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时代,AI是新的生存法则

500

@新熵原创

作者丨白芨  编辑丨月见

2018年发生了一件事,QuestMobile数据显示,这一年新增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只有4600万,而前一年是6400万。

这被视为互联网行业的标志性事件,在内容、电商、本地生活等各战场,用户体量增长正在被时长增长取代,行业苦苦追寻的流量洼地开始枯竭。“突破阿登森林”的机会越来越少,反而是每个战场都变成“凡尔登绞肉机”,陷入艰苦、漫长的拉锯战。

时至今日,中小体量平台的感触尤其深刻。

移动互联网的环境很像餐饮业,不同APP、小程序等产品如同一家家饭店。饭店要拼客流、口味和供应链,移动产品要拼流量、内容和服务能力。区别在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马太效应更明显,流量集中在少数头部平台,这带来更大的数据反馈、创新空间和盈利能力。

这要求互联网企业追求更稳健的增长能力,把子弹发射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变迁:江河与荒漠500

互联网的不同阶段,玩家面临的竞争激烈程度完全不同。

PC互联网时代的整体特点是开放互通的生态,以及供需的缓慢匹配。

从客流角度看,市场整体的流量分配趋势相对平均,没有出现明显的长尾生态。例如图文类内容,搜索引擎聚合了门户、博客、贴吧、论坛等不同平台,让用户的信息诉求可以在不同站点中间快速流动。

移动互联网生态的关键词则是“跑马圈地”,超级APP构筑了护城河深厚的独立生态,特征是信息跨度更广,信息密度更高,覆盖人群范围更大。

从内容看,移动互联网极大丰富了内容形式,如短视频、直播、游戏和本地生活服务。但与此同时,行业的竞争门槛快速提升,头部平台集中了优势资源,马太效应加剧。

以短视频为例,几乎全部的内容平台都想尝试视频化转型,但短视频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极高,高质量创作者生态、关注列表甚至播放器设置等要素,让用户很难迁移习惯。结果是强者恒强,同样的内容在头部平台更具破圈级影响力,而弱势平台很难超越。

商业化能力上,不同平台落差最为明显。

广告营销领域有一段著名的沃纳梅克之问:“如何避免无效投入?”答案无非是两个角度,提量和提质。前者意味着找到用户量尽可能大的场域,用更大的传播样本数抵消低转化率风险;后者意味着寻找更精确的流量,在最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让推广内容“邂逅”最合适的人。

但显然,头部平台更契合这两方面的趋势。

头部平台更擅长营销的质量优化。除了更大的用户体量外,海量用户行为数据也为平台构筑了更精确的分发能力,提升整体投放转化率。而创业平台缺少相关的技术积累,“走量思维”是常见现象。在市场温和时尚且能打,但近年来广告市场面临整体增速放缓,走量思维就难免遇到瓶颈,在量效齐升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无异于“从一楼打二楼”。

增长:技术是破局点500

作为移动互联网生态的代表,百度联盟尝试从技术的角度帮助合作伙伴跨越周期。

众所周知的是,2002年百度联盟成立,通过流量层面的合作,向优质平台导流并创造了庞大的PC互联网生态,催生了无数互联网创业故事。时至今日,百度联盟维持了强势竞争力。在过去的一年里,百度联盟的搜索流量同比上涨了21%,入口请求量实现翻倍,规模超过千亿级。

原因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联盟对伙伴的扶持方式从纯流量导向,开始走向流量、内容、技术服务的多维角度。

在今年9月的百度移动生态大会上,百度发布了两个与搜索有关的技术“知一”和“千流”。

简单说,“知一”的能力是借助超大规模模型训练,对全网的图、文、视频等信息形成认知,将跨形态的、最契合用户需求的搜索结果呈现出来;“千流”同样借助了AI能力,形成搜索引擎的“智能货仓”,在更短时间里理解用户想要的结果并响应需求。更重要的是,整个系统拥有自主学习能力,能通过动态调整,确保检索能力最优。

同样获得技术加持的是百度联盟的垂类服务能力。以小说产品为例,通过对个性化推荐模型进行升级,以及优化广告策略,百度联盟已经实现百万日活级别的产品合作量级。如移动阅读产品书旗小说接受了百度联盟在底部通栏、章节中插页等位置的广告合作,并开放视频、大图等广告物料形式,书旗小说iOS端实现收益提升近4倍。

再如智能公交APP车来了,作为生活服务工具类产品,面临用户时长短、打开频次低等商业化困境。在今年618电商节期间,通过采取百青藤建议升级广告效果,车来了产品的流量潜力迅速释放,实现日均收入环比提升220%,其中开屏收入提升277%,插屏和信息流广告收入提升接近200%。

面对合作伙伴时,百度联盟的选择是“南水北调”。在2022年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联盟发布了“长风计划”,即向合作伙伴开放全链路增长能力,以及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同时向参与共建生态的合作伙伴提供激励基金资源倾斜。

而在整个长风计划中,开放的AI技术是核心亮点,通过搜索SDK的形式,百度正在将端内智能搜索能力向合作伙伴赋能,带动整个联盟生态的用户体验提升。

这是个“助人者,人恒助之”的故事,百度集团副总裁、移动生态商业体系负责人、百度联盟总经理王凤阳告诉「新熵」:

“百度联盟有很多合作多年的老伙伴,通过开放百度的技术能力,可以把这些伙伴的商业变现天花板拉上去,这样不仅他们自己能够经营好,也将提升营销投放的意愿,最终有利于整个生态一起做大。”

技术如何“滴灌”伙伴?500

IBM创始人托马斯·约翰·沃森有句名言叫,机器应该工作,人类应该思考。

AI最大的应用价值,就是把人从简单机械的劳动中替代出来,并投入到附加价值更高的创意工作中去,用更低的人力投入和更高的产能效率推动行业迭代。在百度联盟开放的AI能力当中,大多技术的价值正在于此——用人工智能弥补普通企业与超级平台的人力、物力、内容规模和市场反馈体量差距,缩小起跑线差距。

传统图文媒体对短视频风口的追逐能够解释这一优势。2017年,《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创立了短视频品牌青蜂侠,并用一年时间实现2000万日均播放量,但背后是严重的产能不足,青蜂侠背后的采编人员数量已经超过20人,在“小而美”的媒体行业中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超级部门,人员扩充面临上限。但图文内容视频化又是大势所趋,同一个热点内容的视频作品播放量,要远超图文,青蜂侠没有退路可走。

解决这一问题的是百度提供的AIGC能力。

在本次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总经理何俊杰展示了一段歌曲MV《启航星》。与传统歌曲MV的不同点是,《启航星》的画面、作词、作曲全部由百度AI技术生成,按照百度提供的数据,AI数字人度晓晓能够在40秒内完成40篇高考作文,得分可以在所有考生中排到前25%。

解决青蜂侠产能困境的同样是百度提供的AIGC能力,通过将图文内容自动生成视频,青蜂侠今年以来的视频产量提升了80%,AI图文转视频作品的总播放量超过2600万次,是同内容图文作品的近10倍。更重要的是生产效率,过去人工制作一个视频要三十分钟才能解决,现在只需要五分钟。

同样针对视频内容能力,百度联盟开放的另一关键技术能力则是数字人。

在本次峰会上,青蜂侠的数字主持人“青小霞”登台亮相。“青小霞”的形象源自青蜂侠的外景主持人张心觉,同时能实现多国语言口播、情绪识别、手语主持和24小时自动化播报,只要平台方输入新闻文本,“青小霞”就能用准确口型播报新闻,并实现与语音同步。

500

对于更多的内容团队,数字人提供了人格化输出视频内容的可能性,相较简单的图文素材,真实播报内容更能激发用户的观看兴趣。而不仅是机构媒体,个人短视频的作品同样可以用AI数字人的方式实现输出。对于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AIGC相当于把内容行业从手工作业带入工业时代。

而AIGC的最终价值会落在效率提升上。按照何俊杰提供的预测数据,使用AIGC的内容团队可以实现用过去十分之一的生产成本,创造百倍乃至千倍的生产速度提升。特别是在追求量产能力的短视频时代,原有的竞争格局将被颠覆。

这契合了当前内容市场的规律——流量红利见顶,行业竞争加剧,长期内容输出能力的优先级超过短期爆款能力,行业进入效率竞争阶段。谁能应用前沿技术改善运营效率,实现更有质量的增长,谁就将占据更大生存空间。而百度联盟提供的技术滴灌,无疑将成为合作伙伴的“及时雨”。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