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网小编在印度(二):印度记者谈种姓制度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 徐蕾】

停更两天,小编又回来啦……

500

小编在印度 CNN-News18主播台

在上次的印度行游记里,很多读者评论说,“不如发点街头照片实在”、“想了解印度人的真实生活”……

然而,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在满满的“官方会面”行程中,小编甚至连亲自走上印度街头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游山玩水”了。

500

第一天连续4场会议后,随之而来的每天都惊奇相似。小编逐渐觉得,这次印度行,并不是“See for yourself(眼见为实)”,而更像是一场官方秀——印度政府用轮番开会的模式,生硬地向我们展示一个“官方想让我们看见的”印度。满满当当的行程,成了我们与真实印度之间的一道壁垒。

直到第三天,小编似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摆脱官方口径,我们主动联系印度新闻媒体同行,试图还原一个更真实的印度。

在一个难得空闲的晚上,《印度快报》国际新闻记者Ramananda Sengupta(Ram)接受了我们的采访邀请。

500

《印度快报》Ram和观网小编

听到有来自中国的客人,他在下班后热情地带我们去了“驻印东南亚特派记者俱乐部”。我们坐在蚊虫漫天的户外草地上,喝着啤酒,展开了一段同行间的“灵魂对话”……

500

“驻印东南亚特派记者俱乐部”

“他们都是瞎说的,这根本不可能。”

果不其然,Ram口中有一个不一样的印度。

就在见Ram之前,我们还在印度住房和城市事务部,得知了印度“雄心勃勃”的住房改造计划。国务部长哈尔迪普·辛格·普里(Shri Hardeep Singh Puri)在我们面前允诺:“在2022年前,印度所有人都会有一套房子。印度夫妻购房的话,房产证上一律写妻子名字!”

500

印度住房和城市事务部国务部长哈尔迪普·辛格·普里(中)

对此,印度住房和城市事务部算了一下,说“我们一共需要建1100万套房”,如今已有450万套房的建设“被批准”。所以,辛格·普里说道:“我们已经差不多完成一半了,不用到2022年!”

我们把这个见闻说给Ram听,他点起一支烟,厚厚的镜片后面露出不屑的笑容:“他们都是瞎说的,这根本不可能。”

“举个例子,我有老婆,也有一对子女。到时候,我就带着全家去申请住房,每人领一套。”

“真正需要住房的印度穷人,对这样的政策细节根本一无所知,这就给了中间商钻空子的机会。他们会告诉穷人,‘政府在给你们造房子,你给钱我办事,房子到手更快’;而有些中间商则会用到手的房子,低价再向申请住房的穷人购买。毕竟对印度穷人们来说,钱比房子来得实在。”

500

“这样的事情已经在发生了。”Ram的这句话,给印度住房和城市事务部的“野心”泼上了冷水。除此之外,印度敏感的土地归属问题,也让这个计划变得更加虚无缥缈。

印度人争相挤进低种姓人群?

对印度种姓制度,Ram也做出了自己的解答。

这实际上是关网小编此次印度行最感兴趣的话题。印度政府官员“避而不谈”,新德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却暗流汹涌。可是即便对此存疑,小编也没有办法证实,这个已在“名义上被废除”的制度,仍然留存在印度。

然而Ram的解读出乎我们意料:种姓制度不仅存在,当今印度还出现了“争先当低种姓人群”的奇怪现象。

印度的宪法虽然已经“废除”种姓制度,但这并不意味印度社会已经“现代化”。为了提高“弱势群体”的社会地位,印度通过立法,在各行各业为低种姓人群“按比例保留岗位”,并为其降低就业门槛。

500

德里门

印度的国会就有专门为低种姓人群预留的席位。医生的入行资格考试中,高种姓人群要想通过,必须得90分,低种姓人群只要40分。你会找只有40分的医生看病吗?”Ram说道。

他还举了个有趣的例子,“印度一个临海邦的港口城市中,曾经有条法令规定,只有属于某个低种姓人群的印度人,才能去点亮顶塔。但是有段时间,该地区竟然找不到符合该种姓阶层的人选。因为这个问题,港口的运货速度降低1倍,持续几个月,损失非常大。直到他们花大价钱从别的邦找到合适人选,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种姓制度和印度立法之间的矛盾,在犯罪问题上体现无疑。出于“保护弱者”的理念,印度在上世纪80年代立法规定,若一个低种姓印度人和高种姓印度人产生矛盾,前者愿意报案的话,执法部门可以“无条件”将后者关进监狱——高种姓人群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500

新德里街景

这样“简单粗暴”的规定,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滥用。高种姓人反而因此常常“有苦难言”。

Ram就曾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有次,他开车时遇到一个疯狂变道、危险驾驶的大巴司机。差点被撞的Ram却被反咬一口,该司机以Ram欺负低种姓人为由,报了案。

第二天,警察就来到了Ram的办公室,要将他带回警局。可问题是,Ram根本不知道这位司机是哪个种姓的人。

最后,Ram只能支付几万卢比的罚款,以避免被拘留。

不过,就在Ram与我们交谈的当天,印度最高法院同意修改这项规定。但这也遭到了一些低种姓人群的反对。

500

CNN报道截图 图片为示威人群

选莫迪,是因为印度人没有选择

印度即将在2019年迎来大选,对于谁家获胜,也有不少猜测或希望。

在Ram看来,现任总理莫迪的最大对手国民大会党“太弱”,其党主席、尼赫鲁-甘地家族后代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被外界誉为“真命天子”、“花花公子”,并不是印度人传统意义上的“草根政客”。

500

拉胡尔·甘地 图自金融快报 (观察者网注:他是尼赫鲁-甘地家族成员,但与圣雄甘地无血缘关系)

并不是说莫迪的支持率有多高,但面对这样的国大党,“印度人没有选择”。Ram的这席话和之后接受小编街采的印度民众想法基本一致。有关街采的部分,观察者网随后将以视频形式公布。

500

街采预告画面

但Ram还是肯定了莫迪的一些政策。此前印度国会议员可以亲自任命两位私人助理,这给当地立法者“拉拢亲属团”的行为提供可能,而莫迪上任后规定助理只能“公派”。Ram认为,这不失为一项反腐举措。

另外,此前印度高官出访时,总会带上大堆记者,给他们贵宾级的待遇,并对其好礼相待。“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短”的记者们,有失报道的真实性。如今,莫迪的政策规定,高官出访只带印度国家电视台(DDI)的记者。Ram觉得这样的做法改善了印度媒体的报道氛围。

500

新德里随处可见的莫迪海报

所有的印度新闻网站都在血亏

除了Ram,小编还在一次晚宴上见到不少其他印度同行,比如《印度时报》、The Wire新闻网站等。也拜访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旗下的印度分支机构Network 18。

500

观网小编和印度新媒体the Wire编辑合影

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看见了印度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方式。比如Network 18一共6500个员工,没有一个会中文,想要报中国新闻,却还抱怨中国的英文媒体不够多。

500

Network 18英文电视频道部门办公室

对于这个现象,Ram曾坦诚地对我们说:“不懂一国的语言,就不能妄言说了解这个国家。我不懂中文,就不能堂而皇之地评论中国。”

除此之外,印度新闻媒体的现状与中国还是有所不同。

当中国的内容传播在互联网的浪潮中转战网页、手机等方式的时候,印度人似乎还是更习惯于通过报纸获取资讯。

印度所有的新闻网站都在血亏,在脸书、推特上的运营利润,大部分被这些平台抽走了……”Network 18告诉了我们印度新闻业这样的现状。

但就算赚不到钱,新闻机构依旧没有放弃互联网的这条道路,Ram给出了他的解释:“因为这是未来。”

(完)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