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机器人的未来要靠洗衣机了?

500

“双洗”能否“双赢”?

撰文黎炫岐

编辑/ 李觐麟

排版/ Annalee

当洗地机在“与辉同行”直播间卖空厂家所有现货,销售额近2500万。回看过去这两年,扫地机器人却似乎卖不动了。

无论是看各种调研数据中的整体销量,还是对比头部企业科沃斯的财报,一直以来都处于高速增长期的扫地奇迹人,从过去两年开始初现瓶颈期。尽管扫地机销量在去年有出现止跌的迹象,但从整体来看,扫地机器人赛道来到了转折点。

当然,行业的关键词仍然是“卷”:一方面,推出覆盖更多价格带的产品,另一方面,将目光转向海外市场。不过,在进入技术平台期后,扫地机器人似乎一度缺乏跨越式的创新之举。

而从去年开始,扫地机器人+洗衣机的“双洗”模式倒是成为了一条路径,先有被美的旗下的国际高端品牌COLMO率先推出,后有美的旗下的大众品牌小天鹅紧跟其后。

不过,这一组合方式能否实现“1+1>2”的效果,为行业带来新的增长空间呢?

“双洗”组合,能否带来“双喜”?

在去年中旬,高端AI科技家电品牌COLMO就宣布推出COLMO双洗站。据其官方介绍,“双洗站”将洗烘一体机和扫拖机器人进行创新融合,一款产品满足了用户衣物洗护、地面清洁等多重需求,在节省了居家空间的同时,也为家电行业带来了此前未有过的家电新形态、新物种。

不久后,小天鹅也推出了同类“双洗站”产品,命名为“双囍站”,同样声称“实现洗衣扫拖一部到位,为用户与行业带来了全屋清洁新体验。”且主要瞄准新婚新居市场。

事实上,这一组合模式主要瞄准两大痛点。其中之一是水路设计的问题,对于大多数用户家庭而言,如果分别购买洗衣机和扫拖机器人,不仅要分别对洗衣机和扫拖机器人进行专门的上下水设计,而且若扫拖机器人放于客厅,可能需要频繁加清水、倒污水、清洗水箱,费时费心费力。而双洗站则可以一步到位免改造——一根进水管,一根出水管和一根电源线就可以解决全部问题。

另一痛点则是空间布局的问题,当越来越多家电产品出现,如何节省空间便成为了难点,比如以往,传统洗衣机因为机器较厚安装后机身凸出,易产生磕碰;而扫地机器人亦或扫拖机器人则需要进行单独安装。

当然,厂商或许更看重的是二者结合后撬动的新市场。正如商业自媒体“昭喧”所写,这可以视为是扫地机/洗衣机在“功能”上的一次创新组合,将原本两个独立的市场通过交集的方式开拓出一个新的市场空间。由于洗衣机是一个数千亿级别的市场,所以这个“扫地机+洗衣机”所产生的交集市场对于扫地机行业而言,会是一个更加广阔的增量市场。

不过,这一创新之举,有无成效呢?

时隔半年有余,我们可以从销量中窥得一二。目前,在小天鹅官方旗舰店,官方售价9999元、折扣价7999元的双洗站一体机显示已有200人付款,但这一链接中也包含其他产品选项,所以双洗站的销量或少于200件。而在COLMO官方旗舰店,官方售价24373元,折扣价19498元的双洗站目前销售量仅为个位数,评论量则只有两条。

500

图片来源:小红书

再看看社交媒体上的讨论度,锌刻度在小红书搜索发现目前COLMO和小天鹅的双洗站都出现了大量的测评视频,官方宣传视频的点赞评论量也较高。但是,也不乏消费者表对此有所顾虑。其中最主要的担忧在于,如一位网友发表笔记称“这类产品最大的问题是扫地机器人的功能没有升级空间,之后的售后维修也是个不小的问题。”也有网友表示,“扫地机器人更迭速度快,一体机想要换不容易。”而在微博上,还有网友调侃这是“缝合怪”产品。

不过,美的扫地机在2023下半年的月度数据中呈现明显的“量价齐升”结果,或许又证明了新产品的确带来了一些良效。

扫地机器人卖不动了?

扫地机器人“卷”向洗衣机,这背后的动因与市场环境必然有联系。

事实上,2023年上半年,扫地机器人的瓶颈就初显端倪。彼时一度需求低迷,市场整体下滑:中怡康零售推总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扫地机器人市场规模为63.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0.6%(去年同期为增长9%)。另一家市场调研机构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扫地机器人销额同比下滑了3.66%至约47亿元;销量则下滑了5.39%至145万台;均价为3230元左右,和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

再来看更宏观的清洁家电市场数据: 据艾肯家电推测,2023年国内清洁电器市场全渠道零售规模为329亿元,同比增长约5%,销量规模为2440万台,同比下滑4%;另据奥维云网推总数据显示,2023年国内清洁电器零售额为344亿元,同比增长6.8%,零售量2534万台,同比下滑0.5%。

尽管与2022年缩量近15%相比,2023年销量降幅已经大幅收窄,但这仍然不是一个乐观的信号。一个不得不问的问题是,扫地机器人卖不动了吗?事实上,从行业头部企业的销售数据来看,近两年扫地机器人在国内市场的确有些受挫,但在海外市场却依然可谓“风生水起”。

在这期间,或许因为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的布局有所差异,同为扫地机器人赛道头部的科沃斯和石头科技在市值和财务表现上也呈现出了一定的差距:截至今年1月30日,科沃斯的市值停留在200亿元的位置上。而从财务表现来看,去年上半年,科沃斯销售收入同比仅增长0.2%。

石头科技的市值则已回升至超400亿元。而从业绩层面看,石头科技似乎也走出了2022年的低迷,2023年全年净利润预计增长最高达到85.89%。

业绩差异的背后,或许正与市场布局的策略有关。正如石头科技在其业绩预告中提及,业绩大增的原因之一是受益于海外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境外收入实现较快增长。

500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锌刻度则留意到,从2022年开始,石头科技就加大对海外市场的布局,在2022年年报中,主营业务海外营收占比已经超过国内,且毛利率不断提升。2023年,预计海外业务占比将继续增长。

此外,从业绩增长同样较快的新品牌追觅身上,也可看到海外市场的重要性:追觅目前东南亚、东北欧、西南欧等几个地区发展较为成熟,增长速度行业领先。2022年,东南亚营收增长超450%、北欧增长超700%、西欧增长超150%。2023年1-7月,追觅海外业务同比增长110%。今年双11,东南亚市场总销售额破亿,同比增长近10倍。

瓶颈初现,但仍被看好

科沃斯的董秘曾公开表示,扫地机器人是过去5年唯一不仅没有进入价格战,反而越卖越贵的品类。根据GfK中怡康数据,扫地机器人的均价从1300-1500元的范围,在2020年涨到了1830元,2022年继续上行至3210元,一些主流品牌都有均价四五千的款式。而自从2022年全能基站的扫地机成为主流,包括科沃斯、石头、云鲸在内的产品价格都至少翻了一番。

到了2023年,无论是科沃斯还是石头科技,都对部分机型做出了“以价换量”的妥协,出现了持续降价的趋势。这与技术的平台期不无关系,尽管产品在不断推陈出新,但事实上近几年进入技术平台期后,厂商围绕清洁电器的研发投入产出比正在快速下降,缺乏跨越式创新。而据开源证券,随着产品单价快速摊薄,未来单个扫地机器人的制造成本会从1900下降到1600-1700元——这为降价提供了空间。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据公开媒体报道,不少头部企业都曾表示过拒绝“价格战”。比如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云鲸表示,不会用打价格战的方式抢占市场,相信专注于产品和用户体验等,才是带动行业加速渗透、继续放量上涨的正确做法。追觅也持相似观点,并表示“不理性的价格战,一定会毁掉公司、行业与市场”。

这或许从另一面证明这仍然是一条被看好的赛道。毕竟,清洁电器主要由扫地机器人、洗地机、吸尘器三大品类构成,而现阶段扫地机器人可能仍然是这个市场中最大的细分品类。

500

图片来源:COLMO官方微博

那让我们再回到最初的问题,在如此瓶颈期,扫地机器人+洗衣机的新组合,能否为这条赛道带来一些新气象呢?或许不论接下来科沃斯、石头科技和追觅等品牌会不会迅速跟上脚步,纷纷推出“扫地+洗衣”一体机产品,但至少没有一个头部品牌会按兵不动。

据自媒体“昭暄”,洗衣机项目已经出现在石头科技2023H1财报的研发项目目录中,项目预计投资规模为4亿元,当期披露的资金投入进度略微超过10%。

而追觅科技中国区总经理王辉则公开表示,仿生机械臂是能够引领行业发展的重要革新技术,未来追觅也会延续创新探索,让“机械臂”成真,帮助更多用户解决清洁上的难题。

2024年,扫地机器人背后的厂商们能否一扫阴霾,涉足新天地?或许值得拭目以待。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