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有的中国人抹黑儒家文化到了反智的程度?

程朱理学是程朱理学,儒家是儒家?很多人分不清?

没啥,因为见识少。

好比如说,你回到抗战年代,如果你对中国战胜日本充满信心,前提应该是你对于日本、日军有一个最起码的了解,明白中日两国以及整个世界环境处于何种情况,再说中国能不能战胜日本以及如何战胜日本才有意义。

而如果你连这些都不知道,你在这儿叨叨日本帝国主义必败,凭的是啥?凭的就是一颗爱国心是吧?

合着就你有爱国心,日本人没有是吧?

同样的,当年要批苏修,前提是你的也得知道经典的马列理论、知道列宁和斯大林的政治理论、知道苏联的政治实践——这还得要求你有俄语的基础——不然,你骂的苏修到底是哪个苏修?

而今天,那些骂美国如何如何的人里——当然,也包括夸美国的人里——又有多少是连美国的基本政治、经济、军事体制都不知道的?如果一个人连美国的最高军事指挥机构是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还在骂美国的霸权,能说明什么呢?

当然,在现实中,这倒也不完全怪个人。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的教育,面向普通人的基础教育,都是倾向于直接灌输一个既定的结论,然后围绕这个结论再给几个例证,让你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就完了。而在公开的传媒中,这种情况就更为明显——任何媒体都有自己的倾向性,而媒体对世界的报道又是碎片化的,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读者群体,长期灌输一个观念,那么当每个人的脑子里有个一个锤子的时候,他的眼里自然什么都是钉子。

说回到儒家。

就知乎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说“批判儒家”那是真给他们贴金。他们所谓的“批判”,说白了就是骂街。

水平低一点的,拿几个自己生活中看不习惯的现象(他们从不考虑这个情况是中国独有还是全世界普遍的情况)入手,随便找个理由把他们跟儒家关联上,然后开始骂;水平高一点的,是找几篇论文或者几本书,然后挑几个对自己有利的观点一引用,让人一看“哦,原来这么多名人也在骂儒家”,然后心安理得的为自己的高明见解鼓掌。

但是,你问他们如此卖力的骂儒家,你一问,哦,原来《论语》只会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孟子》只会背“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说不定某一天还得犯纠结,“到底是是人还是斯人来着”?

对这些人,都不需要问儒学的发展史和具体的理论,就每个朝代说一两个当时儒学的代表人物——说个人名就行,学派、影响什么的都可以不提。

我敢这么讲,90%以上的人除了孔孟荀和董仲舒之外,能说出的人不超过5个。

就这还批判儒家?呵。

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你认为儒家文化没有任何价值,那就不要说什么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也不要说什么文化自信了。

中国自秦汉以后,儒家一直是社会的主导思想,今天的所谓“传统文化”,完全离不了儒家的影子。举凡典章制度、衣冠文物、文学艺术等等,每一个背后都是儒学。

举个例子,颜真卿的书法好不好?

但是,颜真卿的书法为什么好?一则是颜真卿的人品刚正,二则是颜真卿的书法风格,也符合儒家传统中对君子“刚”、“直”、“毅”、“勇”的要求。

作为颜真卿书法代表的《祭侄文稿》,则创作于安史之乱期间。彼时颜真卿的侄子在抵抗安史叛军时战死,悲愤之下的颜真卿为祭奠这位侄子,写下了这篇文稿。而颜真卿为什么选择继续抵抗而不是投降?因为颜氏一门以忠孝为本,忠君爱国、抵抗叛军是其本来就该做的事情。

可以说,颜真卿其人其书,是在为人处世和书法艺术层面对于唐代的儒家思想的一种最好诠释。

如果你觉得儒学一文不值,那么当年台湾向日本借出《祭侄文稿》的时候,你非但不应该有任何的愤怒和不悦,反而应当庆幸这种垃圾应该直接在运送的路上被烧了才好。

同样的,一个认为儒学没有价值的人,也应该用各种理由来抵制所谓的“汉服运动”。

现实中,说不定有相当多的人,就是一遍穿着汉服大谈文艺复兴,一边又对儒家不屑一顾。就这种货色也要搞汉服复兴,你也就知道他们的水平如何了。

我之前说过,我在知乎上被搞汉服的人私信骂过很多次。但不管怎么说,我自己不支持汉服复兴的理由很明确,因为汉服是最能体现中国古代礼法制度的代表之一,今天出于“好看”的目的而借用古代服饰中的一些元素设计新的服装乃至于设计所谓的“民族服装”都是完全没问题的,但不顾汉服所代表的礼仪制度而搞所谓的汉服复兴,在这个层面上是起不到以汉服来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的。

而那些拿中国古代种种落后表现来说儒家不行的人,比如下面这个高赞答案说的:

所以需要提醒题主的是,如果你祖上在清朝不是大地主、商人的话,如果中国没有被侵略又顺着儒家文化的发展到现在,你大概率会是个农民。

你能不能吃饱完全取决于今年的降雨量,要是秋天结余不足你明年的消耗,你大概就要卖儿卖女卖田,接下去成为佃农、奴仆、流民。

当然,也有可能是饿殍。

这种诉诸情绪的骂街看似有道理,但你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如果你生活在工业革命之前的欧洲,年景不好的时候,卖儿卖女甚至卖自己,那也是常事。至于当时欧洲人的日常生活,得益于欧洲在方面的研究很早,关于中世纪及以前生活史的著作可以说汗牛充栋了。

难道欧洲的农民生活这么苦,也是被儒家逼的?我怎么不知道中国历史上有个欧罗巴省?

到这时候是不是又该说,中国人卖儿卖女是阶级压迫、民不聊生,外国人卖儿卖女是自由和人权?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说,儒家是一种与其所处的时代相适应的社会意识形态,超越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水平来批评意识形态的不合理,这本身就是一种刻舟求剑。而在今天,只要你不认为中国历史上(1949年之前)的一切文化及文物都需要被彻底的否定和销毁,认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些文化还具有保存和传承的价值,那在这儿再全面否定儒家,那也就精分了。

至于说儒家是不是要被批判,作为一个前现代时代的意识形态,它当然是要被批判的。与此同时,在一个现代化的时代,认为其还可以拿过来作为构建现代社会框架的想法,本身也是很荒谬的。

但对于儒家文化来说,想要批判他,必须要回答三个最基本的问题:

第一,作为一个前现代的意识形态,儒家文化到今天是不是没有任何值得保存的东西?中国文化是不是任何的东西都是糟粕?

第二,如果儒家的整个思想都是要被否定的,那么该用何种理论解释中国传统中的各种文化?

第三,中国到底是要作为一个民族国家而存在还是作为一个意识形态的载体而存在?如果是民族作家,在彻底抛弃传统文化和历史信仰的前提下,用什么能构建起新的“共同体”?如果是作为意识形态的载体,那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该如何看待儒家?

当然,能看懂并且回答这三个问题的人,是不会一味地“疯狂”批判儒家文化的。甚至,哪怕是对历史上的儒家文化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也不会“疯狂”批判。

毕竟在历史上,批原来的儒家批的最狠的,恰恰是后来的儒家。

因为,人家是真知道原来的儒家错在哪儿的。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