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称不排除西方派兵,扯下欧美遮羞布,欧洲面临艰难选择

2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称,“不排除向乌克兰派遣西方军队的可能性”。

马克龙是在巴黎举行的“支持乌克兰国际会议”上发表这番言论。

马克龙原话是说“与会西方国家在是否向乌克兰派遣地面部队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但他认为不能排除未来派遣地面部队的可能性。”

马克龙这话,自然引发轩然大波。

包括美国、北约、德国、英国在内的多方也接连否认,称没有计划向乌克兰派遣作战部队。

500

但其实马克龙这话,也只是把西方遮羞布扯下来而已。

西方军队实际上早就已经参与俄乌冲突,只不过是以“雇佣兵”的形式参与。

美国不想名义上跟俄罗斯全面冲突,所以采取雇佣兵的形式来遮掩,而俄罗斯方面也不希望把俄乌冲突扩大为跟北约的全面战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雇佣兵这个说法。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活跃在俄乌战场上的西方雇佣兵,很多都是来自于西方军队体系里。

只不过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把正规军成建制的公开派往俄乌战场。

所以,马克龙这个说法,只是把西方国家之前装模作样的遮羞布,给扯了下来。

于是,俄罗斯干脆也不装了。

3月1日,俄罗斯外长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外交论坛上说,西方国家的这些表态并不能改变西方已向乌克兰派兵的事实。他说,西方国家名义上在乌克兰有雇佣兵,实际上也有现役军官,包括英国和法国的,“我们很清楚这点”。

500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爆发后,乌克兰的情报和指挥体系,基本就接入北约体系里,北约给乌克兰提供全方位的情报支援。并且欧美也在大力度的支援乌克兰各类武器装备。

所以,俄罗斯在过去两年里,与其说是在乌克兰打,还不如说是在跟整个北约体系作战。

要不然,乌克兰早就已经被打垮了,也没办法撑两年之久。

但随着乌克兰最近这半年在俄乌战场上越发无力,西方国家都得考虑一个问题,在俄乌冲突里,是要开始止损,还是继续加大投入。

所以,近期西方国家这些异常表态,实际上就是在纠结这个问题。

500

马克龙说不排除出兵可能性,之所以要扯掉这个遮羞布,更多也只是为了打开天窗说亮话。

让欧洲各国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要么就是公开出兵,把正规军成建制投入到俄乌战场里,如此加大投入,就需要考虑跟俄罗斯全面开战的可能性。

要么就是选择止损,去调停俄乌冲突。

虽然拜登政府是打着继续维持当前支援模式,能拖一天是一天的打算。

但俄乌战场的形势,并不允许这样继续拖下去。

2月8日,乌克兰解除扎卢日内的乌武装部队总司令职务。同日,现年58岁的瑟尔斯基被任命为乌克兰武装部队新总司令。

这样换帅,是基于乌克兰在战场上的不利形势,而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总得有个人出来背锅。

但这样换帅能解决问题吗?

显然并不行。

瑟尔斯基上任后,俄乌战场的焦点是围绕着顿涅斯克重镇阿夫杰耶夫卡的争夺,这被形容为又一场巴赫穆特战役。

2022年,俄乌双方在巴赫穆特进行长达224天的争夺,乌克兰不断进行添油战术,但事实证明这是乌克兰在这次俄乌冲突里的一大败笔,不但最后没有守住巴赫穆特,而且极大消耗了乌克兰宝贵的机动兵力。

乌克兰在失守巴赫穆特后,就再也没有发动像样的大规模反攻。

以至于去年初就一直说的春季大反攻,拖到夏季大反攻,最后变成冬季大反攻,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扎卢日内也是因为坚持不进行大反攻,而最终被撤职。

西方基于政治需要,特别是美国今年大选,拜登需要乌克兰大反攻来为选情加分。

但扎卢日内很清楚,当前乌克兰并没有进行大反攻的实力,如果强行进行大反攻,一旦打输了,那么乌克兰甚至可能出现溃败的局面,连当前的战线都维持不了。

比较讽刺的是,乌克兰新任总司令瑟尔斯基就是巴赫穆特战役的乌方指挥者,正是他在巴赫穆特战役里搞添油战术,结果把乌克兰宝贵的机动兵力给消耗一空。

而扎卢日内反对固守巴赫穆特,且主张不应把阿夫杰耶夫卡变成第二个巴赫穆特。

结果扎卢日内反倒是背锅下岗。

更讽刺的是,瑟尔斯基上任后仅过了9天时间,2月17日就宣布撤出阿夫杰耶夫卡。

瑟尔斯基还给自己找补称“乌军士兵有尊严地履行了军事职责,令俄军最精良部队和装备遭受重大损失,并称乌军正在采取措施稳定前线局势,无论如何都会夺回阿夫杰耶夫卡”

俄国防部表示,“成群结队的乌军士兵在乌军总司令瑟尔斯基下达命令之前溃败逃离。俄罗斯炮兵精确打击正在逃跑的乌军有生力量和装备。”

从结果来说,俄罗斯国防部的说法更可信一些,因为按照瑟尔斯基的说法,那乌军就没必要撤出阿夫杰耶夫卡。

战报可以骗人,但战线骗不了人。

负责阿夫杰耶夫卡防御作战的乌军指挥官也表示,根据收到的命令,乌军部队已从阿夫杰耶夫卡移防至指定阵地。在俄军以10比1的炮火优势进攻和不断轰炸下,撤军是乌军唯一正确的决定。

所以,当前俄乌战场上,乌军正处于比较不利的局面。

泽连斯基在2月25日还公开表示,自2022年2月以来,已有3.1万名乌克兰军人在这场战争中牺牲。

但这个数据有点太糊弄人,恐怕乌克兰国内都没有多少人会信。

要是乌克兰只阵亡3.1万人,就没必要总动员那么多轮,连未成年人和老人都被拉去战场上。

曾在特朗普执政时担任美国国防部长顾问的麦格雷戈在接受采访时说,乌军至少有30万至35万人丧生。

俄罗斯国防部1月公布数据显示,自冲突以来,乌克兰士兵伤亡人数已高达40万人。

俄罗斯公布的这个数据是伤亡人数,按照正常的伤亡比例估算,乌克兰阵亡人数起码也是十几万人。

要按照泽连斯基公布的3.1万阵亡数据,那乌克兰应该已经平推到莫斯科了。

所以我感觉俄罗斯公布的数据更符合当前俄乌战场形势。

可能泽连斯基只是说需要发抚恤金的阵亡士兵数量,那这个就更残酷了,士兵前线牺牲,连抚恤金都拿不到,这是会极大影响士气。

当前因为乌克兰处于比较不利局面,所以欧洲各国才需要正视一个问题,是加大投入,还是及时止损。

所以才有了马克龙扯下遮羞布的行为,说“不排除向乌克兰派遣西方军队的可能性”,实际上是逼迫欧洲各国表态。

此外,2月28日,英国媒体报道称,英国国防参谋长托尼·拉达金成为帮助乌克兰制定对俄作战计划的关键人物。

乌克兰军方的一名消息人士说,拉达金一直在帮助乌克兰制定作战计划,策划了击毁俄罗斯军舰并解除俄对黑海封锁的军事行动。

500

还有德国最近出现录音泄密事件。

3月1日晚,今日俄罗斯总编辑西蒙尼扬在网络上曝光一段录音,时长38分钟,内容是德国联邦国防军4名高级官员讨论如何向乌克兰交付“金牛座”巡航导弹、如何将其用于袭击克里米亚大桥以及难度。

这些德国军官还提及乌如何使用法、英援助的巡航导弹攻击克里米亚大桥等俄方目标,说西方军人正在乌克兰改装乌军战机,使其能够携带这类巡航导弹,包括“金牛座”。

德国国防部是已经承认“空军领域一段对话被窃听”,这等于承认了这段录音的真实性。

德国总理朔尔茨在3月2日在谈到录音事件时表示,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将尽快作出澄清。

其实大家可以发现,最近这些事情,都指向同一件事情,就是欧洲在深度参与俄乌冲突之中,这属于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只不过之前欧美和俄罗斯之间还有一层遮羞布挡着,各方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

现在各方等于是把这个遮羞布扯下来。

那么现在遮羞布没了,就意味着欧洲需要面临一个艰难选择,是加大投入,还是尽快止损。

如果从赌徒心理来说,止损是很难的事情,赌徒往往会选择加大投入来奢望有翻盘的机会。

但从现实角度来说,欧洲各国很清楚,如果加大投入,跟俄罗斯全面开战的风险会大增,这对欧洲各国来说,加大投入是无底洞,而且很可能是深渊,所以及时止损是一个现实需要。

从美国角度来说,还得分民主党和共和党。

从民主党角度来说,如果欧洲在俄乌冲突里选择止损,那么基本意味着拜登无法连任,因为这是拜登任内的重大挫折,所以民主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去逼迫欧洲,不让欧洲止损。

从共和党角度来说,俄乌冲突能给美国带来的最大的一波利润已经被共和党背后的军工资本、油气资本榨干。继续维持俄乌冲突,对军工和油气资本所带来的收益,边际效应会越来越强,也就是已经不划算了。再加上选战需要,共和党现在是反对继续维持俄乌冲突,会支持欧洲止损。

所以,欧洲是加大投入,还是选择止损,也得看美国两党之争的结果。

欧洲现在缺乏自主能力。

本文来源“大白话时事”公众号。

作者:星话大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