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烧饼”早已不是儿时的味道

【本文来自《去安徽吃了一次黄山烧饼,离开后像在戒毒》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是黄山人,严格地说我是黄山屯溪人,只不过,我离开那儿已经30年了。

小时候,对这种烧饼是很馋的,它当时叫“猪油烧饼”,老街一马路拐角的那家饭馆做得好吃,3分钱一个,还有一种葱花烧饼是5分钱两个。

烧饼用大铁桶和黄泥制作的炭炉烤成,儿时最敬佩的人就是烤烧饼的师傅,他能将手臂伸进滚烫的炉洞里,把一个个面饼贴在炉壁上,自己却不被烫伤。当然,我眼巴巴等待的其实是他用长长的铁钳把烤好的烧饼钳出炉子。

猪油烧饼有成年人的掌心大小,一寸厚,层层酥皮外边是烤得微黄的白芝麻,里边则包裹着梅干菜和一些黄豆粒大小的、晶莹剔透的肥肉丁。咬一口,酥香沁入灵魂。

后来,我离开屯溪来到深圳,那家店也改行卖了字画。黄山忽然冒出许多烧饼店,猪油烧饼变成了“黄山烧饼”。它不仅变得越来越袖珍,成为饼干模样的特色旅游产品,也早已不是儿时的味道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