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他令万千家庭团圆,却希望天下再无“团圆”

作者:沈三万老沈  来源:财经早餐(Femorning)

500

光天化日明抢儿童,竟差点能完全骗过周围人?

这样无法无天的事,你信吗?

10月22日,环球时报消息,福建福州某小区,外公带着一岁多外孙玩耍时,突然冲出陌生男子抢孩子。该男子声称孩子是他的,其毋庸置疑的态度令周围人以为这只是家庭争执。直到老人豁出去喊救命,向众人求救,路人才发觉不对劲,有人判断这是预谋作案,众多路人迅速联手,将该男子制服,为老人抢回外孙。

千钧一发!

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当时老人的高声求救和众多路人的及时反应,被抢走的孩子将面临怎样的未来。新闻一出,立刻成为当天微博热搜话题。

一个长久以来都触痛人们内心的话题再一次被关注:失踪儿童找回率。

2019年8月,人民日报海外版消息,中国每年的失踪儿童大约有7万人,而能够找回来的大概只占5%。从全球范围看,儿童失踪的处理问题是世界性难题,这一难题的背后,正是无数心碎的父母和家庭。

但人们从未放弃这一难题的破解!一款名为“团圆”的系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北京日报消息,自“团圆”系统上线以来,截至2019年9月5日,“团圆”系统累计发布4197条信息,找回4108名失踪儿童,找回率98%!“团圆”系统也因此被称为人贩子克星系统。

而开发这款令人贩子闻风丧胆系统的人,正是阿里巴巴!

技术从来都不是高冷的,阿里巴巴和“团圆”的故事,远超你的想象。

两个差点被拐的孩子

500

1977年,韩旭杰,一岁,人生差点被终结。

一日,母亲过敏,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父亲在单位上班,1岁的小男孩跟往日一样,自己在地上爬着玩。

母亲疏忽,韩旭杰爬去了院里。

起初,还能听见玩耍声,后来,声音渐渐小了,再后来,母亲忽然发现,院子里没有声音了。

韩旭杰失踪了。

母亲疯了,冲出家门叫喊,撕心裂肺。人们被惊动,但无人帮得上忙,都没有见过韩旭杰。母亲死也不放弃,跑烂了脚继续喊、继续找。

天可怜见,濒临绝望时,一位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老头,竟主动用手比划,给出了线索:孩子被一个人抱走,往那边去了。

韩旭杰的父母当机立断,顺着老人指点的方向狂奔去找。

韩旭杰果真就在一个人贩子手里。

疯了的父母豁出去命搏斗,从人贩子手里抢回了韩旭杰。一同找到的,还有人贩子塞在韩旭杰身上的一张去武汉的车票。

一身冷汗。

再晚几小时,韩旭杰的人生,或许从此一片黑暗。

同样经历的,还有河南的刘振飞。

当时的河南,人贩子猖獗,母亲害怕孩子被拐卖,不惜在刘振飞手臂上纹名字。朴实农家人,能想到的终极办法只有这个,不然,哪个父母舍得让几岁的小男孩去承受纹身的锥心之痛?

“纹身,纹个名字,万一被拐走,还有回来的希望。再不济,找不回来,孩子长大后,也还能知道自己叫什么。”

世上最艰难的保护,叫“为人父母”。

38年后的并肩

500

三十八年过去,英雄和人贩子的搏斗,从未停下。

2015年,公安部打拐办副主任孟庆甜,找到了曾在央视工作经常参加打拐行动的魏鸿,说想做个事,利用互联网“反拐”,救孩子,被拐的那些孩子。魏鸿一口答应。当时,魏鸿已有了另一个身份:阿里人。

魏鸿找到了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

对方竟在第一时间点头承诺:没问题,必当拼死以赴。

魏鸿都略感惊讶。

对方撩起衣袖,露出了手臂上的三字纹身:刘振飞。

魏鸿懂了。

刘振飞接下重任,面临三个难题:第一,缺人;第二,缺时间,该项目不占用工作时间,不算工时,需用业余私人时间完成;第三,因该项目无商业价值,所以不计入KPI考核,不支付报酬。

“会有人来吗?”

刘振飞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人来,我就自己去找。”

互联网项目,首当其冲,不能没有技术人员。阿里巴巴水深暗涌,全球互联网顶尖人才汇聚在此,刘振飞独独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位资深程序员身上。该程序员坐镇公司安全部,实力深不可测。

一聊,对方竟一诺千金:要出力,算我一份。

刘振飞看向对方工作铭牌,一行名字显示其上:韩旭杰。

三十八年之后,两个当年都差点被拐的孩子,长成了顶天立地的阿里人,因缘际会,并肩站在了搏斗人贩的第一线。

人心齐,就团圆

500

起初,公安部打拐办的负责人仅是希望他们将打拐信息录入系统,方便民警查询。但后来,事情完全超过了想象。

阿里人狠起来的实力,业内闻名。

“做这个系统是不算工时、不支付报酬的。后来我找同事时,也明确和他们说,实在要花钱的话,这钱我自己出也无所谓。”韩旭杰说。

阿里人从不辜负任何人。

11位同事主动加入,“阿里巴巴打拐十一虎将”,以项目组的形式,挑战终极目标:做一个让人贩子闻风丧胆的“反拐”系统。

整个项目组皆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研发,令刘振飞和韩旭杰动容的是,周日凌晨才写完的代码,发到项目群里,立刻会被得到响应。

这还不止。

“我在阿里十几年,做过很多很得意的项目,但任何阿里的项目,事前事中事后都会有人来‘挑刺’,唯独我们这个项目,没有。公司上下,一致好评。兄弟部门,全部全力以赴支持。”刘振飞说。

阿里巴巴也从不辜负阿里人。

一群不辜负的人,做出了一个不辜负的系统,叫“团圆”。

“人心齐,就团圆。”

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向“团圆”伸出援手。新浪微博、高德地图、百度、今日头条、360、腾讯QQ、饿了么、滴滴出行……50个中国人最常用的主流APP,在团圆系统内全部打通,覆盖用户量9亿以上。

全世界见识了一次,什么是中国互联网帝国的力量。

本来只为“方便查询”而做的系统,其成型后的强大,超出预期。

失踪1小时内报案,推送给100公里半径的警察和大众;失踪2小时内报案,推送给200公里半径的警察和大众;失踪3小时内报案,推送给300公里半径的警察和大众;失踪超过3小时,推送给500公里半径的警察和大众。团圆一经使用,失踪儿童找回的平均时间从此前的132小时,缩短到78小时,压缩了接近一半的时间!四千多件儿童失踪案中,93%的案件由团圆系统内群众提供的线索找回!

2016年5月,韩旭杰告诉母亲,今天要参加一个系统的发布会。73岁的母亲一如寻常地一边支持他,一边为他准备早饭。忽然,母亲放下手里的锅铲,被电视里一则新闻吸引了——

“河北衡水火车站,2岁的彝族女孩‘吉斯么吃作’被拐。在被拐不足32小时后,女孩成功被警方在河南郑州安全解救。这是‘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线后找回的第一个孩子。

母亲泪流满面,激动不已。

“三十八年前,是观音菩萨借了老头的口,才让我知道你的下落。孩子是父母的命啊。”

韩旭杰拥抱了激动的母亲,平静地告诉她:这个系统还有一个名字,叫“团圆”,是我做的。

当年羽翼未丰的小雏鹰,大难不死,终于展翅为鹏,担起使命,报效人民。

“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是技术背后的梦想和责任。互联网打拐,阿里巴巴为有这样的同事而骄傲!”

“团圆”上线当天,马云动容评价。

希望之门

500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有一档经久不衰的大型公益寻人栏目,叫《等着我》。通过栏目,人们看见了失踪儿童背后不为人知的惨痛。

27年前,吴家雨爸爸带着两个孩子去看望在外打工的妻子,谁料路上钱包被偷,为了挣路费,他在火车站附近餐馆打工时,2岁的儿子被人贩子拐走。

夫妻俩从此踏上漫漫寻子之路,大江南北皆走过。每一篇日记,都泪迹斑斑:“没有人能够读懂我是过着什么日子。

无法走出失子之痛的夫妻俩,最终选择了在孩子失踪的那天自杀。

多年之后,姐姐抱着走失了27年的弟弟说:直到死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是爱你的。

荧屏内外,一片泪崩。

《等着我》让人们知道了这样一群失子父母的存在——

一位爸爸说:只要活着,我必须找下去。

一位妈妈说:孩子不回家,我不敢死。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

他们实在需要一扇希望之门。

全球难题与巨头援手

500

放眼全球,这一扇“希望之门”都离不开巨头公司的正义援手。

比如大洋彼岸,美国。

1979年5月25日,一位叫艾坦的小男孩失踪,案情起起伏伏,艾坦再也没有回来,2001年,艾坦在法律意义上被宣布死亡。

1981年,6岁的亚当在母亲离开仅仅7分钟后就失踪了,父母印发15万份寻人启事日夜不停地找,16天后,亚当还是被发现已死亡。

1996年,9岁的安珀在玩耍时被诱拐,4天后,安珀被发现已死亡。

美国全民愤怒。

巨头公司率先站了起来!

1984年,美国国家儿童安全理事会发起了首次全国性的失踪儿童“牛奶盒寻人活动”。失踪儿童的照片被印在牛奶盒侧面,进入全国的超市、商店和千家万户的餐桌。数周之内,就有超过700家牛奶生产企业加入了这项活动,这一活动持续了十年。

而艾坦,正是第一批被印上牛奶盒的失踪儿童。

1994年,沃尔玛超市开始启用“亚当代码”,这是美国最新的失踪儿童警报系统。当得知有儿童失踪后,店方必须立即获取对孩子的详细描述信息,张贴海报或进行广播,同时将建筑物所有出口封闭并实施监控,如果十分钟内不能找到孩子,必须立即通知执法部门。

至今,“亚当代码”已分布美国近九万个公共场合。

2005年,美国50个州全部建立起安珀警戒系统,通过电台、电视台、电子邮件、交通提示等多种渠道发布失踪儿童信息;2013年开始,该警报开始向手机发送信息。对手机运营商来说,发送安珀警戒信息是法律义务,具有强制性。没有一个手机运营商对此有异议。

“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

人与人相异,除了为人父母。一旦成为父母,世间千万人,心灵皆相通。

令我们骄傲的是,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也始终走在世界前列!

“团圆”之后,阿里巴巴远没有停下“反拐”脚步。

近日,一位微博用户在天猫购物下单,快递到家后,该用户拆开快递箱,竟看见快递纸箱上,印着一位失踪儿童的信息和警方联系电话。该用户当即拍下照片,发布微博:阿里巴巴救孩子,是认真的。微博一经发布,转载评论皆迅速破万。

阿里巴巴“快递纸箱救孩子”,正式发力!

2019年9月27日,天猫超市官方微博宣布,“天猫超市盒子报”打拐行动正式发起,刊载着走失儿童信息的天猫超市快递盒,带着走失儿童家庭和公安民警的期盼,正式投放到失踪儿童疑似所在地及周边城市。

“慈母爱子,非为报也。”

中国的科技巨头们为千万家庭的孩子,也非为报也。

可怜天下父母心

500

“团圆”系统一出,威震江湖。

名与赞蜂拥而来,盛名之下,刘振飞仍如过去那样,淡定内敛。

记者问他:在你的设想下,“团圆”系统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刘振飞淡淡道:当有一天人们不再需要它,就是“团圆”最好的结局。

谁说科技无情怀?

愿天下团圆,愿天下再无“团圆”。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