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达尔文主义有哪些不合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达尔文主义还是合理的——如果这个达尔文主义是真的达尔文主义的话。

达尔文的进化论,更准确一点的说法是演化论,即生物会跟随环境的变化有不同的演化路向。在这个角度上说,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盛衰,其实也是随着“环境”——这里面既有技术环境,也有政治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在技术环境层面,中东的盛衰就与石油技术息息相关。如果没有石油,沙特、伊朗等国家所面临的环境还会有巨大改变。而在政治环境层面,东北地区的兴衰也与中日关系、中苏关系的变化有密切关系。

那么,在演化层面,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兴衰是完全可以脱离环境影响,而一个国家或者文明想要存续下去,自然也要顺着各方面的环境来调整自己的状态,这与生物演化的路向基本是一致的。一个弱国很可能因为环境变化突然走运,而一个强国也可能因为环境变化迅速衰败。

而将社会达尔文主义解释为弱肉强食,恰恰是背离了达尔文的理论,因为达尔文从来不认为只有最强壮的生物才能生存下去——如果是那样,恐龙应该活到今天才对。

国际间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其实更接近于沙文主义,只不过套了一层“达尔文”的皮。如果达尔文能活过来,应该也会驳斥这个说法的。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