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斗鱼,在擦边的花园里挖呀挖

在直播间恍如“毒瘤”的黄色、低俗甚至赌博内容,就真的没人管管吗?

3月底,“斗鱼官方推送软色情表演”冲上了热搜,不少网友表示深夜的斗鱼直播间出现了很多软色情擦边的直播内容,仿佛成了“午夜红灯区”,平台难道就默认了这种操作?

5月8日,网信中国发布消息,称针对斗鱼存在色情、低俗等严重生态问题,将派出工作组进驻斗鱼平台,开展为期1个月的集中整改督导。其后斗鱼官方回应,将认真按照监管要求深入开展内容整改等工作,但受此事件影响,斗鱼美股盘前一度跌幅近15%。

500

看上去,斗鱼似乎是“知错愿改”,但相关部门一直都在积极整治网络直播的不合规内容,抖音、B站乃至斗鱼自己,都已经开展过几轮内容整改,但仍一错再错,这一次不禁要怀疑,斗鱼到底是“监管不力”还是“明知故犯”?

1

直播内容“无下限”?

在整个直播生态当中,流量几乎决定了主播的收入,因此部分主播为了追求利益,难免会出现以内容哗众取宠的做法,而低俗、黄色等内容又往往更能吸睛,也就成了直播行业心照不宣的引流方法。

但对于这样的直播“顽疾”,相关部门也一直在加强监管执法,比如早在2020年,网信办就对斗鱼、虎牙等12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了约谈并要求整改,过去几年,B站、抖音、快手、斗鱼等平台都曾因内容问题而被罚。

低俗、黄色内容屡禁不止,监管不力的平台自然难辞其咎,但对于一些隐晦的色情内容,人工智能审核往往也未必能一网打尽。比如此前快手平台出现大量“招嫖”账号一事,由于这些账号都有一套“暗号”,比如“选酒” “选茶”等,因此直播间乍看与寻常直播间无异。

但对比起这些隐晦的“招嫖直播间”,斗鱼此次冲上热搜的软色情直播间,则尺度更大。据相关媒体报道,在这些软色情直播间里,不少主播几乎是半脱半露,衣不蔽体,还会跳一些极具挑逗性的舞蹈,说一些引诱性的言语,只为了涨粉和打赏。

但对于这样的内容,斗鱼似乎“假装”看不到。凤凰网记者尝试注册新的斗鱼账号,并在深夜打开APP,结果收到的第一个直播推送就是有暗示性行为的直播表演,斗鱼似乎在“主动”向用户推送此类信息。

500

有网友表示,自己曾试过多次举报,但似乎并没有效果。据凤凰网报道,一位因色情内容被投诉的主播表示,虽然账号显示被永封,但经过沟通协调后仅需封禁12小时,未经(斗鱼)允许暂不开播。

经过多年的直播内容整治,一些常见的“擦边球”行为其实已不难辨别,比如穿透视装、丁字裤等暴露的衣着,只要直播间出现这些内容,基本就可以被封禁处罚,但一些斗鱼主播却表示,斗鱼近来却反其道而行之,放宽了这类行为的处罚。

比如此前主播监管采用的是“直播积分制度”,扣分到一定程度,就会冻结收益、限制推荐和打赏,这将直接影响主播的收入。但据部分斗鱼主播透露,这一制度目前已经更改,即使违规扣分主播也有收益,顶多就是被短暂封禁,震慑性并不大。

2

为何“放飞自我”?

早于今年3月,网信办已在《2023年一季度全国网信行政执法与监督工作有序开展》中点名批评斗鱼,再加上不止一次被要求整改和罚款,斗鱼为何还是“屡教不改”?

不断增大的营收和亏损压力,或是斗鱼不得不“铤而走险”的原因。自斗鱼营收在2020年到达顶峰之后,过去两年斗鱼的营收都在萎缩,且一直陷于亏损的当中,2021年亏损高达4.39亿元,2022年亏损有所收窄,为760万元。

500

业绩不断下滑的斗鱼,其实也是整个直播行业的一个缩影。在斗鱼的收入组成中,90%的收入都来自直播收入,这意味着有多少用户愿意为主播“刷礼物”,斗鱼都能拿下多少收入。

但如今的“榜一大哥”却是越来越少了。一方面,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用户流量增长已是公认的难题,游戏直播行业也是如此。

此外,直播用户向短视频平台迁移的趋势还在持续,数据显示,垂直游戏直播平台流失的用户中,一半流向了短视频平台。

另一方面,用户打赏不再像从前那般大方也是事实,毕竟,这两年大家的收入多少有所减少。曾有主播表示,之前一个大哥一晚能打赏几十万,但去年开始,直播间的收入少了60%,最夸张还有缩水近90%的。

这些行业现象也都反映在斗鱼的年报当中,2022年第四季度,斗鱼的月活用户为5740万,较去年同期下降8%;平均付费用户数量为560万,而2021年同期为730万,减少了23%以上。因此,斗鱼的直播收入也从2021年的85.97亿元降至2022年的67.97亿元。

为此,近年不少主播均纷纷从游戏主播转型为秀场主播,毕竟秀场主播是靠才艺和聊天技巧出圈的,有能力的主播更能收到大额打赏。

主播扎堆秀场,凭流量吸引打赏,或许也是主播间乱象丛生的原因,而斗鱼明里暗里推送软色情直播内容,也难免让人猜测,斗鱼也在觊觎这些阔绰的“榜一大哥”。

3

省下来的利润能长久吗

跟高峰时期相比,斗鱼的股价已经跌去超9成,自2020年因“反垄断政策”与虎牙合并失败后,期间斗鱼也曾传出将私有化的消息,只是最终均没有被证实,既然如此,斗鱼仍需积极自救。

2022年四季度,斗鱼在连续多个季度亏损之后,实现净利润4180万元,调整后净亏损为430万元,终于将亏损收窄。但从斗鱼收入端已经看到,这点利润并非源于“增收”,而是“节流”。

去年,斗鱼开除一名高龄孕妇一事曾冲上了热搜,该名36岁怀孕员工表示,自己希望请假保胎却遭到公司拒绝,最终遭公司辞退。虽然,斗鱼解释并非恶性针对怀孕女性,但此事也能反映出去年斗鱼确实在积极控制成本,裁员并非个例。

据其2022年年报显示,斗鱼的销售费用、研发成本以及内容成本,分别减少了 45.9% 、 39.2%和31.2%,斗鱼要“省着花”的目标非常明确,但恐怕核心还是在于如何创收。

斗鱼CEO陈少杰曾表示,接下来斗鱼将通过直播、视频、图文和社区等内容形式,探索新的增长点。斗鱼已做出了不少尝试,比如在放弃采购头部赛事版权后转向自制内容,包括推出自有品牌电竞赛事,以及10多档自制综艺节目。

500

陈少杰认为,以内容建设为基础,以社区互动为核心,能够提升用户粘性和留存,但从去年年报我们已能看到,斗鱼的月活用户和付费用户的规模仍在下降,用户似乎并不愿意为其自制内容买账。

而另一边,大手笔买下多个专业赛事版权的虎牙,其去年四季度的月活用户也仅有4%的微小增长,可见,用户愿意看比赛却不愿意花钱已成惯性难题,这也是为何各位主播要用尽手段来吸睛的原因。

只是,一旦主播选择“无下限”引流,行业的底线也一定会越降越低,对于整个直播生态而言,会是百害而无一利。

对斗鱼平台而言,一旦被贴上“软色情直播间”的标签,即便再多制作精良的直播内容,用户恐怕都难以看到了。贴上标签容易,撕下来就难了,未来的路要如何走,斗鱼恐怕还需三思!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