一出就出了仨!同期的台播剧《在远方》和《亲·爱的味道》里也有同样的操作,为了护眼就不放动图了。

《亲·爱的味道》也是一部宝藏剧,该剧由陆毅、郭采洁、炎亚纶等主演,今年9月在江苏卫视周播剧场播出。剧里的设定是这样的,“禁欲主厨”陆毅意外失去味觉,发现跟郭采洁接吻能够短暂恢复,于是“两人因味觉结缘,并订立契约,也在打打闹闹中情愫渐生”(摘自百度百科)。

够匪夷所思了吧?万万没想到的是,最近有一部小成本网剧《看见味道的你》也是接吻交换味觉的设定(硬糖君便是想不明白,怎么连这种烂梗也能撞……),于是男女主角时不时就要吻一吻。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吻,呕。

500

传统媒体的的批评不无道理,如果一切为了发糖和恋爱服务,有意回避正常的矛盾冲突,悬浮于现实生活,对于创作规律也是一种破坏。观众在剧里嗑了假糖之后,面对生活更是无尽空虚。

对于甜宠偶像剧来说,职场和生活环境构建得真实可信,貌似要求有点高了,但起码感情推进要合理一些吧?


老戏骨易找,好编剧难求

“老戏骨”过去经常被当做剧宣的话题点,仿佛用了一大批老戏骨就能为剧集增添几分厚重。起初观众确实为此连连惊叹,但久而久之便发现,这也不过是套路。而且说实话,老戏骨好像还蛮好请的。

男频IP改编剧,大多做着东方“权游”的梦,地图广阔,人物众多。有能力改编这样体量IP的公司,往往也能够为其配备一个强大的阵容。然而残酷的是,老戏骨顶多能保证自己的角色,影响不了整部剧的水准

《九州缥缈录》,典型的男频大IP剧。有许多前车之鉴,《九州缥缈录》其实已经尽力绕开了许多坑,基调深沉,用实景、不抠图,年轻主演请的也是演技派而非流量挂。张嘉译、张丰毅、李光洁等戏骨的加盟把期待值再挑高了几分。

500

即便播出几经反复,也没能折损粉丝们的热情。然而最终,评分还是一点点滑落到了6.1,伴随着魔改、注水、加戏的争议,无可挽回地烂尾了。

现实题材剧更是这一问题的高发区。今年献礼剧霸屏,许多都是强强联合的实力阵容,如《遇见幸福》、《陆战之王》、《在远方》等等,大多越播越让观众挠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老戏骨易得,好编剧难求。

500

最后举一个正面案例吧。众所周知,《大宋少年志》是临时提档,几个主演都一脸懵逼,各方物料都来不及做,更别提宣传预热。阵容是全新人阵容,制作也就是一般网剧的水准,然而最终斩获了8.2的高分,收获自来水无数。

同样众所周知,男频IP改编难,穿越重生不好操作,《庆余年》开局一个网文大赛轻松带过,之后人设、台词也处处给观众惊喜。

这两部剧共同的幕后功臣是编剧王倦。过往他靠《木府风云》《舞乐传奇》等口碑剧为少部分人所知,今年则凭《大宋少年志》和《庆余年》出圈。

正所谓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其实对于连续剧来说,剧本才是最重要的,但在目前行业生态内,编剧还是有些“人微言轻”。王倦能够凭作品堂堂正正上热搜,其实是件相当有意义的事,希望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