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球牛仔裤大牌Levi's代工的年兴,为何走到关厂结局?

500

为全球牛仔裤大牌Levi's代工的年兴,日前突然宣布关闭苗栗后龙厂,恐怕有五、六百工人被遣散;此讯息一经公布,震惊了台湾纺织业界。

“年景顺畅财源广,兴隆致富利泽长。”牛仔布大厂年兴,成立于1986年,除了起家的后龙厂,在墨西哥、莱索托、越南也有设厂。巅峰时期的年兴,曾是全球最大的一贯化OEM代工第一大厂,牛仔布生产排名第六,如今为何沦落到关厂结局?

500

500牛仔布大厂年兴为何走到关厂结局?

500年兴苗栗后龙厂

很多时间,年兴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是台湾股市里的纺织股“优等生”,日前宣布关闭的年兴苗栗后龙厂的厂区大门一幅“嵌字联”——“年景顺畅财源广,兴隆致富利泽长”,也许映照了年兴过往的辉煌史。时过境迁,年兴1986年起家的后龙厂也走到关厂地步,令人唏嘘不已!

据台媒《经济日报》等媒体报道,全球牛仔布及牛仔裤代工大厂年兴纺织,于今年11月底突然宣布,关闭苗栗后龙厂,可能有五、六百工人被遣散;此讯息公布后,震惊了台湾纺织业界。

1986年,创办人陈荣秋在苗栗成立年兴纺织,苗栗后龙厂就是年兴在台湾的第一家工厂,也是起家厂。1991年,年兴到海外扩展,在莱索托成立第一家海外工厂C&Y制衣,有2600个员工。1992年,年兴股票在台湾证交所挂牌上市。此后,年兴相继在墨西哥、莱索托、越南设厂,曾是全球最大的一贯化OEM代工第一大厂,牛仔布生产量全球排名第六。

昔日,作为全球牛仔布及牛仔裤代工大厂的年兴,其客户除了美国牛仔裤领军品牌Levi's、Lee之外,欧洲的H&M也是年兴主要客户;此外,年兴还为电商Kohl's及品牌Old Navy代工生产。

500年兴代工的牛仔裤

五年内三度亏损的年兴,业内将其亏损视为关掉苗栗后龙厂的主因。年兴在11月底公布的重大讯息中称,手上订单消化完毕后,就关闭苗栗后龙厂;但外界也好奇,年兴为何在此时此刻非要关闭工厂?如此快速“止血”,会不会是年兴业绩回不去昔日辉煌的第一张倒下骨牌?

从年兴的财报发现,今年前三个季度共亏损将近新台币3亿元,另据年兴11月21日的重大讯息公告,后龙厂在年兴营收占比约18.8%,今年前10个月就亏了新台币2.2亿元。换算下来,一个营收占比不足两成的苗栗后龙厂,占到年兴今年前三季亏损的六成以上。

年兴是台湾纺织业的“老字号”,在全球牛仔布及牛仔裤代工上也占有相当地位,年兴苗栗后龙厂的关闭,而且今年前三季毛利率为负1.2%,等于“生产一件赔一件”,也可能透视台湾岛内纺织业眼下的困境,比如竞争力下滑、劳力成本优势丧失、还有订单需求下降、原材料成本上升等问题。

年兴副总经理、董事周泰源就将关厂归咎于原料成本问题。据他解释,制造牛仔布的主要成本为原材料及人工,而今年原材料价格波动,则直接影响到年兴的经营绩效。从2021年下半年起,牛仔布的主要原料——国际棉花价格出现剧烈上涨,不到一年就从每磅0.82美元,涨到最高的1.55美元,涨幅近9成,但却在半年内回落到0.8美元。

言外之意,国际棉花价格二年来的剧烈波动,一旦你买贵了,没有抵御价格波动风险的对冲操作,可能导致自己成本飙高,做一件亏一件。周泰源透露,由于原料买贵,造成“落难”的年兴第一季税前亏损达新台币2.6亿元,单季毛利率下滑到负的9%。

500年兴总经理蔡树轩

年兴总经理蔡树轩在11月底宣布关闭苗栗后龙厂时指出,年兴后龙厂牛仔布厂每个月产能为140万码,今年前10个月每个月平均产量仅107万码,等于有超2成的产能是空置的。

由此可见,亏损是造成苗栗后龙厂关闭之主要成因之一。

据了解,一旦后龙厂订单消化完毕,就将全面停工,也就意味着约有700名员工可能受到被遣散的冲击,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压力不小。

目前,后龙厂的本省劳工约500人,单是苗栗后龙镇的当地工人就有300多人,一旦被遣散,今年年关就不好过了,也影响当地民众的生计。后龙镇镇长谢清辉表示,从21日晚间他就接获员工镇民陈情,许多当地工人在年兴工作二、三十年,还不到劳保退休年龄,中年再转业非常困难,加上年终将至,员工不知如何是好。

年兴总经理蔡树轩表示,险峻的经营环境让年兴后龙厂严重亏损,希望藉由关厂降低营运亏损、提升股东效益,持续强化竞争优势并提升经营绩效,有助未来长期的营运发展。

500年兴的莱索托工厂员工

对于年兴关掉苗栗后龙厂,不少人认为此为原料上涨、通货膨胀、以及缺工等多重因素交织的结果。

年兴总经理蔡树轩于11月21日在台证交所召开的重讯记者会上表示,由于牛仔布的主要原料棉花,价格剧烈波动,加上后龙牛仔布厂缺工严重且招工不容易外,还有全球通货膨胀抑制消费市场需求,牛仔布订单严重萎缩的问题。

年兴,除了在台湾的苗栗后龙厂,在墨西哥设有年兴国际(维多利亚)有限公司,越南有年兴制衣(宁平)有限公司,另外,在莱索托除了从事织布的福尔摩沙纺织公司,还有从事牛仔裤代工的年兴国际(莱索托)有限公司,其中,于2021年整合莱索托旗下纺织及牛仔裤生产业务,成立了年兴国际公司。

除了原材料买贵的问题,年兴遇到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可能订单萎缩。事实上,早于2022年,年兴遇到订单暴跌的情况,2022年11月,年兴莱索托厂由于客户订单减少,加上圣诞节排休,工厂曾停工9天。此前,受疫情影响,年兴也遇到亏损问题,比如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公司税后亏损新台币2.32亿元,当时占营收35%的莱索托工厂停工,营收占25%的墨西哥厂也从4月起一度停工。

500年兴的传承窘境

500年兴创始人陈荣秋

年兴纺织,成立于1986年,其创始人陈荣秋曾说,创业要成功,要做对三件事:一要选对行业,二要用对人,三要选对地点。

二十多年前,时任年兴纺织董事长的创始人陈荣秋,坐在厂门口堆满棉花的苗栗后龙厂办公室里,曾豪情地说:“做牛仔裤全世界我最大!

成衣业,是一个劳动力密集的行业,进入门槛低,投资金额相对较少,机器设备也较简单,也一度被称为“夕阳产业”。1986年,陈荣秋开办年兴后龙厂时,恰逢台币升值,台湾纺织业受此影响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一家家关厂,并出现产业外移现象,即便留在台湾的,大多亏本在做。

工厂开工前,有一位同行打电话给陈荣秋:“小陈,你是台湾最后一家开牛仔裤厂的!”正如陈荣秋所说的成功三要素,只要好好运用,就能取得成功,从年兴1992年股票上市后,公司毛利率曾稳定维持在30%左右,俨然成了台湾纺织业“拔地而起”的新坐标。此后,年兴成了跨国企业,而且在牛仔布及牛仔裤代工跑在了全球前列。

年兴创始人陈荣秋,因为家贫,即便学习成绩优异,但到了初中毕业后不得不出外谋生。他到一家成衣厂打工,做的是扫厕所、倒茶水的杂活,后来因勤奋好学被训练为工厂打版师傅。

500陈荣秋

1970年代,陈荣秋筹得台币15万元,在苗栗后龙自行创业,帮人代工成衣;年兴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是1986年10月整合成立的。

与其他牛仔裤代工厂不同,陈荣秋创办的年兴纺织,采用垂直整合的产业链一体化,从原料到成衣上下游自己包办。在做事上,陈荣秋一贯讲究效率,他经常说“与人有约,宁可早到,绝不迟到”,他还说“宁可让我等人家,不会让人家等我。”

有一段时间,他的儿子和他一样都留平头,以至于外界以为他律己待人严格都连自己儿子都不宽贷。后来,陈荣秋解释,他不会强迫儿子留平头,只不过是因为头发太硬会竖起来,比较适合剪成平头。

跟随陈荣秋多年的年兴厂老员工曾透露,老板虽不懂得用电脑,但他能够精确计算多少营业额,需要多少成本、布料,利润何在?

陈荣秋文化水准虽不高,但有很强的国际化开拓能力,是“只要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台商足迹”那一代最富有进取心的老台商之一。1991年,他在莱索托开办C&Y制衣后,又于2001年在当地开了第二间工厂,并设立年兴国际莱索托公司。后来,有基金经理惊诧地说:陈荣秋在莱索托太成功了,几乎是每九个月赚一家工厂,简直是“小王永庆”!

500前年兴纺织董事长陈宜锋、钟宜珊夫妇及儿女一家

随着年龄增大,陈荣秋就安排三个儿子陈朝国、陈宜锋和陈朝渊接棒。起初,遵照长子继承传统,他先是让长子陈朝国接班,但由于健康因素,陈朝国于2016年辞去董事长职务,年兴也交予次子陈宜锋来接班。

陈宜锋兄弟三人,自小就跟随父亲的创业一起成长。在陈宜锋读幼儿园时,就经常到工厂帮忙剪线头。父亲对他们严格要求,在他上高中时,就靠打零工来赚取零花钱。2016年,他接任年兴纺织董事长后,也积极引领企业转型,年兴主要客户包括全球品牌如Levi’s, Lee, Gap, Old Navy, A&F, American Eagle, Kohl’s等。

然而,到了2020年4月,年兴却宣布一则出任意外的重大人事变动,仅担任4年董座的陈宜锋请辞董事长职务,原因是“个人生涯规划”,并推选总经理蔡树轩为公司董事长。2019年,年兴亏损新台币6970万元,这仅是陈宜锋请辞的理由吗?顺带提及,在陈宜锋大哥陈朝国掌舵时,蔡树轩时任财务副总经理。

2017年,陈宜锋的夫人钟宜珊曾带领家族43人改信奉耶稣,引起不少人关注。此前,陈宜锋与夫人钟宜珊有一个儿子罹患罕见疾病,经常无缘无故晕倒休克,一直没有好转。2009年,钟宜珊受邀参加教会聚会后,据说其儿子先天性疾病得到痊愈,后来,钟宜珊就邀请父母、公婆等43位家族成员入教,连在佛教团体多年服务的陈宜锋也入教了。

为了慈善公益,陈荣秋曾以父亲为名成立“财团法人陈清波文教基金会”,而陈宜锋请辞年兴纺织董事长,其个人生涯规划会不会与信教有关,值得观察。目前,担任年兴纺织董事长的是家族第三代的陈威翰,但不管怎么说,此次关掉鹿港后龙厂,表面上是亏损造成的,但也与年兴传承窘境不无关系。

500陈仕修送给蔡英文爱犬专门裁制狗领巾

在台湾,不少人以为“年兴”与同为代工牛仔裤的“如兴”是兄弟公司,也因为2017年如兴前负责人陈仕修在尼加拉瓜送给蔡英文爱犬专门裁制狗领巾,成了舆论焦点话题。

如兴纺织创办人陈信宏,与年兴创办人陈荣秋是兄弟,前如兴董事长陈仕修也就是陈荣秋的侄儿,但当如兴纺织“蛇吞象”百亿并购案后,年兴曾对外声称两家业务无关联关系。

今年11月23日,如兴董事长张水江以阶段性完成任务为由,辞去董事长。6月30日,如兴召开董事会,通过了新台币30亿元的私募案。这一天,台北地检署宣布,此前被指控与天云公司负责人钟家豪合作投资台北市第二殡葬馆附近土地涉嫌“掏空案”的重大通缉犯、前如兴纺织董事长陈仕修,以“罪嫌不足”为由不予起诉。

2022年,由于如兴纺织出现重大财务危机,大股东“国发基金”账面大亏近新台币11亿元,一度是岛内舆论焦点,“国发会”主委龚明鑫被质询时曾说“我们也是受骗者”,但舆论也注意到,为讨好蔡英文,如兴纺织董事长陈仕修曾专门为蔡英文3只犬裁制6条狗领巾。喧嚣一时的如兴案,如今已经是“风平浪静”了,不久前辞任董事长的张水江,以前曾是绿色媒体三立电视执行长,他曾指出如兴案的问题所在:“苍天在上:如兴公司的原罪,从并购完成之日即已生成。”

一个如兴案,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相如何,到底有几人能说清楚?

版权声明:《一波说》所发布文章及图片之版权属作者本人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作者及/或相关权利人单独授权,任何网站、平面媒体不得予以转载。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