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性,的确是一种奢求”

只有人类是非理性动物吗?如果是,假设世界上还有其他非理性动物,会发生什么?

巴黎大学哲学教授贾斯汀·史密斯(Justin E.H. Smith)在其新书《非理性:理性黑暗面的历史》中讨论了上述问题。

500

《非理性:理性黑暗面的历史》

他戳穿了西方世界流传了几个世纪的谎言:人类曾被神话和迷信蒙蔽,但后来古希腊人发现了理性,之后启蒙运动又巩固了理性在人类生活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史密斯认为,这种自命不凡的说法并不正确。他说,人类很难保持理性,事实上,非理性才是人类在生活和历史中的常态。在学术之外的领域也是如此。

“将理性强加于人类或社会,使人类或社会变得更理性的渴求,”他写道,“发生了突变……导致非理性爆发。”

如果史密斯所言不虚,那我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如果我们无法确立社会秩序,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是否不应该鼓励人们尽可能保持理性?

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定义理性在人类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我们采访了史密斯,向他提出了上述疑问。

以下访谈实录(经编辑略有删改):

问:你最近出版的这本书,很难概括出它的主题。你会怎么概括它?

答:20世纪的哲学家T.W.阿多诺(T.W. Adorno)和马克斯·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认为,启蒙运动有堕落为神话,理性变为非理性的内在趋势。这本书的主题就是,他们的观点基本正确,并且理性变为非理性的趋势会因过度压制、消除非理性而加剧。我认为无论是在个人理性的“心理”层面,还是在整个社会层面,都是如此。

问:要是能举例说明就更好了。但我们先来稍微回顾一下过去。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类拥有理性,这种观点甚至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时代。它是否误导了我们?我们是否不应该认为人类是唯一拥有理性的动物?

答:传统观点认为人类是唯一拥有理性的动物。然而,有一种反传统观点,认为人类是唯一的非理性动物。根据这种观点,动物拥有理性,不会陷入思考和犹豫的泥潭,总是直截了当地采取恰当的行动,而人类却会站在那里犹豫不决,不知所措。

500

动物拥有理性

尽管这种观点可能会被过度解读,但我仍持赞同态度。显然,我们能够做出正确选择,采取正确行动,从而生存繁衍下去。我们是成功的物种,但并不是成功的唯一物种。在我看来,我们的成功并不是因为我们拥有非凡的理性。

问:听起来很有道理。这么说来,你可能会认为人类深受理性之苦,沉迷思考带来的问题远比思考解决的问题要多。

答:可以这么说。但我们并不是因为沉迷思考而思考。据推测,猿人类、原始人类、人类,早在开始思考该如何思考与思考带来的问题之前,就已经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问:我们来谈谈思考导致的问题。你在书中提到,“将理性强加于人类或社会,使人类或社会变得更理性的渴求,发生了突变……导致非理性爆发”,你能举例说明吗?

答:最直观的例子是书中提到的神话萌芽,即公元前5世纪的毕达哥拉斯学派,他们痴迷于数学的完美理性,以至于在发现无理数时掩耳盗铃。相传,来自梅塔蓬图姆(Metapontum)的学派成员希帕索斯(Hippasus)对学派之外的人说,仅靠数学无法解释世界,然后学派领袖一怒之下把他丢入水中淹死。

另一个例子是18世纪法国剧作家和活动家奥兰普·德古热(Olympe
de Gouges)。她本着理性的精神,提出《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颁布的民权文件——赋予男性的权利也必须赋予女性。由于这一著名观点,她被雅各宾派送上断头台。社会以极端而残忍的非理性来回应她的完美理性。

问:我认为,人类非理性的原因显而易见,但人类对理性的狂热从何而来?为什么我们如此迫切地想把秩序强加给世界和社会呢?

答:我觉得我们有些忘乎所以了。在现代社会,理性显然在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无论如何都是科技的首要准则。做出正确推论、遵循正确方法,意味着会实现更多科学突破,随之而来的是速度更快、功能更强的机器。

但后来出现了一种新观点,认为社会本身是一个大机器,人类是社会大机器中的小机器。就像我们可以完善蒸汽机、电报机等机器一样,我们也可以完善社会机器和人类机器。

在心理学和政治学领域中,这一观点并不适用。这一源自机械工程学的隐喻,说服力不强,因为机械工程只是人类生活中的一小方面,并且我们对其工作原理和问题解决方法已了如指掌。

问:我很好奇未来会如何。显而易见,理性是有限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抑制最坏的冲动。与此同时,我们想把世界变得更聪明、更明智、更富有同情心。但我们也必须把社会和政治制度建立在现实的人性之上。

答: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标准答案。谨慎、务实、对公正问题的具体分析,在我看来都有可取之处。我不是政治理论家,更不是是政策制定者。纵观全书,我也并没有假装成政治理论家或政策制定者。

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一定程度上的再分配是公平的,包括拿走贝佐斯(Bezos)、扎克伯格(Zuckerberg)和其他超级富翁99.9%的财富,把大型科技公司变成公用事业公司。只是,我觉得这需要完善的法律和大众的支持,使再分配不可避免,并且最终谁也不会受到伤害(毕竟,这些超级富翁再分配之后仍然是百万富翁)。

许多想要利用理性改善人类生活的方案中,都存在重大缺陷,传播了一种理念:必须发生某种重大事件才能确立新秩序;必须由非理性来激发理性。但是,如果社会理性运转,将会非常无聊。

问:我想问个可能有点奇怪的问题:非理性在人类生活中有什么用?人类的非理性本能到底如何发挥作用?

答:在我看来,“非理性”囊括了许多美好的事物——除了做梦,还有醉酒、飘飘然、艺术创作、围着营火听故事、在音乐和舞蹈中沉醉、各种狂欢、音乐会和体育比赛等大型活动。我觉得这些事物让生活富有意义,大多数人都会赞同我的观点。我认为,纯粹的功利主义无法解释这些事物的价值。

500

非理性的体现

问:我可以用功利主义来解释其中一些事物,但我懂你的意思。也许,重点不是要在理性社会还是非理性社会之间做出抉择,而是如何完美缓和二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答:是的。关键是如何管理控制,而不是镇压或放任。打个比方:研究成瘾问题的科学家发现,从生物化学角度来看,饮食障碍患者面临的问题与瘾君子没什么区别。你可以建议瘾君子完全戒掉海洛因,但食物上瘾的人该怎么办?由此看来,非理性更像是食物,而不是毒品。你不能戒掉它,但如果你暴饮暴食,显而易见是哪里出了问题,应该寻求帮助。

问:依你所言,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愚蠢,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理性在生活中的作用?

答:我认为,一些人夸大了理性的价值,另一些人则低估了它。理性也常被歪曲引用,来表明一个人的意志。这就是尼采对理性主义哲学历史的深刻见解,我们每天在推特(Twitter)会无数次看到的“回复者”(reply guy)为此现身说法。无论谁说了什么,这些人总爱以“嗯,事实上”开头指点江山,尤其说话人是女性或他们自以为比说话人高人一等的时候。

现在看来,他们说的可能是真实合理的,但显而易见,他们之所以这么说,与自我吹嘘、贪心等卑鄙动机脱不了关系。从某种角度来看,哲学史就是碰巧很擅长掩盖自己真实目的的回复者历史。我并不这么认为,但每当我听到有人过分吹嘘理性的重要性和作用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这么想。

  互动话题:你认为人类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