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被约谈后司机运费反而降低,阳奉阴违挑战监管底线?

500

11月23日,在交通运输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韩敬华称,为保障货车司机合法权益,已督促货拉拉等主要货运平台企业调整抽成比例和会员费上限。

货拉拉表示:“将严格落实约谈要求,进一步完善企业经营管理制度,切实维护司机的合法权益。”不过2021年至今,货拉拉已被有关部门约谈11次,但始终“屡教不改”。行业惯犯货拉拉,这次又要用什么方式阳奉阴违呢?

11月25日,约谈还未满半个月,就有司机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维权表示:货拉拉平台单方面降低司机运费,11月24号自己刚买了平台会员,但24号晚上就直接降底运费。找人工客服打电话退费,客服只字不提拒不退钱。说是为了调研市场、提高司机收入,结果却降低运费。

500

除了黑猫投诉平台有司机反映自己遇到了单方面下调运费的情况,在卡车之家以及其他互联网维权平台上,也有不少司机反映自己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为什么刚被约谈,司机的运费就降低了?约谈后说好的降低抽成比例和调整会员费,是否真的兑现了?

翻看货拉拉今年6月披露的招股书信息发现,货拉拉可谓是阳奉阴违的好手,不仅平台抽成比例没有降低,反而偷偷涨价了会员费。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货拉拉一级会员、二级会员、三级会员的月费分别为239元、539元和789元,而这一数据在截至2022年年底为189元、489元和739元。

货拉拉为什么对监管约谈置若罔闻?原因或许是司机的钱太好赚了。翻看招股书可以发现,货拉拉就是靠司机养活的。

从收入结构来看,货拉拉业务分别为货运平台服务、多元化物流服务、增值服务三部分。其中,货运平台服务占据了近一半的营收,而所谓的平台服务则来自平台订单抽成和司机会员费,说白了就是靠司机赚钱,司机们已经被压榨的苦不堪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此前,货拉拉已多次陷入舆论漩涡,甚至在去年年底发生了停运风波,在互联网各大维权平台上,也充斥着司机们对货拉拉的控诉。截至2023年11月30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货拉拉的投诉就达到41778条。

与注册司机群体关系的恶化,不仅导致货拉拉的企业形象受损,也会进一步影响其市场地位。要知道,当前国内道路货运市场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除了货拉拉、满帮集团、滴滴货运和快狗打车的四大行业巨头稳占市场之外,顺丰、京东和美团均已在该领域布局,货拉拉市场竞争压力剧增。

9月28日,货拉拉向港交所更新了招股书,拟香港主板IPO上市。在上市的关键时期传出被约谈的消息,明显不是一个好信号。对于货拉拉而言,或许改进合规问题才是接下来冲刺IPO的重中之重。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