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格莱美新风向:网红化、年轻化、Z世代

作者|柳成枝 编辑 | 范志辉

11月20日,2020年格莱美音乐奖完整提名名单出炉。除了网友的常年吐槽,这份提名也有不少亮点。

比如,Lizzo、Billie Eilish和Lil Nas X等新生代音乐人首次入围即囊获多个通类奖项,也有BTS、Halsey、Jonas Brothers、Taylor Swift、Bruce Springsteen等音乐人的失落。更值得一提的是,奖项提名中对于音乐市场的回应和引领。正如《Vulture》所言:“TheGrammys made a lot of smart choices this year, but also a few offbeat ones.”

那么,今年的格莱美做对了什么,争议背后又揭示了什么?

 

2020格莱美提名的惊喜与遗珠

就提名名单而言,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占据提名排行榜前三甲的Lizzo、Billie Eilish和Lil Nas X。

Lizzo获得了年度制作、年度专辑、年度歌曲、最佳新人、最佳流行歌手、最佳R&B歌手、最佳传统R&B歌手以及最佳当代都会专辑8项提名,本年度提名最多的音乐人。紧随其后的BillieEilish、Lil Nas X,各有6项提名,BillieEilish入围了年度制作、年度专辑、年度歌曲、最佳新人、最佳流行歌手、最佳流行专辑;Lil Nas X则入选年度专辑、年度制作、最佳新人、最佳流行团体/组合(与Billy Ray Cyrus合作《Old Town Road》)、最佳说唱歌手和最佳音乐录影带。

500

虽然三人都是首次出现在格莱美提名名单上,但都以眼前一亮的优秀作品、不俗的榜单成绩、超高的市场热度赢得了格莱美的青睐。

其中,Lizzo的单曲《Truth Hurts》斩获BillboardHot 100榜单中的7周冠军,成为在BillboardHot 100榜单连冠时间最长的女Rapper,并打平Iggy Azalea & Charlie XCX《Fancy》在BillboardHot 100创造的“女性歌手的说唱歌曲获得冠军周数最长“的记录。

500

Billie Eilish的专辑《When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 》打破了Apple Music全球专辑预售记录,更是成为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爱尔兰、新西兰、挪威、瑞典、瑞士、芬兰、荷兰、奥地利和比利时等多国的热门专辑榜首。

而Lil Nas X 的爆红单曲《Old Town Road》更是创造了在 Billboard 热单榜上为期 19 周的冠军单曲保持记录,超过了2018年最红单曲Drake《In My Feelings》的10周冠军记录、《Shape Of You》《Closer》《SeeYou Again》《Blurred Lines》的12周冠军记录,以及LuisFonsi、DaddyYankee和Justin Bieber《Despacito》的16周记录,在北美乐坛留下了历史性的一笔,而后被BillieEilish冠军单曲《Bad Guy》终结。

500

此外,虽然格莱美在通类评选中最为注重音乐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影响力(不仅仅是美国),但提名名单中依然体现了对音乐本身的重视和专业考量。Bon Iver的专辑《I,I》虽然只在Billboard200排名第26位,但成功被提名为年度专辑,单曲《Hey,Ma》并未攻入Billboard Hot 100榜单,也获得了年度制作提名。R&B歌手H.E.R.和乡村音乐创作歌手Brandi Carlile在缺少登上音乐节或在单曲和专辑榜单上登顶的前提下,仍在格莱美的提名名单中有一席之地。此外独立音乐的空间也在变大,Lana Del Rey、Vampire Weekend在年度制作或年度专辑的提名中都有所收获。

500

另外,和张学友合唱电影《狮子王》主题曲《Can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的美国知名女歌手Beyoncé即使在她没有发行新专辑的一年里,仍旧凭借《Spirit》获得了最佳流行歌手、最佳影视歌曲提名,《TheLion King: The Gift》、《Homecoming》分别提名最佳流行专辑、最佳音乐电影,共四项提名。而Michelle Obama则凭借《Becoming》获得最佳朗诵专辑提名。

由此可见,除了更鼓励新人,奖励老艺术家、追寻音乐的多元化,也一直是格莱美不变的初衷。

除了以上的一些惊喜和亮点,本届格莱美音乐奖的提名名单也有一些遗珠之憾。以风靡全球的K-Pop团体BTS为例,其今年4月推出的专辑《Map of the Soul :Persona》在Billboard 200上占据TOP1的位置,成为自1996年Beatles之后,首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获得三个排行榜冠军的团体,但他们并未入围2020年格莱美奖的任何一个奖项。

500

Taylor Swift则继2019年格莱美奖之后,再次无缘年度专辑之争;曾获得20项格莱美奖的Bruce Springsteen,其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专辑《Western Stars》被格莱美拒之门外;Halsey、Jonas Brothers与通类“四大奖项”的擦肩而过都是此次格莱美提名名单中的槽点。

格莱美新风向:网红化、年轻化、Z世代

在娱乐方式多元化和传播方式去中心化的流媒体时代,到底是音乐人需要权威奖项的认可,还是权威奖项需要知名音乐人加持,本身就是一个有待考证的论题。而纵观格莱美官方最新公布的这份提名名单,或许正是格莱美在权衡行业口碑和市场热度评选方向的博弈后做出的尝试。

从提名构成来看,入围奖项中歌手的网红化、年轻化和曲风的“Z世代”化是这一届格莱美的一大趋势。

在年度歌曲、年度专辑、年度制作、最佳新人等四大通类奖项的提名名单中,包括LilNas X 的《Old Town Road》、BillieEilish的单曲《Bad Guy》、Lizzo的单曲《Truth Hurts》、Lizzo的专辑《CuzI Love You》以及Billie Eilish的专辑《When We All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等在内的大多数作品都是靠着极高的市场热度入围,而另一面,歌曲的病毒式传播和歌手的网红化已然是不争的事实。

500

事实上,《Old Town Road》、《BadGuy》、《Truth Hurts》无一不是不折不扣的美国“抖音神曲”。其中《Old Town Road》在TikTok(海外版抖音)上一经上传,就获得了超过11万次的使用,神曲级别相当于国内抖音的《野狼disco》和《芒种》。《Bad Guy》不仅在Tik Tok爆红,甚至席卷了国内抖音,从社交媒体上的病毒式传播到MV在YouTube观看量破亿,用时仅仅25天。而《Truth Hurts》本是一首发布于2017年的作品,Lizzo用Tik Tok上发布的一则“含着棉签唱《Truth Hurts》”的短视频让歌曲展现出新的魔力,引起了全美青年的暴风式效仿。三首歌曲的爆红和Billboard HOT 100的屠榜,其历史性的成绩都离不开短视频平台Tik Tok的病毒式传播以及社交媒体的持续助推。

而就被提名的音乐人而言,在提名排行榜榜首的BillieEilish和Lil Nas X无一不是在流媒体时代的现象级歌手,其音乐作品的大受欢迎代表了Z世代的审美与聆听习惯,音乐人本身也是Z世代的代表。

500

作为格莱美史上最年轻的“年度专辑”入围者,17岁的BillieEilish也是这一届四大奖项提名名单中最年轻的音乐人,这两项纪录此前分别由Taylor Swift、Mariah Carey保持,而她也是继JustinBieber之后最年轻的最佳新人入围者。

榜单中的另一名年轻歌手H.E.R.出生于1997年,在去年入围最佳新人、年度专辑后,今年斩获了年度专辑、年度制作、年度歌曲、最佳R&B歌手、最佳R&B歌曲5项提名,成为继BarbraStreisand、Karen Carpenter之后,连续两年都入围年度专辑的歌手。而凭借《TheLost Boy》获得最佳说唱专辑提名的YBN Cordae年仅22岁,LilNas X则为19岁。蓄力许久的欧美乐坛新生一代,乘着时代的方舟,带着他们追求自由、追求表达的音乐理想,来势凶猛。

500

就通类奖项来说,格莱美历史上第一次有两位歌手在同一年的四大通类奖项中都获得提名,其中Lizzo更是成为今年提名最多的音乐人。这样的景象在Hip-Hop圈非常少见,上一次有女Rapper被格莱美如此青睐甚至要追溯到1999年LaurenHills在九项提名中夺走五项大奖的高光时刻。

500LaurenHills

而在去年,Childish Gambino凭借《This Is America》拿下了年度歌曲与年度制作,打破了自2004年OutKast以《Speakerboxxx/TheLove Below》获得年度专辑后Hip-Hop在格莱美通类奖项中14年颗粒无收的困局。从这份提名名单来看,或许Lizzo还会为Hip-Hop新增一枚勋章。

但Lizzo的曲风是否严格意义上的Hip-Hop,或许还能掀起一番热议,其凭借《Truth Hurts》、《Exactly How I Feel》、《Jerome》、《Cuz I Love You》分别在流行音乐、R&B、传统R&B和Urban中获得的提名更是说明其曲风的糅杂性。

正如Lil Nas X《OldTown Road》先进入Billboard乡村音乐榜后被归入说唱音乐,这也是“Z世代”曲风日渐多元化的佐证。像Lizzo和LilNas X这些经常将灵魂、流行、乡村等音乐元素融入到说唱音乐的音乐人在格莱美的优异表现,或许是说唱音乐突破通类奖项的新路径。

500

此外,女性在今年的提名中表现得格外出色。今年,女性歌手连续第二年在年度专辑、最佳新人奖的各八大席位中均占据了五大席位。同时,除却BillieEilish、Lizzo将两大奖项提名均收录外,另外六位女音乐人分别为打雷姐LanaDel Rey、A妹Ariana Grande、R&B歌手H.E.R.、民谣流行歌手MaggieRogers、西班牙女歌手Rosalía、英国歌手Yola。

相较于2019年男性女性、黑人白人对半开让人无法吐槽的政治正确,2020年的格莱美更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而格莱美对乐坛风向的敏感反馈,也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了持续的引领和创新。

结语

在流媒体时代受众聆听习惯分散化、工具化的背景下,走过62年的格莱美继去年对女性音乐人的重视后,本届格莱美在年轻音乐人、女性音乐人等方面又一次跨出了大胆的一步。

或许在当下,传统的音乐颁奖典礼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再受到音乐人的追捧,甚至不再是音乐人心心念念的至高荣耀,但其对于行业的把握、音乐人的关怀乃至于普世话题的参与,仍旧可以引起全球性的关注与共鸣。毫无疑问,这点对于国内诸多对标格莱美的音乐奖项而言,仍然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参考文献:

1.《It’s a Whole New Era for the Grammys》,https://www.vulture.com/2019/11/grammys-2020-taylor-swift-snubbed-for-album-of-the-year.html

2.《2020 Grammy Nominations: The Snubs and Surprises》,https://www.vulture.com/amp/2019/11/2020-grammy-nominations-snubs-and-surprises.html

3.《Grammy Nominations 2020: Snubs & Surprises》,https://www.billboard.com/amp/articles/news/awards/8544265/2020-grammy-nominations-snubs-surprises

4.《Lizzo, Billie Eilish & Lil Nas X Top 62nd AnnualGrammy Awards Nominations》,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news/awards/8544262/lizzo-billie-eilish-lil-nas-x-grammy-nominations

5.《Grammy Nominations 2020: BTS, Beyoncé,Halsey And Jonas Brothers Among The Biggest Snubs》,https://www.forbes.com/sites/hughmcintyre/2019/11/20/grammy-nominations-2020-bts-beyonc-halsey-and-the-jonas-brothers-among-the-biggest-snubs/#30a5d9f16649

>>>>今日互动:你觉得哪些艺人能够获奖?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1-29 13:25 全国数据统计确诊 6041 例   疑似 9239 例   死亡 132 例   治愈 110 例   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为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经呼吸道飞沫传播,亦......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