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甲骨文裁员900人!”“中关村最大的养老院倒了”

上个星期,甲骨文公司在中国区裁员,900个人没了饭碗。

中关村的甲骨文大厦楼下,围着一群拉横幅抗议的人。横幅上面写着:“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养家!”。

500

但是,裁员的事情传出来之后,很多人表示不同情这些人,因为甲骨文的待遇非常高,裁员之后的补偿标准都是N+6,拿了补偿几个月都可以不用工作了。

他们觉得甲骨文的员工是安于享受外企的高薪资、高福利、低压力的工作,最终才活成了那只被温水里煮的青蛙。

有一位程序员调侃说:“中关村最大的养老院倒了”

其实,这个锅还真甩不到员工头上,他们被裁掉,源自甲骨文整个公司在中国的失败。

甲骨文的创始人叫拉里·埃里森,当初也是辍学创业的人。

500

1978年,埃里森的甲骨文刚成立第一年,就靠着先进的理念击败IBM,拿下了中央情报局的订单。

这就好像刚开小卖部的老板,第一笔生意就打垮了沃尔玛一样。

短短8年,甲骨文的销售额每年都要翻番。

1986年,靠着5500万美元的年收入,甲骨文风头直逼微软和IBM。成了名副其实的“软件业之狼”。

埃里森从一个失业大叔一跃成为科技界的新贵。凡是他看上的项目,就没有买不到的,谁来都拦不住。

2003年,甲骨文看上了仁科软件的技术,硬刚美国司法部,强行收购了仁科。随后,BEA、太阳微系统公司等尖端公司,都被甲骨文重金砸倒,收入囊中。

据说,钢铁侠在现实中的原型有两个,一个是马斯克,另一个就是埃里森。

500

到了1989年,压在甲骨文头上的只有IBM和微软了。

埃里森放出话来说:“就算是罗马帝国,也有覆灭的时候,凭什么微软和IBM能幸免?”

他想要在中国击败微软成为第一。

1

埃里森这句话完全不是吹牛,甲骨文刚进中国的时候的确是风光无限。

也不只是甲骨文,在90年代,在中国的外企不论大小都是横着走,他们的招聘要求都奇高无比。

当时大家把他们的招聘条件戏称为:“三清团”、“三京团”

也就是员工本科、硕士、博士,都要是北大清华毕业的,否则就拉倒。

那个时候全国考上大学的人都不多,考上清华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本硕博全是清华的,说是万里挑一绝不夸张。

然而,哪怕是这么苛刻的要求,大家还是打破头要去外企面试找虐,毕竟,当时的外企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打倒一大片本土同行。

500

京东方起步的时候,被三星、夏普和台湾的面板厂商一起挤兑。

从2001年到2015年,京东方一连亏钱亏了十几年,股票一直在停盘的边缘。

赚不到钱的股民,怒骂京东方是卑鄙的烧钱机器,生产线是落后的产能。媒体也说京东方是中国高科技发展的悲剧。

500

求伯君呕心沥血打造的WPS系统,一度占据全国80%的市场。

结果微软在1994年进军中国,就靠着windows系统的优势,轻轻松松抢走了WPS的市场。

以至于到今天还有很多人以为,这个WPS是后来抄袭微软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WPS都翻不过身。

500

北斗最开始研发的时候,天天都有人骂北斗是垃圾,永远都不可能代替GPS。

当时的IT界,也是中国最依赖外国的产业。

来到中国的甲骨文的行事作风极为霸道。

中国公司要想用甲骨文的服务,要先交一大笔服务费,然后每年不管有没有服务,客户都得交第一笔钱的22%的维护费用。

就这么个不讲道理的收费方式,甲骨文还会看心情给你涨。各种项目加起来,经常有每年维护费比当初买的钱还多的情况。

500

跟甲骨文打过交道的公司都说:

“别的地方,顾客是上帝,在甲骨文这,我当孙子,他们还嫌我不够乖。”

甲骨文的中国区很少有中国高管,难得有几个华人领导,也是从港澳台来的,在甲骨文看来,这已经是自己努力“中国化”的成果了。

但就是这样,甲骨文还是在中国风头无两。

不仅市场份额占了50%以上,更是靠着中国企业每年的保护费,销售收入稳居亚太第一。

500

除了IT界,手机、电脑、面板、彩电、冰箱,在很多行业里,外企都稳稳压中国企业一头。

在那个时候,很多人读书的愿望,就是长大以后能进一家外企工作,因为工资一般是同类型国内企业的2-3倍。

有不少中国企业的老板,也只想在外国企业手下赚一点快钱,喝一点残羹冷炙就行,因为他们觉得要打过外国公司可能要几十年后了。

还会有一些人跳出来说,中国企业之所以不如外国企业,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没有创造力,没有探索精神,等等等等一大堆理由。

打个比方来说,这就好比中国的企业当时普遍是牛车,而外国的是法拉利。

看到牛车跑得不如法拉利快的一些人就总结说:

“这个牛车不如法拉利跑得快,是因为骑着牛车的人不行。”

500

500

但是好在中国还有一批人,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甲骨文从没想到,自己后来最大的敌人会是自己的客户。

这个客户叫阿里巴巴。


2

2010年,阿里金融的总裁胡晓明,和马云在西湖边上散步的时候,用几乎恳求的语气对马云说:

“马总,您能不能放我一马?”

面对胡晓明的恳求,马云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不做云计算,我们阿里就可能死。

胡晓明说的放他一马,是因为当时阿里金融用的是阿里云。

但是那个时候的阿里云故障不断,故障夸张到用200天,就要半夜起来维护300多次!

胡晓明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不想用阿里云了。

负责阿里云的甚至都不是程序员,是个学心理学的。

这个人叫王坚

500

马云之所以如此坚定地要做阿里云,得从2006年说起。

在2006年左右,淘宝在中国飞速发展,上淘宝买东西的人迅速飙到上千万乃至上亿人。

这么多用户的数据放在哪里?怎么处理?都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的公司解决不了问题,外国公司也从来没有应对过如此庞大的数据。

“我们把全中国最知名的顶尖的DBA(数据库管理员)请到公司,一个晚上连一张报表都做不出来!”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包括IBM、微软,能够为我们提供一整套的技术服务。”

在此之前,中国乃至全世界许多企业的数据库,用的都是甲骨文的,阿里也不例外。但是甲骨文也搞不定这么多的数据。

500

马云意识到,阿里如果不自己做数据库,以后的发展要大大受限。

2007年,马云找到了当时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当副院长的王坚,一番交谈之下,马云觉得这个王坚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两年之后,王坚被马云挖到阿里,当首席架构师

王坚带头做的这套云计算系统叫“飞天”。

马云打算每年投10个亿,连续做10年。

500

然而,这套系统刚搞出来时,实在太难用了,别说卖出去赚钱了,公司自己人用都叫苦不迭。

而且,王坚刚到阿里就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所有人都不服他。

全公司除了马云,没有一个人相信王坚。

很多员工在内部论坛里发帖子骂他,拿了这么多资源一事无成还升CTO?闹呢?

500

部门考核连年都是垫底,怎么还不解散?

500

有一年开总裁会议,有一个人当面对马云说:“马总,你不要听王坚瞎扯,他就是个骗子!”

500

王坚团队里的成员也扛不住,最多的时候,80%的工程师都离职了。

互联网公司的其他大佬也不看好云计算,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说这个事可能要到阿凡达时代才有可能,现在太早了。

500

500

四面楚歌。

后来上《朗读者》节目的时候,说到最艰难的时候,王坚很平淡地说:

“其实我是一个,比较容易假装听不到的人就是。假装听不到以后,你就真听不到了。”

500

500

500

500

但实际上,在2012年阿里云的事业部年会上,王坚这个个子有点瘦弱,平时几乎不怎么在意外界看法的男人,当场崩溃了。

他知道大男人哭鼻子让人笑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流。

他攥着话筒哽咽地说:“我这几年挨得骂,甚至比我这一辈子挨得骂还要多。”

没有人知道,一个男人是受了多少的委屈,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掉眼泪。

500


也没有人知道,在大学的时候,王坚除了自己的工业心理学,还旁听计算机课程。

他旁听了一个学期之后,就超过了自己的讲师。

他的硕士论文叫《人机交互和多通道用户界面》,是全中国第一篇讨论人机交互的专业论文。

王坚毕业后就留校当了教授,一年后就升博士生导师,又过一年升系主任。

他是一个天才。

500

在年会上哭完之后,他咬着牙蹦出了话的后半句:

“但是我不后悔。”

不做惊世骇俗之事,何以成惊天动地之人?

3

2013年,成功修炼出山的阿里云拿到了中国电子学会的科技进步特等奖。

500

随后,曾经为甲骨文花了1100万美元的阿里健康,坚决要把所有数据服务迁入阿里云。

高达3720万元的天价“和解费”,也无法阻止阿里放弃甲骨文,因为阿里自己的云服务站起来了。

甲骨文不仅丢掉了自己在亚洲最大的一个客户,这个客户还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2014年,阿里云击败了IBM等传统厂商,拿下国内最大IT服务商东软集团。

这几年的双11抢购活动,年年流量创新高,但是淘宝也没有被巨大的流量搞崩溃。

现在,咱们平时买火车票用的12306,用的也是阿里云的服务。

哪怕是在春运期间,面对全世界最大的人类迁徙活动产生的流量,12306网站也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动不动就瘫痪。

靠电商起家的阿里巴巴,做到了多少正经IT公司都做不到的事。

500

而当初狂得不可一世的甲骨文却节节败退。

在2008年,埃里森公开向全球科技界喊话:

“我完全搞不懂那帮家伙在说些什么,简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计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这种愚蠢的概念吧”。

结果,因为对云计算缺乏布局,2018年,甲骨文的市场份额已经跌出市场前五大了。

500

埃里森和甲骨文的许多高层把自己在市场的失败,推卸给“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太强”。

500

他甚至还毫无顾忌地在媒体采访中,拿着老一套“抵抗共产主义”、“剽窃技术”的说辞,表达自己对中国的敌意:

500

500

他始终不肯承认的是,甲骨文就是在硬实力上输了。

以前,很多人在网上问,去甲骨文这家公司应聘咋样啊?。

许多甲骨文员工就会向新来的人推荐:“这里适合长期发展,养老很不错”。

直到去年5月28日,甲骨文的员工还给人家科普:“虽然是夕阳产业,但还能再混几年,毕竟市场份额摆着呢!”

500

大家都说:“在甲骨文,上午轻松安排下工作,午饭出来转悠,还有美女跟你搭讪”。

与此同时,甲骨文的主阵地——商用数据库,被开源数据库不断追赶,从2011年到现在,差距越来越小。

500


在甲骨文中国区干过的高官,陆陆续续有20位中高层干部在这两年相继离职。他们不少人离职的时候都公开指责甲骨文:“离客户市场太远,远到脱节了”。

自2010年前后,中国区的技术部门也不断萎缩,研发岗位几乎都被搬去了印度、美国。

2018年,甲骨文全球云服务仅增长1%,排在10名之外,被列为了“Others”。

最终,危机演变成了现在的裁员。也不知道说“再混几年”和“搭讪”的这两位,有没有在名单上。

得知甲骨文裁员之后,阿里云的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还刻意提了一下甲骨文。

“阿里云提供一键数据库迁移服务,如果现在想迁移过来(特别是甲骨文的用户),我们的团队始终做好了准备。”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500

4

像甲骨文一样败走中国的外国公司还有很多。

而且这些外企失败的原因也出奇得类似——他们的战略适应不了中国的环境。

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以前是谷歌中国的最早的一批员工。

他从谷歌中国离职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为了把搜索结果中汉字的颜色和大小改一下,专程飞去谷歌总部申请决定权。

他实在受不了,为了这么点破事就要飞美国一趟。

500

黄峥的离职原因是外企在中国的一个缩影。

曾有一个外企的员工在网上吐槽说,因为和美国有12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每次要开会的时候,中国区这边的人总是要凌晨起床,因为必须要等那边的人才能开会。

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暗搓搓地想着:

“等到哪一天我们自己的公司起来了,分公司开到美国了,老子也要你们凌晨起来开会!”

中国这种从来就不喜欢服输的人有很多。

刚进入中国时外企能疯狂攻城略地,只是因为那时中国公司都是刚刚起步,相比之下,外企在技术上有巨大的优势。

但是这些优势不是永久的。

很多外国企业都有一个毛病,他们不让中国这边的分公司拥有决定权。大多数时候,外企在中国的负责人只是一个提线木偶,做不了主。

可想而知,这样的工作效率极其低下。

商场如战场,靠请示打仗,哪道菜都甭想赶上。

500

一边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另一边是勤奋的中国人咬着牙的拼命追赶。

一旦技术差距被缩小,外企又跟不上中国企业的脚步,他们就会迅速失去优势,高利润带来的高工资也无法维持,焉有不败之理。

亚马逊杀入中国没多久,就收购了当时中国的第二大电商——卓越网。

在那个时候,亚马逊是很高大上的购物网站,秒杀国内同行。

500

然而,就在今年前段时间,亚马逊宣布7月18日开始不再运营中国国内市场,只保留云计算、Kindle与跨境贸易业务,等于是退出了中国。

在中国呆了15年的亚马逊市场份额已经降到了0.6%,还不如天猫上一个大一点的卖家。

500

很多人可能都忘了,自己上一次在亚马逊买东西都是什么时候了。

而且大家不去亚马逊买东西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亚马逊不好用,哪儿哪儿都不好用。

2019年4月29日,亚马逊搞了个中国清仓大促销,很多东西都打了4折,算是离开前最后卖点货。

讽刺的是,就这最后一次的促销,中国网友们一起上了下多年没上的亚马逊,就把亚马逊搞崩溃了。

还是PC端、手机端和微信小程序全盘崩溃。

500

雅虎在中国7年,最后被阿里巴巴收购。

500

还有Ebay、UBer、MSN、东芝,等等等等。

仅仅在20年前,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会觉得,外国的公司比中国的竞争力强,中国公司打过他们可能要花上几十年的功夫。

很多人提到中国的企业,中国的公司,只会想到廉价劳动力、血汗工厂。

但其实,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在要求越来越苛刻的中国消费者这里,懒散的公司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从这个市场里活下来的公司全是怪物。

哪怕他们一时输给外国企业,但他们总有站起来反击的一天。

他们永远也不会服输。

甲骨文不是败走的第一个,也远远不是最后一个。

事实已经证明,牛车不如法拉利,不是因为骑着牛车的人不行。

把牛车换上最好的发动机、车身、轮胎,牛车可以跑得跟法拉利一样快,甚至比法拉利更快。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