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如何面对患有艾滋病的老年人?

500 

本期向大家推送的是The Oxford Handbook of Social Work in Health and Aging 中的第34章Older Adults with HIV/AIDS。本章概述了艾滋病与老龄化交叉时产生的社会工作实践考虑因素。医疗或社会服务从业人员常常无法确定和充分服务感染艾滋病毒的老年人,尽管在了解这一群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污名(包括年龄歧视、恐同症和艾滋病毒污名)和缺乏知识仍然是提供适当服务中的障碍。在这一章中,感染艾滋病毒的老年人使用缩写词“OALH”进行识别。

艾滋病毒有关的宣传、服务提供和政策分析与社会工作是一致的,因为我们注重与被剥夺公民权、受压迫和边缘化的人建立富有成效的伙伴关系(Shernoff,1990)。对受艾滋病毒影响的老年人进行调查和宣传,完全属于宣传和促进受压迫和边缘化人口的社会正义的职责范围(Poindexter,2010)。然而,艾滋病毒携带者和老年人的护理系统仍然是分散而零散的,导致OLAH陷入困境。

艾滋病毒疾病的临床管理进展,包括在1990年代中期引入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已将艾滋病毒从一种致命疾病转变为一种可以成功管理的疾病(Kirk&Goetz,2009)。来自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表明,5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感染艾滋病的人数继续增加(CDC,2013a)。同时老年人口中还存在种族差异,研究结果显示老年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拉美裔人的HIV感染率分别是白人同龄人的12.6倍和5倍(CDC,2013a)。

1

因素分析

疾病管控。研究表明,与年轻人相比,OALH更容易被晚期诊断为HIV(CDC,2013a)。晚期诊断是指在艾滋病诊断后12个月内接受艾滋病诊断,即有长期未确定的感染。2009年,在艾滋病毒感染诊断时,41.5%的老年人被列为第三阶段(患有艾滋病)(CDC,2013a)。晚期诊断导致未经治疗的HIV症状加速,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有效性降低。服务提供者缺乏临床怀疑,同时老年人自身也缺乏识别危险行为的能力,这同样增加了老年人晚期诊断艾滋病的可能性。

认知衰退。OALH患者认知能力下降的原因有很多:正常衰老、直接感染HIV、精神疾病、药物滥用、非HIV相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机会性感染和药物副作用(Skapik&Treisman,2007)。不管是什么原因,OALH的记忆、注意力、语言技能和其他执行功能的变化是常见的。OALH患者的神经认知功能下降与药物依从性有关(Barclay等人,2007)。应使用神经心理学测试来评估这一人群的认知能力下降;但是,不建议使用微型精神状态检查(MMSE),因为它对艾滋病毒相关的认知问题不敏感(Skapik&Treisman,2007)。

心理社会方面。许多老年人面临着许多严重的心理社会挑战,而老龄化进程可能会加剧这些挑战。社会孤立、耻辱感和抑郁是这些人群面临的一些主要心理社会问题。因为OALH很可能独自生活(Fredriksen

Goldsen,Emlet等人,2013;Grov等人,2010),他们可能比HIV阴性的同龄人在社会上更容易被孤立(Cahill&Valadez,2013)。一项关于OALH中社会隔离的研究发现,社会隔离的增加与住院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有关(Greysen等人,2013)。

耻辱感。艾滋病毒污名仍然是感染艾滋病毒的老年人口中一个主要的的社会问题(Emlet,2006;Foster&Gaskins,2009;Haile,Padilla&Parker,2011)。艾滋病毒污名是一系列复杂的个人和人际经验,包括产生的污名(偏见/歧视)、内化的耻辱(对HIV携带者的负面属性和信念的内部接受),以及预期的耻辱(包括焦虑和恐惧等)(Earnshaw&Cordoir,2009)。污名与负面结果相关,包括抑郁,生活质量较差,缺乏信息披露和孤独感(Grov等人,2010;Haile等人,2011)。许多OALH面临基于年龄和HIV状况的双重污名化的可能性(Emlet,2006)。与OALH接触的社会工作者必须评估该人群的污名化经历,并在考虑社会心理支持和倡导时仔细考虑HIV污名化与其他形式歧视的交叉点。Emlet、Brennan和其同事(2013)在加拿大老年人中对患有艾滋病毒耻辱的最新研究中指出,社会支持和掌握有关疾病的知识作为抵消耻辱感负面影响的非常重要。

心理健康需求。OALH中普遍存在心理健康问题,特别是抑郁和滥用药物。虽然在一般人群中抑郁风险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但OALH却恰恰相反。各种研究已经确定抑郁率高达50%(Brennan,Karpiak&Cantor,2009;Frontini等人,2012;Justice等人,2004)。OALH中的药物使用和滥用率高于艾滋病毒阴性的老年人(Justice等人,2004)。心理健康状况和药物滥用都是艾滋病毒感染的危险因素,社会工作者在为OALH提供服务时需要对其进行监视。

人际关系资源。尽管OALH在生物学和心理领域面临众多挑战,但还是可以通过他们的优势和韧性帮助他们进行调整,使这些优势和韧性成为抵抗HIV疾病有害影响的保护性因素。人际交往和人际交往因素与该人群的心理困扰减少和生活质量改善有关。社会支持被发现有益于艾滋病毒阳性的老年人。Emlet、Brennan和其同事(2013)对加拿大安大略省的378名感染艾滋病毒的老年人进行了研究,发现情感和信息社会支持与减少的艾滋病毒耻辱感有关。这些发现与Logie和Gadalla(2009)的研究相似,他们发现HIV污名和社会支持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社会工作者需要确保他们的评估过程能够确定并利用该人群的优势和适应力。

2

关切和对策

安全行为评估和教育。通常认为老年人是无性的、异性恋的、不注射毒品、不雇用性工作者,服务提供者往往也忽视老年人感染艾滋病毒或感染艾滋病毒的可能性。社会工作者应努力营造一种有利于讨论健康问题的气氛,包括艾滋病毒状况和风险。社会工作者可以成为一种宝贵的资源,将老年案主与当地检测点的信息联系起来。对呈阳性的艾滋病老年人的研究发现,不安全性行为的发生率很高。社会工作者必须了解预防和风险问题,并提供减少二次感染(艾滋病毒阳性个体感染他人)的服务,也称为阳性预防。

关于披露的担忧。在任何年龄段,公开自己的艾滋病毒感染状况都是一项重大挑战。公开可能会打开支持和关心的大门,但也可能带来耻辱和歧视。一项对艾滋病信息披露的分析发现,那些披露自己身份的人获得了更多的社会支持(Smith、Rossetto&Peterson,2008)。社会工作者需要公开地、非评判性地与那些可能面临信息披露困境的人接触,无论问题是与家人、朋友、提供者,还是当前或潜在的性伴侣。社会工作者可以通过各种形式的指导,帮助老年人练习就痛苦的话题接近他人,或与医生和其他人保持自信。

服务提供系统。艾滋病患者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得服务,包括私人、社区和政府。服务需求可以通过许多系统来解决,包括健康(身体和精神)、家庭护理、康复和药物服务。由于年龄或残疾状况,许多OALH可能有医疗保险。社会工作者采取的措施取决于OALH对其需求的看法,以及当地服务的可获得性。与OALH接触的专业人员必须熟悉老龄网络和HIV网络的服务范围。

可通过公共卫生和社会服务、大学医疗中心和诊所以及通过《瑞安白人护理法》支持的艾滋病服务组织(ASOS)为所有年龄段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服务。艾滋病服务组织是以社区为基础的机构,旨在确保向受艾滋病毒影响的个人和家庭(Burrage&Porche,2003年)。研究表明,艾滋病服务组织并不一致地了解艾滋病毒对老年人的风险和影响(Wood,2013年)。相关的艾滋病药物援助计划为那些没有药物覆盖的人提供与艾滋病毒相关的药物,对于那些还没有资格享受医疗保险的老年人来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资源。

1965年的《美国老年人法案》(OAA)设立了老龄化管理局(AOA),并授权各州拨款用于社区规划和服务项目。OAA创建了老龄化网络,其中包括老龄化多个区域机构,通过成立的社区生活管理局,老龄化网络中的提供者将越来越能够为年轻、残疾的成年人提供服务。这种整合扩大老年和残疾资源中心的可用性和访问范围,同时通过既定计划为老年人提供服务(Hooyman、Mahoney&Sciegaj,2013)。老年社会工作者普遍了解老龄网络下的服务,许多地区老龄化机构并不熟悉OALH的需求。所以需要继续努力改善艾滋病毒和老龄化服务提供部门的知识和方案。

3

总结

当与HIV感染的老年人一起工作时,社会工作者需要具有创造性和灵活性。社会工作者必须监测自己与年龄歧视和艾滋病耻辱有关的态度和行为,并进行预判。在过去几十年里,社会工作为了解许多艾滋病毒感染者的需求和老年人之间的差异作出了重大贡献。研究开始通过对抗逆力的研究来检验艾滋病毒感染者老龄化的“积极”一面,从中制定干预策略,改善对这一弱势群体的护理。通过干预研究发展循证实践模式是该行业的下一步行动方向。

文献来源:Kaplan,D.,Berkman,B..(2016).The Oxford Handbook of Social 

Work in Health and Agi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