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北约真的“死”了么?

500

500

 

正所谓一言惊天下:11月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表示,北约(OTAN)已处于“脑死亡”(mort cérébrale)状态。

马克龙举例称,美国正日渐游离于北约盟国之外自行其是,尤其在从叙利亚撤军问题上完全不顾北约其它盟国的感受,而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的态度更可以说明这一点。

12月初,北约首脑会议将在伦敦举行。由于美国自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来,多次逼迫北约欧洲盟国“多分担经费”,却又不愿后者更多发挥作用,2017年1月更称北约是个“过时的组织”。自上月底起,特朗普授意美国从叙利亚境内撤军,将长期受美国扶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就地舍弃”,且实现并未征求欧洲盟友的意见,这些都让北约欧洲盟国惴惴不安。马克龙这番话,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所作。

在冗长的采访中,马克龙称,欧洲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脆弱”,表示“不是危言耸听,只是希望大家保持清醒”。他罗列了所谓“欧洲所面临的三大风险”,即“欧洲自我错位,忘记自己是一个实体,而日益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市场”、“美国对欧洲的政策”、“中国力量的崛起令欧洲明显边缘化”。

今年是北约成立70周年。马克龙称,70年来欧洲“取得了一个小小的地缘政治、历史和文明奇迹,一个没有霸权的政治方程式,和平得以实现,但今天一系列问题令我们置身于悬崖之边”,英国脱欧“令整个欧洲筋疲力尽”。

马克龙罗列了北约欧洲盟国所面对的“三大风险”:第一个风险“是巨大的错误,自上世纪90年代起欧洲就迅速缩小其在政治上施加影响的努力”;第二个风险是“美国日益将重心转向中国和美洲大陆,这个趋势始于奥巴马(Barack Obama),但在特朗普领导下我们日益明显感到,美国和欧洲的努力方向不符,美国政策也是如此”;第三个风险,则是中国近15年来的崛起“正令世界向G2方向发展,并极大削弱了欧洲对周边的影响力”,他警告称,欧洲如果“不能及时觉醒,意识到危机所在并抓住机会,就会有很大的如下风险:欧洲将在地缘政治上消失,或者无论如何,我们不再是命运的主人,我对此深信不疑”。

马克龙着重强调了自己对《大西洋条约》第五条是否仍然被北约成员国遵守的问题。该条款规定了北约成员国间的军事团结,即如果任何一个成员国遭到攻击,就应被视作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但倘若巴沙尔(Bashar al-Assad)政权决定对土耳其的越境军事行动进行报复,我们是否应该卷入”。他还指出,不论美国的撤军或土耳其的越境进攻,事实上都产生了相同的结果,即北约牺牲掉了自己在叙利亚境内与“伊斯兰国”(ISIS)作战的合作伙伴。马克龙强调,鉴于此,欧洲必须获得“国防战略自主权和欧洲自主军事能力,并毫无保留地与俄罗斯重新开始战略对话,当然,这需要时间”。他称特朗普“是在做生意,要欧洲为美国保护伞付钱,作为回报,美国将垄断保护伞的生意,我很尊重他的想法,但法国没打算埋单”。、

有趣的是,第一个出来点赞的不是北约国家,而是俄罗斯: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在其Facebook账号上称,马克龙的话是“名言警句,真诚和切中肯綮,精确定义了北约当前的状态”。

更有趣的是马克龙似乎并不领情——他在采访中表示,俄罗斯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马克龙这段话,一方面确实代表了许多北约欧洲盟国近期对美国的不满,和对北约前途的彷徨,但另一方面,也是他本人试图让欧洲各国“用一个声音说话”,而让法国和他自己成为这“欧洲一个声音”的代表——不仅在北约和防务问题上,在其它问题(如对华经贸合作问题上)也是如此。一言以蔽之,马克龙试图借此非常时刻之非常机会,提升法国在欧洲和世界格局内的分量和地位,同时巩固自己在国内的政治态势。

然而北约并非只有法国一个欧洲盟国,欧洲也远非只有法国一根支柱。

就在马克龙发表上述讲话同一天,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称“即便我们的确遭遇到这些问题,我们也必须团结一致,我认为这些不合时宜的判断是没有必要的”。斯托尔滕贝格则表示,北约仍然“团结”,美国和欧洲的合作“比我们几十年来所表现得更好”。

对于特朗普和美国近期在北约问题上的言行,默克尔的怨气并不比马克龙更少,马克龙此次所说的一些话,默克尔在不同时间、场合差不多都说过——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仍然要“秒怼”马克龙?

自二战结束、德国重建以来,不论欧盟或北约框架内,德国和法国都是以“两驾马车”的姿态,构成欧陆的两大支柱,如今年轻的马克龙一副“单一领头羊”做派,“老法师”默克尔当然要立异——她的立异并非反对马克龙讲话的内容,而是反对马克龙用这样一副“欧陆老大”的姿态讲话。

尽管素来好面子的特朗普至今顾左右而言他,但其他美国政要却坐不住了。马克龙“发话”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正在德国莱比锡,他迅速作出反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约历史上仍是最重要的战略伙伴关系之一”,但他也借机重复了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北约其他成员国更好地“分担”经费的要求。

几乎于此同时,匿名美国官员提醒欧洲媒体,特朗普“早在去年已改变了‘北约过时论’的观点”,言下之意,是马克龙有点在“放空炮”。

这些美国官员的言论表明,尽管特朗普动辄拿北约当作“出气筒”,时或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姿态,但不论二战后几乎从不“单打独斗”的美国,还是军费和资源捉襟见肘、既想收缩投入、又不愿拱手让出全球影响力的美国军事战略和全球战略,都绝对离不开北约这个最可靠的“黏合剂”。特朗普翻来覆去的折腾,无非想借机“敲打”那些顽固的“老欧洲”,希望后者能多分摊一些北约防务负担罢了。如今见“敲打”的效果适得其反,好面子的特朗普本人不便转圜,蓬佩奥等自然要赶紧出面“消毒”。

问题在于,特朗普的脾气和性格是出了名的飘忽和多变,“北约过时论”和“北约未过时论”千真万确同出自他一人之口,究竟哪一句才是他的心里话?此番德法两国领导人显然并未商量好,在争夺欧陆话语权的逻辑驱使下摆出了“不能相互苟同”的姿态,但如前所述,二者在对美不满方面其实有很多共同语言。如果特朗普继续我行我素,而德法两国又能互相协调,不再争夺“C位”,未来北约的戏,只怕会更精彩。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