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韩国搞选举为什么要跳广场舞?

500

—  吃瓜星球 • 第085期  —

策划/文字-佳蓁

设计-凉白开

排版-养乐多

朝鲜族能歌善舞,不仅仅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真的就是特别能歌善舞。在韩国,就算是严肃的政治活动中,韩国人也喜欢唱,跳,rap。跟周围几个邻国的政治活动比起来,算是十分活泼的。

 

韩国政客们在这些歌舞活动上相当花心思,针对不同选民群体,既搞出过广场舞风的中老年金曲,也有和当红韩团的联名热舞。本文就来介绍一下韩国在选举中的歌舞活动。

 

韩国的选举包含总统大选、国会选举、地方首长及议会选举、还有再补阙选举。每一个选举的筹备过程其实还考验整个竞选团队的艺能,因为他们唱歌跳舞样样来,有时候选人也会一起跳,或是跟着团队在路边造势。

 

500

                                             

1995年,在经过35年的中央任命制后,市长任命终于改为选举制,因此这次选举又称为第一届全国同时地方选举。

 

韩国《公职选举法》也一并修法,开放让选举团队在大街上使用扩音器。既然开放使用扩音器,许多候选人就选择打造自己专属的宣传车,并在车上加装音响麦克风,不但可以喊口号,还可以播放音乐,以此赢得注意。

 

500

然而播什么样的音乐是一门学问。在全民热爱音乐的韩国,如何利用音乐吸引选民注意又不被苛责,是一件值得钻研的事情。

 

但制作选举歌曲的费用很高,只有财产丰厚的候选人才能定制选举歌曲。再加上当时的韩国对版权概念还不够完善,于是很多候选人把目光瞄准了演艺圈。

 

1970年代,韩国音乐以演歌(Trot)为主流音乐。之后1990开始加入新的歌唱元素,例如当时美国的摇滚、R&B、hip-hop等曲风。1994年金惠妍的一首《首尔大田大邱釜山》更是红遍全国。

 

于是,1995年的候选人就选择改写歌词,搭配副歌旋律,唱起了“编号X号,OOO”。这样粗暴洗脑的口号,现在依然常常听到。

 

另外,1982年一首很受欢迎的Trot歌曲《独岛是韩国的》,副歌有一段“夏威夷是美国的,对马岛是朝鲜的,独岛是韩国的领土”,也被许多候选人拿来改编成自己的名字,再由宣传车播放出去。

 

这些对部分歌词进行修改只是个开始,第二年的国会选举中,政客们开始直接改编歌曲。

 

当时创立新政治国民会议党的金大中选择直接把当红歌曲《不要像你一样活着》改编成自己所属党的宣传歌《我们懂你们的心》,还在歌中讽刺对手政党的政治献金不知去向,达到自我宣传与抹黑对手的双重效果。令人想起刘三姐的山歌battle。

 

对手新韩国党却并未落下风。他们改编了组合徐太志和孩子们的最热门歌曲《我知道》应战,并获胜。

 

徐太志和孩子们是90年韩国最具代表的团体之一。在他们出道之前的大众音乐还是以情歌或者节奏轻快的歌曲为主流,徐太志和孩子们的登场让韩国流行歌转向舞曲之路,新韩国党选择的这首《我知道》更是他们的代表作,相较金大中的宣传歌《我们懂你们的心》也更活泼有朝气。选举最后,新韩国党成了最大赢家,同时也开启了新的选战风格。

 

学到了教训后,1997年的总统大选,金大中花了500万韩元买下嘻哈饶舌乐团DJ DOC的舞曲《和DOC一起跳舞吧》的版权,在电视广告中跳起了观光巴士舞蹈。

500

500

 

或许是洗脑歌舞的功劳,金大中在这次的选举拔得头筹。

500

500

网上没有金大中跳舞的画面,

这是原唱跳的重点舞步,跳得差不多△

 

然而,盗版的问题在尚不那么发达的韩国里同样存在。大部分的候选人都是擅自把流行歌曲制作成选举歌曲,歌手和作曲家对此还是比较不满的。随着后来音乐著作权的概念兴起,相关法律的加强,选举歌曲终于摆脱山寨走向正规,逐渐成为一种产业。

 

在新的规则里,除了规定制作选举歌曲首先要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外,制作选举歌曲的费用还会根据原作者的名声或歌曲的知名度调涨或降价。韩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还对选举歌曲制作规定了以下金额。

 

500

不过钱是规定出来了,还要看歌手愿不愿意卖。当年最红的歌曲《改变》,原曲具有希望政界能够大换血的煽动性,许多议员或政治新人都希望能买下版权,但歌手拒绝出售给任何一方。

 

到此为止,你可能会以为,韩国的选举歌没什么特别,也不过就是“北京欢迎你”的程度。但是韩国人对歌舞的热爱没那么拘谨。

 

1996年起,韩国第一个偶像团体诞生,造势活动也随着演艺圈发展而发生了一些改变。舞曲也被融合到了选举之中,许多政治家与当红团体合作,性感高官在线热舞。

 

2018年的地方选举与补选,新成立的正确未来党同样也是选择1997年H.O.T的《幸福》

 

500

500

 

和年度最新曲MOMOLAND 的《Boom Boom》。

500

500

 

 随着K-pop强盛,候选人开始走新策略:靠着选偶像团体的歌曲拉年轻人的选票。虽然有些艺人依然不愿意让自己的歌变成选举歌,像是之前很红的PSY《江南Style》就不愿意卖出版权,但对候选人来说选择还是很多。

 

例如2012年地方选举,光州东区的李秉勋候选人则是让竞选团队在路边跳舞。

500

500

 

同一年朴槿惠候选人改写了女团4minute的《hot issue》,唱出“选号1号的朴槿惠是hot issue”。虽然没有舞蹈,但也是顺利当选。

当然,在所有人都追随一个潮水方向的情况下,逆潮流而行反而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2002年卢武铉参加总统大选,不同于其他人选择当红的舞曲,他拿起吉他自弹自唱起老歌《长青树》。令人感动,最终赢得选举。

 

500

500

 

当然卢武铉这股清流并没能影响自己的亲密战友。2017年,文在寅弄了12首选举歌,一共支付了4千310万韩元。歌曲从1992年DJ DOC的《run to you》

 500

1998年高耀太的《纯情》

500

2011年INFINITE的《成为我的人》

500

到2016年洪真英的《竖起拇指》

500

(我也想问图为什么这么小)

 

除了每首歌曲都会出现的“编号1号文在寅”之外,歌曲还边成文在寅的政见、期许、拉票口号,再搭上舞蹈动作,给人活泼的印象。

虽然有人批评文在寅用力过猛,但猛药之下确实有疗效,许多年轻人表示认可:“旋律很熟悉,听了想跟着唱。”成功拉了一波好感。

 

当然说到底,竞选歌仍然是韩国政治活动中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文在寅的对手洪准杓则制作了8首选举歌,一共花费了1亿7千万元,还选用了传唱度极高的《可爱颂》,还是没能挽救败局。

------------吃瓜群众的分割线------------

欢迎关注吃瓜星球

与我们一同吃瓜、共同成长

站务

  • 留言征集|你的鼠标垫你做主

    生活给予的味道,都能在观察里找到各位大观人好在过去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世界的某个角落一直有人在为你观察天下与细小生活将继续,而在这个角落,应该有你,才得完整。 观察者网此刻开始“超大号鼠标垫“文案征集你任何想说的,哪怕就是一个字,已经足够说明一个故事似乎就可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捷径马上就能触碰“人间百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