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般杀敌八百,自损两万

500

文 | 十三姐夫

大家好,我是十三姐夫。

不知道你们这个年过得怎么样,反正我是觉得难度系数蛮高的。

孩子他妈有个朋友,春节前硬拉着她去剪头发。别看我老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挺有主见的,实际上很多事都拿不定主意,纠结来纠结去,最后不得不找人帮她做决定,而我,就是这样一个 比较好用的替罪羊 可以帮她做决策的人。

于是在决定去见Tony老师之前,她对我说:“我给你四个选项,你帮我选一个。A.简单剪一下。B.简单修一修。C.简单微调下。D.搞一个放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优雅又不失个性的造型。”

我说:选D。

她问为什么,我说:三短一长选一长。

她问还有其他理由吗,我说:挑贵的准没错。

她说:嗯,老公这种生物先别急着扔,多养一养还真能开窍。

500

气氛都烘托到这儿了,她只能去搞一个放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优雅又不失个性的造型。

结果,Tony老师二话不说,给来了个他拿手的、号称“不烫后悔一辈子,烫了后悔一阵子”的法式羊毛卷。

孩子他妈一回家,我迷离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我戴上了眼镜,又看了她一眼。此刻我词汇量不够,暂且保持沉默不语。

众所周知,中年夫妻一年到头加起来也看不了对方几眼,这珍贵的两眼在2024第一季度就用完了,后面的额度不多了,她这个造型对我来说是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我怕是预支明年的额度也看不够。

500

也许正因为这珍贵的两眼,我觉得必须要特别谨慎应对。我有限的前额叶语言区正在紧锣密鼓地搜索合适的成语来赞美她。

看我憋了半天还没憋出来,她先给我引导了一下:你看我像不像迪士尼在逃公主?

我词汇量还是不够,暂时还是沉默不语。

她急了:你倒是说话呀!

我突然灵光乍现,一拍脑门:我刚在想你这个样子像谁,想不起来那个名字了......哦哦哦,我总算想起来了,Fiona!

她问:Fiona是谁,是哪个明星吗?

我说:对,怪物史瑞克的老婆Fiona!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我说的是这个:

500

朋友们不是我吹,我这个人别的不咋样,想象力还是挺厉害的,而且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一直是个谜,几乎每一个形容词或副词以及比喻或拟人的修辞手法都精准地踩在我老婆的新华字典之外。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像Fiona的点在哪,也许是性别,或者是身材,又或者是这清澈的眼神。

我这叫杀敌八百,自损两万。她是Fiona,我不就是史瑞克了么。

我们当时好像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一刻我们的处境多少有点绿油油的......

可是,问题的关键还不是这个。

要知道,那个Fiona结婚前根本不长这样!

500

是什么让Fiona变成了婚后这模样,这个话题绝对不能让孩子他妈来讨论,她肯定不会说是因为爱情。

她也许会这么说:

Fiona要买菜烧饭还要刷锅,清理油烟机打扫卫生间还要整理衣柜。你会问为什么不清洁马桶呢,那是因为他老公史瑞克还在上面坐着。

有了娃之后Fiona还要早教和兴趣启蒙,接送补习班,学习英语和钢琴,加入家委会聊各种升学计划,一年老三岁,三年就比老公心态成熟一代人。

所以为什么Fiona婚前婚后差距这么大,而史瑞克几乎没变甚至更嫩绿了?因为啊......你猜婚姻给女人带来了什么......

500

但是也不能说婚姻没给男人带来任何改变,比如我吧,杀敌八百自损两万正是我学会的生存技能之一。

由于男人会选择性失聪,老婆跟我说的重要的话我可能听不到,她可能就会很生气。以前是这样,但现在我感觉事情有了变化。

有一次,我又没听到她的某些重要指示,当她正准备发飙冲我吼一顿的时候,我大声地说:“我正在无死角清理厨房,先别跟我说话!”

我觉得这话说的,就像霸道总裁他妈说“给你两个亿离开我儿子”一样动听。

500

前几天她在外面,给我发微信我没看到,给我打电话我也没听到,等我发现时感觉为时已晚。她气急败坏地冲回家,车刚开到楼下,我眼明手快,给她发了条语音:“我正在大扫除,忙着呢,什么事,快说。”

那冷漠、理智、简洁又略带不屑的语气,想必当场征服了她,抹平了她的情绪,重新树立了“做家务的男人最帅”的形象。

后来我发现,我只要在犯了错误、出了纰漏、惹到了老婆、预感到马上就要面对她的爆发之前,突然变得爱劳动,就能大事化小。

500

并且我还顺便掌握了一些迂回战术。

比如每当感觉到情况不妙,我就赶紧去抢儿子的数学题,和他开始切磋,讨论,争吵,最后总有一个拍桌子,于是孩子他妈就要来调解。

敌我矛盾转变成了人民内部矛盾,并且我们还得站到统一战线上。

这种“气完她之后为了避免挨骂而宁愿刷题转移矛盾”的战术,成功解救了我很多次。

对自己够狠的人,每次杀敌之后都不用担心被打击报复的,因为我自己先报复自己了。

要不怎么说,婚姻不光磨平我们的棱角,还能练就一身内功,内在折磨自己的功夫。

500

前几天我们一家出国旅行了,众所周知女人旅行追求的是新鲜和浪漫(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那天我们住在一个窗外就是海景的好地方,晚上映着恍惚的灯火,海港的边上显得分外迷人,孩子他妈要求我们爷俩陪她去逛码头(其实是想拍照),我们爷俩眼神一碰,感觉都不想动,然后我说:“这么黑,别去了。”

话一说出口,我感觉事情开始变复杂,仿佛看到了她内心的风起云涌,估计正在默念:“当年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让你去欣赏个月色你说太黑了。”

正当她的情绪开始崩盘之际,我灵机一动,说:“我还要给拉杆箱换轮子,实在没空出去。”

于是,在那个月色正好的夜晚,我带娃在酒店拆拉杆箱轮子。

500

孩子他妈出门旅行,带的都是漂亮的衣服和好吃的零食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但我们爷俩不一样,出国旅行随身也带着备用轮,螺丝刀,还分十字的一字的和内六角的,大小螺丝若干,防静电手套两副......没有把电烙铁带上属实是一大遗憾。

500

面对这个场面,孩子他妈就算有一肚子不满,也没啥发泄的理由,毕竟像我这样一个务实又顾家的男人,心里没有风花雪月,只有当务之急,居家旅行必备,多实用啊!

虽然拉杆箱轮子也没坏,但我防患于未然的精神体现了较高的责任感。尤其是在这美好的夜晚放弃月色下的浪漫,为全家人第二天更放心的出行而埋头苦干,难道不感人吗。

500

这是一种别样的智慧,有的人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学会,而我才四十来岁就已经深谙其道,运用起来游刃有余,怪不得算命的说我不会离婚。

估计那些长久而平静的婚姻无非就是自损够多,让对方不好意思再计较了。

正如北蔡王祖贤十三姐所言:婚姻的尺度要看两人能成长到什么境界,婚姻的宽度要看两人能支撑到什么程度,而婚姻的长度就得看两人能自损到什么水平了。

夫妻做久了有点像一场旷日持久的缠斗,互相要找点麻烦给对方,然后又不想对方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彼此找完麻烦之后,就直接给自己找点麻烦,消除对方的怨气,给大家都找个台阶下。

结婚真的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