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山东鄄城大冀庄

再访山东鄄城冀庄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2006年,当时我在北京一家报社驻河南记者站工作,5月28日,我带着实习生从郑州乘车辗转赶到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此次去冀庄村的任务,是受当时在北京某媒体供职鄄城籍同行委托,去看望在东莞打工返家养伤其亲戚冀中星。

我和实习生从郑州乘车辗转赶到鄄城县城已经晚上了,只能选择在县城住下来,第二天去富春大冀庄村,为了尽快赶到大冀庄,第二天,我和实习生一大早起床,乘公交车赶到富春,在那个农村交通不发达闭塞的年代,从富春用什么交通工具去大冀庄村的,由于时间太长久了,已经记不起来了。

见到家徒四壁,室内气味难闻,浑身溃烂,蚊蝇满屋飞,身上铺盖着破床单,蜷曲裸躺在简易木板床上,27岁的冀中星,看看木板床边,落满灰尘的凳子上,一框凉面馍,半碗面酱,几根大葱,让我这个从河南远道而来的7尺汉子,突然一阵心酸暗自落泪。这样家庭真的让人一言难尽,当时冀庄村冀家应该是最贫困的家庭。

冀大荣,冀中星的父亲,一个典型鲁西农村老实巴交的农民。吃中午饭的时间,愁眉苦脸的冀大荣,硬是挤出不自然的笑容,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吴记者,对不起,家里实在太穷,没法做饭招待你们,没事,一会儿,我们一块到街上找个饭店吃点。中午饭快吃好,我提前让实习生去把吃饭钱结了,把冀大荣感动地不知说什么好。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17个年头过去了。

  一个河南,一个山东,我和远在山东的冀中星虽然无亲无故,当年去鄄城县冀庄村见过冀中星之后,心中不但没能忘掉他,甚至对他还有些牵挂,一直想去山东看看他,几次出差山东,出发前计划去冀庄,结果都因绕道鄄城太远未能如愿。

  2023年10月31日,借着去菏泽市参加安安畜牧成立10周年庆典机会,再访鄄城县富春乡冀庄村冀中星,见到冀中星,要不是提前约好去家里见面,真的有些认不出了,坐在轮椅戴着眼镜的冀中星,不仅变得比当年见到他年轻和斯文多了,也活泼和爱说话了。

  冀家的房屋和室内陈设和当年没多大变化,72岁的冀大荣(冀中星父亲)变得苍老了,冀大荣告诉笔者,现在家里的生活和经济条件,比当年好多了,当年连顿饭都管不起,上街吃饭还让你自掏腰包,好多年没见面了,中午不要走了,去街上找家比较好的饭店,一块坐坐。

吴大哥,你是好人,快20年没见面了,弟弟一直想见见你,昨晚从微信里得知你来菏泽了,本来打算去你住的地方,可是,由于腿脚行动不方面,给你发500块钱红包,你收下吧,算是弟弟请你吃饭了,我没去菏泽看你,没想到你从菏泽赶到大冀庄来看我和父亲,中午,一定不要走了,弟弟请你吃个便饭。要不是急着去会场,真想和他们父子一块聊聊。

临行前,笔者问询冀中星有没有需要帮助时,冀中星笑着告诉笔者,政府对自己照顾很好,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最大的难处就是身体一直不太好,一年365天,几乎300天需去医院,为了就医方便,在县城里租房住。如果把500块钱红包收了,不仅良心会责怪一辈子,再也无脸面去大冀庄面见冀家父子了。

  离开冀家,行走在大冀庄村头,村民住的大都仍是当年砖瓦结构房,变化最大的,就是当年村子里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村里的卫生环境,比当年来时改善很大,村里的老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起唠嗑,见笔者从冀家出来肩挎相机,让村民们感到有些稀奇,误认为又来冀家采访来了,其实,笔者借来菏泽参加安安畜牧成立10周年庆典,顺便来看看冀中星和他老父亲,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汽车穿行在鲁西平原,田间地头,勤劳的农民们在忙着秋收秋耕秋种,公路两边地里绿茵茵的大片蔬菜,把齐鲁大地装扮得更加美丽和富饶。(吴贤德,八亿农集团宣传推广高级顾问)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