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年俺在MG工地搞物探,回营地后发现被盗,设备仪器电脑啥的一样不少

【本文来自《很多你看似“奇葩”的规定背后,都有它很特殊的原因》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那地区,从移风易俗、改善民生的角度,俺觉得罚款(甚至可以更狠点)是对的。

除了这些陋习,还有不洗澡(那里有很多人几乎一辈子不会洗一次澡,那味道……不是臭味,是一种很让人不快的腥味)、随地大小便、女孩子十二三岁就被结婚、一次婚礼或葬礼要杀十几、几十头牛。

把人骗去煤矿上班,然后制造事故杀害掉,再冒充家属敲诈的就是此地某族人,居然成了产业,弄得黑心小煤窑矿主都不敢招这里的工。

印象最深的事,95年俺在MG工地搞物探,回营地后发现被盗----设备仪器电脑啥的一样不少,就是锅碗瓢盆没了,所有能吃的连酱油白糖都一扫而光,什么牙膏毛巾卫生纸也没了,连塑料杯都没给留下。

和三个同事饿了三天,就靠喝水充饥,幸亏当时有个同事随身带着个铝壶,还有个抽烟的打火机,这时候起了大作用。

实际光靠喝水,第二天人就撑不住,裤裆湿漉漉的,就像尿崩,看见什么东西都本能的往吃上联想,但肚子就是窜稀。

卫生纸也被偷了,擦屁股只好用自己内裤、袜子、内衣……结果一同事拉链夹住了鸟毛,疼得这厮一声惨叫,我们以为他饿疯了。

看到单位皮卡车过来时,当时跪下来叩拜的心都有。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