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抵抗形式主义的?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女教师认为课外工作压力大,自己像入了牢笼,终结了23岁年轻的生命。

500

500

每当看到这样的新闻,就很难受,也为女老师深感不值。她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就像高处的瀑布砸到洼地的感觉,理想主义没有呵护好女教师的理想,反而被现实伤得面目全非。

老朋友都知道,我是形式主义的反对者,我的文散落了很多滑稽、荒诞的形式主义现象。我是怎么抵抗形式主义的呢?首先是不要当回事,然后再记录下来,这样消耗过我的形式主义,我就用反消耗、反磨损来抗争。

我的工作群有很多,大的、中型的、小型的、小小型的,大约有十个群。我只保存部门的群,其余的群我都处于折叠的状态。我对一个好同事说过,有重要的通知,私下对我说,我就不去每个群里浪费时间了。

我以前没有折叠群的时候,深夜看到消息,我会忍不住去打开,看到第二天的事情后我会在浅睡眠中增加忧思。他们不会顾及员工夜里是否休息,反而会随性傲慢不管时间去发通知,我只能装着看不见,才能让睡眠稍微完整一点。这种通知,在前面三年更甚,曾有一次深夜通知去做核算,我因手贱,去点开后,那一夜我在魔幻现实中度过。

对很多会议,我会带一本书,只有书是我最后的避难所。我不喜欢听念文件的会,但又不得不去凑人数,我就在自己的地盘设置一个小世界,我在小世界里可以去和福克纳对话,也可以去重看野夫《江上的母亲》,还可以打开手机欣赏名画。我对念文件的人最开始很厌恶,现在没有厌恶感了,他们比我可怜,他们在机器里不停地转,面色如灰,眼里无光。

你看,我在地铁上写此文时,看到会议改期,从上午11点改到下午2:30,可此时我已在一号线上了。中间空白的几个小时我该如何度过呢?我去三峡广场观察行人,去新华书店咖啡馆喝一杯咖啡,看一本书,我只能这样调整,调整到自己舒适的状态,我才能和形式主义共存。

群里偶尔有通知,让转发视频和相关通知,对这种行政性的要求扩大私域的功能,我是不会迎合的。这种通知下发后,我的朋友圈看到哗啦啦的一堆同样的视频,但我敬半年、三个月不发朋友圈的同事,她们在默默地抵抗,也不会把低级的通知当作一回事,不迎合、不跟风,也是一种修养。

如果我把每一次通知、考试、问卷调查、签字、开会都当真,都用心投入地去完成,那我没有自己的生活,也没有这个号里的文章了。

你可以认为我不是一个好“学生”,也可以认为我很叛逆,可生命短暂,有趣的生活需要自己去挖掘,如何被空耗得像个陀螺,所做的事都是务虚的形式主义,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放弃抱怨和拒绝像女教师那样的痛苦,辞职是最好的抵抗。

沙坪坝站到了,我这篇千字文也写完了,我要在空耗中,让今天的“小日子”在诗意中度过。

我下了地铁后,准备发文,看到通知,会议又改到上午了,我遂坐上地铁,往单位的方向慢慢地走去。他们很随性,我为何要付出灼热?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