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千万的粤菜餐厅,被九毛九放弃了

4月19日,九毛九发布今年一季度运营公告,其中提到,旗下轻奢粤菜品牌“那未大叔是大厨”将于本月停止运营。

500

1

拖了后腿

“那未大叔是大厨”创立于2018年,自始至终仅在广州开有1家店。这家店的名字取得比较奇怪,既长又难记,人们往往搞不清楚它到底是“那末”还是“那未”,从传播的角度讲,这是个失败的店名。不过由于它并不连锁扩张,只做单店,加之定位偏中高端,所以名字的负面影响倒也不太明显。

500

△图自餐宝典

“那未大叔”主打轻奢粤菜,菜品、摆盘都比较精致,门店从外面看以为是家服装店,橱窗里展示着几件西服和衬衫;进到里边则像进了飞机舱,服务员的颜值与着装也跟空姐空少差不多。

500

“那未大叔”这家店一年的营收能稳定地做到1000多万,为什么九毛九要关停它呢?

主要在于它的贡献越来越小,越来越不重要了。

下表是餐宝典整理的“那未大叔”最近三年的业绩,可以看到,在2023年,它的营收是三年来最低的,集团总收入却是三年来最高的,而且实现了大幅增长。换句话说,在去年集团收入激增的过程中,“那未大叔”不光没能添砖加瓦,反倒还拖了后腿。

500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它的客单价,逐年递增;而过去三年的消费主旋律是“消费降级”,关键词是“性价比”,所以它的翻台率由2022年的2.5下降至去年的1.7,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跟其他几个子品牌相比,“那未大叔”也是去年唯一一个翻台率下降的品牌。

500

2

精致餐饮

“那未大叔”是九毛九上市以来放弃的第二个子品牌。

2022年6月,九毛九宣布将“2颗鸡蛋煎饼”出售。该品牌于2016年成立,九毛九曾对它寄予厚望,在招股书中计划2019—2021年这三年内开出460家加盟店,计划量几乎是太二的两倍。然而事与愿违,截至2021年年底,2颗鸡蛋的门店数为:直营店8家,加盟店17家。表现如此惨淡,以致于转过年来它就被九毛九摆上了货架。

500

△图自餐宝典

“那未大叔”现在的处境跟“2颗鸡蛋”类似,自然也逃不过关停的命运。这两次放弃,也体现出了九毛九的魄力,一旦发现不及预期,便立马想办法处理掉,毫不拖泥带水。

“那未大叔”被放弃,也给精致餐饮面临的困境新添了一个注脚。就在前不久,北京两家米其林餐厅——TIAGO、Opera BOMBANA突然双双闭店,引发了人们对精致餐饮“败退”的讨论。

事实上,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在一个追求极致性价比的环境里,“花里胡哨”必然不会受待见,去年精致餐饮的平均客单价就比前一年有所下降(降幅约3%)。既要仪式感,又要性价比,这是消费者对精致餐饮的最大诉求。

3

“底色”

今天(4月22日),曾经的“雪糕刺客”钟薛高又上了一回热搜。据说它的创始人因为被限高,而只能选择坐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压垮他的信心,表示“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

创始人的这番言行深深打动了和他共进晚餐的朋友,被认为“这就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底色,中国经济的底色”。

到底是不是“底色”,恐怕他的债主们更有发言权,而且现在也并不太好下结论。因为在若干年前,有位贾会计也公开承诺说自己“会尽责到底,把欠款全部还上”,当时不乏知名人士称赞他“有担当”。谁料他转头就去了美国并至今未归,丝毫没有顾及那些名人的脸面。

当然,钟薛高创始人的表态还是值得鼓励的,并且钟薛高频上热搜也告诉了大家一个“真理”:没有性价比,谁都别装B。

既要仪式感,又要性价比;既要服务好,又要味道妙;既要物美,又要价廉:既要又要还要,这是消费者的“底色”。

不过作为企业,却必须有所取舍。对于重心在火锅和酸菜鱼这两大品类的九毛九来说,无关大局的轻奢粤菜可以舍弃。这务实做派,或可视作民营企业的“底色”。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