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食品分类定义没有科学依据且自相矛盾

【本文由“JohnKerman”推荐,来自《新华社视频:转基因产业化正有序推进》评论区,标题为JohnKerman添加】

  • 飞虹途
  • 1)食品安全需要两个关键环节来保证,一个是技术保障环节,一个是执行监管环节,两者缺一不可。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纰漏,食品安全就无法实现。

    2)说“转基因食品比非转基因食品还更加安全”,指的不是技术保障环节,而恰恰指的是执行监管环节。国家对“转基因”生物品种的监管的确比“非转基因”更加严苛,而且不是一般的严苛。这究竟是为什么?其背后的考量是什么?我个人理解,一旦因“转基因”环节失误而导致安全事故,其造成的危害程度及影响范围,可能不是一般“非转基因”安全事故可以比拟的。假若“转基因生物品种在技术环节上已不存在任何重大安全隐患问题”已成为科学界普遍共识的话,完全可以建议国家及时废止转基因生物安全评审制度,取消颁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同时,国家今后也不再需要安排任何与转基因技术相关的科研攻关项目!

    3)在农业农村部现行的“三品”等级认证体系中,食品安全是最基本的底线要求。此外,在满足食品安全要求的前提条件下,还体现出了追求更高境界的绿色环保与有机纯天然的理念。

来看一下科学界最权威的表态

2014年由中国科学院与美国科学院联合主办、华中农业大学承办、人民网协办的:“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共识:

1)转基因作物增强了食物安全性,减轻了农业对环境的影响,保障了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转基因作物能够增加产量,并具有巨大的增产潜力,从而能有效保障粮食安全。转基因作物的应用大量减少了杀虫剂的使用,有效地保护生物多样性,减轻耕地使用的压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带来显著的生态环保效益。

2)所有的科学证据都显示,用于特定作物改良的转基因方法对人和动物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基因修饰的方法不会改变食物的安全性。大规模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18年以来,数十亿人和数以千亿计的家畜长期食用转基因作物,并未发现转基因食物会导致疾病或其他问题。事实上,世界上所有的啤酒、面包、奶酪以及胰岛素等许多药物都是利用转基因生物生产的,迄今为止没有发现一例可以证实的转基因技术对人类健康、畜禽动物和生态环境不安全的案例。转基因生物来源的食物与其他生物来源的食物没有实质差异,偏离事实和科学依据争论“转基因作物是否安全”没有意义。

3)许多现代分子技术都可以改变作物的遗传学特性。争论这些技术相对传统育种技术是否会导致作物更多的遗传学修饰并没有意义。科学家们非常遗憾的看到,转基因技术是唯一需要对产品进行标识的改变作物特性的现代分子技术。

http://ip.people.com.cn/n/2014/1029/c136655-25929425.html

农业部官方网站对转基因与人类的其他育种手段区别的描述:

传统的杂交和选择技术一般是在生物个体水平上进行,操作对象是整个基因组,不可能准确地对某个基因进行操作和选择,对后代的表现预见性较差。而转基因技术所操作和转移的一般是经过明确定义的基因,功能清楚,后代表现可准确预期。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kpxc/201007/t20100717_1601245.htm

最后,有机的定义本身就是不科学的。是被人为划分出的一个奇怪的定义,早期根本不存在。

举个简单的例子,不使用任何现代农业技术生产的红薯——算不算有机红薯?

如果你认为这算有机红薯,那我可以告诉你,红薯是几千年前就已经在自然界完成转基因活动的自然界转基因生物。按照天然食品的定义——他的的确确就是有机。完全纯天然。但他又是自然界的转基因,违背了你有机食品不能有转基因的定义。

而你说有机西瓜,有机大米呢?他们是自然界的吗?显然不是,你吃的任何大米,西瓜,西红柿,玉米这些作物,都是被人类后天改良的,是在采取杂交、诱变等相关人类改良技术后得到的产品,按照有机“纯自然”的定义,他们不能被定义成有机食品,但事实却相反,市场上到处都有你的有机大米,有机XXX。自然界的食品哪有这个样的,水稻的原始种子是这样的吗?显然不是。

500

这就是为啥你的有机定义非常可笑,且没有科学依据,这种有机食品的分类,是矛盾的,甚至从字面意义,从物质的化学成分来分析,所有食品都是由含碳化合物组成的有机物质,都是有机的食品,没有非有机的食品,因此,从化学成分的角度,把食品称做“有机食品”的说法是没有意义的。

这是一个可笑的,含有偏见,主观认定的分类,充满着矛盾和虚伪。

你以这一个连标准划分都不“那么严谨科学”的有机食品分类来讨论食品安全,岂不是基础就不牢靠吗?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