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卢克文与储殷就“上海大龄剩女”择偶观的议论,老胡想说两句

看到卢克文与储殷分别就“上海大龄剩女”的择偶观发议论,这两人我都认识。

卢克文嘲笑了“年薪20万上海剩女”的择偶目标:年薪30万的上海籍硕士。他表示那样的男子根本不在乎年薪20万和本科这些标签,他们只在乎女方的“颜值,身高,性格”。储殷则反过来说,婚姻是婚姻,找老婆不是“去KTV找小姐”,女生的学识、价值观、家庭背景都会被成熟男子重视。

要我看,卢克文的观点代表了大多数年轻人对婚姻的第一层向往:郎才女貌,有成就的男人应当配一个漂亮的妻子,反之亦然,这是中国历朝历代男权社会对美满婚姻最表层的理想主义定义。男人谈论女人,尤其是谈一个陌生女人,首先说到的肯定是她长得漂亮不漂亮,卢克文比储殷年轻,更单纯,所以推崇先看脸盘,然后看身段的“饥渴男”择偶观。

储殷比卢克文大5岁,在如今的“早熟”时代,观念上几乎可以算大一辈了。他已经是典型的“油腻男”,因此他的观点进入了中国人婚恋观的第二层,那是同样有着强大传统文化支撑的一层,它就是“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被很多过了一阵子的小夫妻认为“老人们说的有道理”,因为婚姻不光是两个年轻人的事,还经常会把两个家庭搅到一起。小夫妻过着过着,就会发现普通价值观、金钱观、生活情趣和习惯如果差太多,很难磨合,因此是挺重要的一件事。过日子发生摩擦,以致于小家庭最后分崩离析,上述这些事情上的合不来往往都是主因。

储殷强调“找老婆不是挑小姐”,说明这个家伙在婚恋观上用老一辈的话说,确实比卢克文“更成熟”,只是他的成熟是不能穿越时间,让很多年轻人相信并且接受的。生活的很多经验不是听来的,而需要个人重走一遍,在跌跌撞撞中重新领悟。

不过老胡要说,储殷的说法也是理想主义的。现实是,生活中虽然有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种种支配性观念,但促成一门门实际婚姻的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就是命运。命运让你碰到谁,在关键阶段里喜欢上谁,愿意接受谁,足以对抗种种传统和世俗的婚恋观,塑造一个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家庭。

人海茫茫,适合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男生女生成千上万,但你很可能碰不到他们,碰到了也是擦肩而过,没有机会驻足和相互凝视。一个人在婚姻适龄期能够接触到的异性非常少,通过别人介绍能够扩大的接触面也很有限,所以很多婚姻都是在同学、同事之间,以及在家长及亲朋好友帮着稍加扩大的交际圈里实现的。

老胡相信,接受命运的安排,在身边的人中发现自己喜欢的男生和女生,大胆一些走向婚姻,遇到不和谐的事情尽量以达观的的态度加以化解,这比执着于郎才女貌或门当户对,不停寻觅要重要得多。老胡这辈子见过不少与郎才女貌和门当户对都不搭界的幸福家庭,原因都是夫妻里至少有一个人的生活态度非常达观。盯准了就是要找一个漂亮的、收入高的、家庭背景差不多的,很多人耽误了自己的青春,而且会慢慢变得有点“怪”,或者不合群。

所以啊,我要说,卢克文的观点从男性的角度说很纯洁,已经开始“懂事”了的储殷则有点“装老成”。老胡的个人建议是,年轻人不要全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大家应该在婚恋观上更加开放,在千姿百态的人生中找到自己的爱,建立自己的家。

500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