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杀死那个崔雪莉

小引:在过去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H国迅速崛起,成为区域经济的支柱力量。其支柱产业为半导体、家电、汽车、造船、娱乐等。娱乐产业尤为发达,流水线般的批量造星模式保证了娱乐产业的高效率和艺人质量,大量向周边国家输出艺人和影视作品,也被称之为“H流文化”。性感撩人的女艺人,更是成为H国一张靓丽的名片与别致风景。

多年以后,Shieley崔每一个失眠的夜晚,躺在床上的她准会想起她刚开始做练习生时的中午闲话时光,做练习生的她们有机会得到成名二三线女明星的亲自指导。在午饭间隙,这些卸掉偶像外衣明星们,就和练习生们一起盘腿坐在舞蹈房里,绘声绘色的描绘着娱乐圈里繁华的景象。

讲出的每一段故事各有不同的精彩,而听故事的每一双眼睛都是同样的明亮。

500

▲ 11岁的雪莉加入SM成为练习生

在来的明星中,有一位叫张妍紫的女明星,每次在被好奇的女孩儿们问起成名后的生活时,她总闭口不谈,搞的大家意兴阑珊。

不过Shieley崔却对她记忆深刻。

一次午饭的时候,Shieley崔恰好和张妍紫坐在了一起,Shieley崔忍不住抱怨道:练习生实在太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哪里能熬出头,出道以后,你才是真的熬不出头”

张妍紫说这话时,她的眼睛里黯淡的,没有一点光亮。

Shieley崔察觉到了,但是13岁的她,却看不到黯淡背后的绝望。 

Shieley崔家里条件很一般,父母是做餐饮的小本个体户,收入微薄又子女众多,所以将从小就是美人胚子的她送去了娱乐公司做练习生,既节省开支,又梦想着她能在娱乐圈站稳脚跟。

进入娱乐圈出道成名,走红捞金,这是Shieley崔的理想,也是一家子人的希望。

忍一时,搏一把,就能彻底改变一个女人的命运,这太诱人了。

所以Shieley崔不明白,张妍紫为什么要劝她不要踏足娱乐圈。而她更不知道的是,张妍紫此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每一天,张妍紫都在遭受着非人的凌辱与折磨。

她要在酒局上站到桌子上跳舞,还被来宾当众猥亵。

她要高强度与高频率的陪酒、陪睡,平均每一天要陪四次男客。

她被逼无奈的与不同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最多一次同时有四个人。

她要接受残忍的性虐待,稍有不从,就会招致殴打。

500

而施暴者,正是来自H国庞大的财阀势力。

在她的“常客”清单上,有最大零售企业letti的董事长父子,有最大电机社SumSang的副社长、有各大报社的社长副社长,还有头部娱乐公司的导演等等。

在镜头前风光无限的当红明星,在无数宅男心里可能是梦中女神,在财阀眼中,却不过是权色交易、钱色交易中最底层的玩物与牺牲品而已。

500

女明星沦为财阀玩弄淫乐的“后宫”,这是H国公开的秘密。

因为在H国,财阀们就是只手遮天的上帝,没有人能限制住他们的势力与对国家的强力控制,他们打一个喷嚏,整个H国都会发抖。

H国的财阀有多强大?

排名Top10的财阀家族,资产总和占到全国GDP的85%以上,旗下企业的产值占了GDP的50% 以上,其中最大的Sumsang集团,仅仅每年的产品销售额就能达到GDP总量的20% 以上。

而国民们,一边通过为财阀打工赚取劳动报酬,另一方面又在其他产业上消费,将工资以另一种形式交还回去。

在这套精密复杂的制度编排下,全体国民都变成了为商业帝国筑巢的蝼蚁,成为维持帝国高速运转而终日劳作的一颗螺丝钉。

500

早些年的财阀并不是这样,他们是这个国家伟大的开创者。

在半个世纪之前的崛起道路上,财阀们做出过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H国今日繁荣的经济,是总统与大财阀们一起开创的。

那时的财阀,还不是财阀,而是一群为总统战略甘做马前卒的民族实业家,在铁腕首相朴守义的带领下,他们共同创造了举世震惊的——汉江奇迹。

但随着原始积累的完成,资本骨子里的贪婪与罪恶也迅速随之暴露,尾大不掉的财阀势力开始逐渐显露出巨大的负面作用。

他们逐渐成为影响国民命运的主宰者,并左右着国家的方向。垄断下的压迫与剥削,成为笼罩在H国每一个国民身上无法摆脱的巨大桎梏。

对张妍紫而言,是无休止的凌辱与压迫,而对于卢文而言,则是另一种表现。

从年龄上讲,卢炫文是张妍紫的父辈。

在见证财阀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目力敏锐的他开始注意到财阀崛起对底层百姓的吞噬,和对国家意志的胁迫。

他在多家大企业换过不同的工作,可每一份工作都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加班繁重、环境恶劣、薪水微薄。

“财阀成就了这个国家,但也必将毁掉这个国家”

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这个高中毕业的退伍军人,连续参加六次司法考试均告失败,三十岁时,仍然在家务农。这是一个平凡的,连他的妻子都已对他不抱有希望的男人

——我已经做好做一辈子农妇的准备了

但卢炫文没有放弃,第七次,他终于通过了司法考试。已经31岁的他,终于跳出了农门,成为了法院的裁判官。

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年卢炫文就辞去了铁饭碗,选择了另一条更加“艰苦”的道路。

他成立了一家私人律师事务所,开始做一名专职律师。

没有背景、没有经验、没有人脉、没有关系,致力于帮助底层劳动人民对抗资本家的残酷剥削,还专注于打劳务官司和人权关系。

结果可想而知,这种对抗资本家的官司,大多是钱少事多,阻力重重,卢炫文的事务所在起步期举步维艰。

500

但所幸,在这条道路上,他并不孤独。

四年后,他等来了另一团勃勃好斗的熊熊烈火。

这团火就是文正英。

文正英比卢炫文要小七岁,两个人的经历也高度类似,都是家境贫寒,都是法律专业,都参加了司法考试,也都反对当下的高压政府和强势财阀。

如果硬说二人有什么区别的话,文比卢更聪明也更沉稳。后者是一团红色的火焰,炽热逼人又能量四射。前者更像一棵蓝色的火苗,隐忍冷静又后劲十足。

36岁的卢炫文与29岁的文正英,就这样建立起深厚而坚固的袍泽之情,成为了一生的知己、挚友、兄弟、战友。

这是上一个时代的事情,这一切发生时,张妍紫才刚刚出生。

在父母双亡前,张妍紫是家境幸福,无忧无虑的少女,她人生的前十六年是满照阳光而无限温暖的。

而在这十六年中,卢文炫进入政坛,连续两次当选国会议员,成功的站稳脚跟,并且向更大的目标发起冲击。

他要竞选H国的总统。他的动机是什么?

他没有动机,如果说有,那就是对社会和国家的担当与使命。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名,为往圣立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他要根治H国的政商勾结,不破不立,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摧毁这个国家黑暗而腐朽的财阀团体。

500

之于国,是将政治于资本的控制之中剥离出来,之于民,是将万千人民从无尽的压迫剥削中解救出来。

这就是他,高尚、理想、又带着一丝义士般的悲亢。

在文正英的辅助下,再加上一些非凡的机遇,卢炫文顺利的当选H国总统。

上任之后的卢炫文以雷厉风行之姿对财阀势力开始下手。

对于垄断财阀而言,其势力已经和政治力量盘根错节的渗透入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谁都不干净,一查一个准。

前总统的女婿、KS集团总裁是第一个被调查的对象,查处结果是侵吞巨额公司资产,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紧接着,启动对现带下属某子公司总裁的调查程序,很快,郑梦现选择畏罪自杀。

然后 ,指控Sumsang会长偷税漏税,迫于压力之下,他选择辞职平息风波。

一时间,H国的财阀家族人人自危,并开始纠集力量展开对卢炫文的反攻。

这场反攻的马前卒,正是扶植财阀势力的前总统朴守义的女儿,朴樱润。

朴樱润领导国会展开了一场对卢的弹劾,当然,弹劾有惊无险,宪法法庭经过调查后 很快就推翻了弹劾议案。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卢炫文开始思考以一种更加名正言顺的方式展开针对财团的彻查与清洗。

500

第一代发家的财阀,往往都从战乱时代走来,并且大多数人在战时都选择了倒戈或者是摇摆不定的以求自保。在民族大义面前,大多数初代财阀的财富都带有无可洗脱的原罪。

卢炫文选择以反民族的名义起草财产调查法案,展开对失节国人及其后人的财产调查,绵里藏针的矛头指向财阀团体。

以民族情节为由向财阀开刀,迅速在整个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密切关注这件事情进展与动向的,还有进入娱乐圈不久的张妍紫。

年仅23岁的她进入娱乐圈以后,无时无刻不再遭受着凌辱与虐待,而痛苦的根源,就是只手遮天的财阀贵胄。

只有彻底剪除了财阀势力,才能真正净化娱乐圈的环境,只有将政商勾结连根拔起,她才能真正从无尽的黑暗中解脱。

张妍紫开始在无尽的仇恨与曦微的希望中,关注着事件的进展。

《反民族行为者财归属法》通过;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成立;反民族行为者清算名单中就连前总统朴守义也赫然在列。

文以疾风暴雨之势向财阀团体发动了攻击,犹如一针强心剂般,为张妍紫注入了希望和斗志。

而另一方面,她承受的痛苦更甚以往。压力巨大的财阀团体,开始了对她更为疯狂的暴虐行为。

她“陪客”的频率和强度持续上升且越来越变态,竟然包括同时与父子发生性关系。

为了更好的服务“客人”得特殊癖好,她被迫吃下不同的毒品与兴奋剂。

最残忍的是,在父母的祭日当天,她也不得休息,强令如同上好发条的工具一般继续“接客”。

没人知道,她心中的痛苦与憎恨有多深。而文,就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希望与动力。

她迫切的渴望着,总统先生的动作能再快一点,下手的方式能再狠一点,彻查的事情再多一点。

只是,卢炫文还是输给了时间。

一方面,五年的任期实在太短,诸多政令在漫长的拉锯战中难以落实;另一方面,仅靠短期内的整肃,根本无法伤及财阀几十年的深厚根基。

亦或许,卢文炫早已看穿这一切。

明知不可能而为之,不以成败论英雄,国士无双,当是如此。

500

卢文炫卸任之后,多项政令很快被改弦易辙,掀起的整肃风暴迅速消散,转而起之的,是向他袭来的凛凛杀气。

而挥动屠刀的杀手,就是下一任总统,李伯文。

李伯文曾经在现带集团任职近30年,正是H国财阀势力的代表。

上任后不久,一份由他精心策划的“丑闻”便传出……

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跳了出来,曝光卢文炫的家人在任期内曾经收受财物,卢文炫的妻子很快承认,确实收下过一笔钱用于偿还债务。

随后,卢文炫正式发表道歉声明,表示“羞赧之情,无以言说,愧对国民”。 

光道歉?这还远远没有达到幕后黑手的目的。

紧接着,这笔数额不大的贿款被财阀及背后的政敌大肆渲染,冠之以“彻查严重贪腐”之名穷追猛打。

重压之下,视名节重于生命的卢文炫陷入崩溃。

一生致力为民请命,却失于民意;以廉政奉公为夙愿,却败于贪腐。

数日不饮不食后,他选择以自决的方式洗刷自己的羞愧,亦或是,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卢文炫去世后的财产清算中,检方多番统计出的财产,甚至还不够负担起生前的债务。从政20年,他所奔走呼号的公平、正义、清廉、守正,全部穷尽余生之力达成并为之身体力行。

这时民众才发现,原来他从未曾欺骗他们。

只是,他究竟是一时糊涂还是为人陷害,真相或许永远都不会水落石出了。

卢文炫的自杀,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意味着一代义士斗争的失败,也意味着无数囹圄之中的人们,仍无望脱离无边的黑暗。

做完结扎手术的张妍紫虚弱的坐在电视前,看着前总统死讯的播报,空洞的双眼里湮灭了所有的光亮。

当希望彻底破灭后,张妍紫决定走上另一条路。

如果等不来解放,那就解脱吧。

500

几乎是卢文炫自杀的同一时间,张妍紫也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同时留下了一封遗书。将她所承受的暴行详细记录,同时还披露出三十多个施暴者的姓名,均为政经界的大佬巨亨。

死去的卢文炫和张妍紫,用鲜血铺出一条道路,引领后来者又发起了一场更猛烈的冲锋……

听到大哥的死讯后,赋闲在家的文正英第一时间奔向医院。

他悲伤的忘记了悲伤。

“嘈杂的气氛就像马上要爆炸了一样,可我毫无知觉,我只感觉到寂静,寂静的好像一切都像静止一般”

“我盯着那杯茶,就想起了他的样子,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面前也摆着一杯茶对平静的我侃侃而谈,现在我还坐在这里,他却永远永远不会对我说一句话了”

500

而在他面前,真正的刽子手李伯文还在惺惺作态:“不过是只因为这样一笔小钱,卢公何至于如此啊”

听闻此话,卢文炫的学生们暴跳而起,挥拳冲到李伯文面前。

“放肆!”文正英呵斥到:“岂可对客人如此无礼!”

接着,他向李伯文鞠躬致歉:礼数不周,万望担待。

他已经出离于悲愤了,却还必须忍耐,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一拳一脚根本无法报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血债,要用鲜血来偿还。

这个五月,是文正英永生铭记的最冷一天。

这个五月,没有和煦的暖风,只有一团燃起的蓝色火焰。

他担任起治丧委员会的负责人,接过了大哥手中的长剑,也将张妍紫的那封遗书团在手中。

实际上,文正英并不是一个追求无上权力的政治家。在卢文炫担任总统期间,他数次进入权力中央,很快又都主动退出。

但这一次,鲜血刺痛了他,唤醒了他,更激怒了他。

所有手上沾满鲜血的人,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在野多年的文正英,选择出山。

他隐忍着等待着进攻的时机,等待着敌人自乱阵脚,等待着稍纵即逝的良机。

经过了八年的等待,李伯文都已下台多年后,终于出现了一个机会。

现任总统,前总统朴守义的女儿,曾经弹劾过卢文炫的朴樱润,被传出贪腐、滥用职权等多项丑闻,一时民怨沸腾。

得时无怠,时不再来。正好一起收拾了。 

文正英顺应民意,第一时间发起弹劾,顺利将她拉下马,然后又火速参选当选总统。

八年后,手握大权的他,终于有了能力与资本清算那笔旧账。 

为大哥报仇;继续完成大哥未竟的事业。这是两件事,要分两步做。

第一步,清算李伯文。

上任后的文正英,第一时间启动对李伯文的调查程序,长达207页的起诉书中详细的控诉了李伯文16项罪状,事无巨细,言之有据。

检方完成调查后,下一步就是移交最高法院开庭审理。

但文正英在这时却按兵不动。

几个月过去了,数罪坐实的李伯文还未被逮捕。

因为文正英一直在拖延着最后的提审日期。

他在等一个好日子,一个春夏交接的日子,一个有仪式感的日子。

朴樱润被弹劾通过后,也是在这一天出庭接受审判。

这一天,是卢文炫的祭日。

李伯文、朴樱润的党羽,还有财阀团体们很快发现,文正英是一个比他的大哥还要难对付的人物。

他带来的,除了逼人的杀机,还有多年的仇恨。

第二步计划的实施需要时机,也需要一个开刀的理由。

这一定要是一个能够掘开舆论大堤,又能够把财阀和政要卷入其中的爆点事件。 

这种事件,无法人为筹谋,只能静静等待。

所幸,肆意为恶的财阀与腐朽的官员多年来已经埋下众多暴雷。

引而不发,静待时机。

很快,一颗巨雷在娱乐圈炸响。

一名男子在夜店遭到保安殴打后向警方报案,声称自己被打的原因是保护了一名被下药的女生,有人意图实施迷奸行为。

事件被迅速发酵,很快被扒出夜店的老板就是当红艺人李胜武。

紧接着,一名记者卧底后揭露:李胜武确实存在不法行为,向面容姣好的年轻女性下药,并将其送到VIP包间供“特殊客人”淫乐。 

500

事件之恶劣,迅速引起轩然大波。

警方介入调查后,挖出了更多的猛料:李胜武聊天记录显示,他长期和多位商界大鳄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并且相约在自己的夜店内进行各类型的性交易;李胜武还在社交群中发布相关视频,并且高调的炫耀“检查总长会帮我们处理这件事”。

两个关键点:李胜武在为商界的非法性交易服务;李胜武的行为有政界的保护伞。

很快,警方又查明,在李胜武店中频频施虐的当事人,正是朴樱润铁杆亲信家属,而提供保护的法务部副部长,也是在这名亲信的倾力举荐下才得以手握大权。

这是一张以女色交易权力和利益,肮脏而盘综错节的巨大网络。

舆论、财阀、政要,所有要素齐备,总攻即将开始。

在看完法务部上呈的案件汇报后,文正英默默起身回到书房,从书架最底层拿出了十年前他团到口袋中的那封遗书——大哥,还有这些年间无辜惨死的所有人,我要为你们报仇了。

文正英开口说出了他的指示,音量不高,但却炸响在每一个人耳畔:

“如果无法查明这些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内的真相,那我们的社会,又何谈正义可言?

“为查清此事,我愿意堵上我的命运。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双方短兵相接,各有胜负。

文正英下达指示,要求重新彻查张案件,数十万民众请命造势,盼能将背后元凶绳之以法,净化娱乐圈环境。

检方经过三个月彻查,宣布证据不足,无法重启调查,遗书中提及的三十多名政商要员,无一人接受调查,此事不了了之。

为李胜武提供庇护的前法务部副部长,在机场乔装出逃时被识破抓获,移交检察院彻查其在职期间接受性贿赂的事件。

李胜武经过两个月的审理之后,警方表示证据不足无法实行拘捕,李胜武得以继续入伍,他的犯罪嫌疑调查也被移交军方,继续由更加黑暗复杂的军队势力庇护。

500

通宵应酬后的Shieley崔,回到公寓后看到这条早间新闻时,冷笑一声:哼,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么?

她啪的摔掉了手机,然后把手中玩弄的娃娃,硬生生的扯成两半。

她的情绪,最近一直在持续恶化。 

在片场和节目录制现场,她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但是一旦回到家里,她的状态就彻底失控。

她变得敏感脆弱,又变得凶猛暴戾。无法自已地毁坏着家中的物件,又在惊恐中担心着自己被生活吞噬。

觥筹交错的应酬酒局,富丽堂皇的房间卧室,还有那些记不清长相的男人们一点点撕开她的生活,然后将她吞噬。

出道十几年的她,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失眠。更可怕的是,即便在睡着后,她也开始频频的做噩梦。

她梦见自己在一个水池中,水池狭小但却深不见底,她拼命的游,但是脚下却一直有人狠狠的拽住她。

她梦见自己在KTV的包房里,周围一群中年男人在大声的叫嚷与狂笑,那刺耳的笑声盖过了吵闹的音乐,一次次将她从梦中惊醒。

张妍紫的影子,越来越多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张妍紫对她说的那句“出道以后才是真的熬不到头”,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回荡。

精致的脸庞,疲惫的神态,还有那从未扬起的嘴角,尤其是她的眼睛,一双黯淡的湮灭了所有光亮的双眼。

她迫切的想要发泄,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要跑到人群当中逃离压抑,她开始在社交媒体和直播平台上频频出现。

她在倾诉表达着自己的糟糕与极度崩溃。

只是,以一种外界无法理解,而自己也并不自知的怪诞方式。

但那些尖锐的回响,却深深的刺痛了她,很快她就再也不去分享了。

紧接着,她像十年前的张妍紫一样,开始密切的关注起时事新闻,关注着这位总统对娱乐圈的彻查,关注着他对财阀作战的战况。

有失望,也有惊喜,她的情绪也随着战况变化而剧烈的波动。

但是残酷的现实是:随着战线的拉长,进展变得缓慢,战果也越来越少。

“TMD,怎么全都是国际新闻,国内和娱乐圈一点事都没有吗”她一边骂着,一边把手中的杯子摔向电脑。

“总统先生,拜托你一定要胜利啊”

“TMD文正英,你到底能不能行”

……

很快,新闻中又播报出最新的“战斗进展”,只是,是以一种Shieley崔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式出现。

总统的心腹,法务部长负面消息持续曝出并下马。很快舆论波及到文正英,民怨沸腾之下,总统之位岌岌可危。

这意味着,总统先生,再也保不住他了。

这意味着,向财阀进攻的急先锋司法部,沦陷了。

这意味着,这届政府再也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和财阀继续开战了。

“嗯,总统先生,我知道你输了,但是我并不怪你”

这是我们的命,你逃不过,我也逃不过。

哀莫大于心死,Shieley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平静了。

她扯下淡白色的窗帘,轻轻的绕过阁楼的房梁,打了一个漂亮而精致的蝴蝶结。

500

这是她做练习生时候养成的习惯,每一双鞋的鞋带,都要系成蝴蝶结。

法务部长请辞与Shieley崔自杀,前后只差一小时。

尾声

总统府灯火通明,陷入危机的文正英每天都忙碌到深夜。今天,法务部长提交了辞呈以后,他面临的局面变得更加艰辛复杂了。

只是傍晚秘书递来的《应对弹劾紧急实行举措》,一晚上他都没有翻开。

实际上,他并未在工作,而是在伏案翻看着几十年前的一本本日记,翻看着那些记录他打工、从军、做律师、务农,以及初期从政的日子。

读到那本37年前的日记时,他的眼眶开始湿润,他的指尖开始颤抖,他的嘴唇开始翕动。

那是他初次见到卢文炫的那些岁月,已经发黄的纸上记录着他的心潮澎湃,他的热血理想,他的疾声高呼,还有两个明亮的年轻人对未来的无限向往。

这本日记的最后结尾的话是: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他轻声读了许久后,眼角的泪终于无声低落。

然后在旁边写另下一行字:原为江水,与君重逢。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