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福田湾海战:击败元朝的倭寇世家 被2艘西洋商船完败

500

在近代早期的亚洲,各类本土势力都与新来的西方人发生过冲突。作为长期隔绝在世界交流体系外的日本,自然不能免俗。虽然后人常常谈及他们对早期葡萄牙开拓者的欢迎,但真诚的友善同样是用武力威慑赢来的。

1565年,有2艘葡萄牙武装商船靠近日本西南海岸。其中1艘是体型较大而形制陈旧的卡拉克大帆船,另1艘则是体型较小而形制新颖的盖伦帆船。他们从位于马六甲的基地出发,经过刚刚落脚不久的澳门,来到至关重要的日本群岛。他们准备在这里出售武器、生丝、香料等商品,并顺利从日本商人手中赚得白银。

500

日本浮世绘上的2艘葡萄牙大船

500

日本浮世绘上的葡萄牙船长和商人

鉴于日本的白银价格较低,葡萄牙人可以通过在当地收获的贵重金属,再到银价较高的广东进货。多余货款还能用于在明朝套现黄金,赚取不菲的差价。

早在1543年,就有葡萄牙商人乘坐明朝海商王直的船抵达日本。对于长期缺乏外部交流管道的日本人而言,西方商人的到来对经济发展有着很大促进。葡萄牙商船此后开始定期光顾鹿儿岛等地,并习惯性的选择在平户停泊。随船而来的人中,也就包括了希望传播福音的耶稣会教士。本着经济需求和军事因素,控制平户的大名松浦隆信也非常欢迎西方来客。耶稣会也成功的在当地建立的自己的传教口岸。

500

松浦隆信是首位接纳耶稣会的日本大名

500

长期以北的平户是葡萄牙商船的早期停泊地

然而,松浦隆信保护耶稣会传教士的目的在于贸易。随着领地内的穷人开始大量改宗,占据较高位置的传统寺庙开始受到冲击。尽管耶稣会一贯主张以文明和平的方式影响他人,但架不住许多接着教会名义来谋求私利的本地人。在他们的鼓动下,发生了数次打砸佛寺事件。因此,松浦隆信在1558年就下令将传教士驱逐出境,并规定他们在5年内不得返回。

但已经结下的梁子却没有烟消云散。1561年,在平户贸易的葡萄牙人又和日本浪人发生冲突,造成1名船长在内的15人丧生。但因为不想失去贸易与武器输入,松浦隆信还是继续维持着和对方的生意往来。葡萄牙人也很快发现了南面的长崎,并开始选择性的在长崎和平户两地游走。但当地的穷人也很快打着教会的名义发起暴动,惹得葡萄牙人两头为难。至于发现自己失去垄断地位的松浦隆信,也决心实施报复。

500

战国时代的日本大名们都需要加强经济与军备

500

被日本人称为铁炮的 欧式火绳枪

1565年,当船长若昂-佩雷拉的2艘船抵达长崎附近的福田湾后,便收到了已经重返日本的耶稣会士警告。但佩雷拉觉得自己并无危险,便让手下人上岸进行贸易。他的船上除了有来自葡萄牙本土的商务代表,还有从果阿和马六甲来的商人,甚至是登船通行的明朝走私者。而且根据经验判断,2艘帆船的火力在马六甲以东海域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倒是作为岛国的日本,从未被发现有强大的海上力量。

然而,佩雷拉并不清楚,松浦隆信所在的家族,恰恰是日本早期历史上的最大海寇自助者。从当年抵抗蒙古入侵开始,再到后来频繁袭击辽东和朝鲜海岸的明初倭寇,都由这个家族牵头或庇护。连后来成为东亚海上一霸的郑成功,都将出生在其控制的辖区内。

500

刚刚开通不久的澳门-日本航线

500

福田湾将成为日本与西方世界的首次大规模冲突地点 

所以,松浦隆信对于如何组织一场海上突袭,是轻车熟路的。他首先联系了以东面濑户内海为主要活动区域的商业城邦--堺市。在双方达成了平分战利品的协议后,酒井海商们便派来了8-10艘较大的中国式帆船。松浦隆信自己也在领地内进行了动员,凑出了700多武士、浪人和流氓,以及60艘较小的战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长崎附近杀去。

10月18日,松浦隆信的船队出现在长崎附近海面。在佩雷拉惊讶的眼神中,他们迅速散开,并包围了葡萄牙指挥官所在的卡拉克大帆船。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日本武士们决心占领这艘葡萄牙大船,瓦解对方的主要战力。至于看上去其貌不扬的那艘盖伦帆船,则被他们暂时抛之脑后。而且因为大部分船员正在岸上贸易,卡拉克船上此时仅有80人留守。除此之外,就是一些黑奴帮工与明朝走私者。

500

16世纪50年代的葡萄牙卡拉克帆船

500

日本浮世绘上的卡拉克拥有夸张的艏楼

一贯善于攀爬的日本人,很快就顺着卡拉克船的尾楼摸了上来。至于来不及攀登敌舰的后援,也使用买来的火绳枪和自己的弓箭向船上水手射击。在船上人员作出及时反应前,日本武士已经冲入船舱,将佩雷拉控制起来。

然而,船上的其他人并为停止抵抗。不少人从顶部的桅篓中向下射击,其余人也以船头的艏楼为依托抵抗。虽然日本人不断爬上卡拉克船,却在甲板上被打的节节败退。葡萄牙人操起佩剑、戟和海军短矛,向着更加崇尚散阵自斗的武士与浪人冲锋,逐步收复了失地。最后,还是日本人吃撑不住,丢下俘虏逃下船去。

500

跳帮作战是当时日本海战的唯一模式

500

日本船队中最好的中国式帆船

不过,这场战斗并为就此结束。近70艘松浦家的大小船只,还包围着葡萄牙人的卡拉克。他们很快就有能力发起第二次跳帮攻击。船上的海员立刻打开侧舷的炮门,开始填装用于海战的长蛇炮。一直被日本人所忽略的那艘盖伦帆船,也已经完成了弹药填装,朝着包围友军的日本船只开火。

原本专注于夺船战的几艘日本战舰,瞬间陷入了2艘欧洲大帆船的交叉火力之下。这对于根本没有舰炮和类似经验的前者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3艘船在高强度的火力打击下,很快被摧毁,逐渐没入水中。不少人负伤跳水,在混乱的海面上挣扎呐喊。

500

一直被日本人忽略的盖伦帆船

500

战斗中 大部分葡萄牙人都在岸上

接着,卡拉克帆船又朝着外侧的日本舰队开火。后者只能以火绳枪和弓箭还击,丝毫不能对硕大的欧式帆船造成结构性损伤。眼看己方获胜无望,松浦氏的船队只能转身离开,以最快的速度划出对方的舰炮射程范围。他们在乱哄哄的袭击中,一共打死了8名葡萄牙船员,自己却有70人丧命、200多人受伤。

福田湾海战的规模虽然不大,却对当时的日本却有很大触动。之前的各九州大名,只是将进口的火绳枪视为一种补充性武器。对于新式西洋火器的认识还有所保留。同样,来自欧洲的葡萄牙人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另一群明朝人或琉球人。

500

正向日本大名介绍西洋帆船的葡萄牙人

500

正向日本大名演示火绳枪的葡萄牙商人

在松浦氏的船队被击败后,所有人都对开始对西方军事技术高看一眼。更多的火绳枪开始被引进和仿造,极大改变了日本各地的战争形态。

至于用武力赢得尊重的葡萄牙人,也开始在长崎继续缓慢做大。持续到荷兰人在下个世纪闯入远东为止。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