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根子,出在暴雪太把自己当瓣蒜上

【本文来自《丁磊还原网易和暴雪分手始末:谈判难度远超预期,关键条款不可接受》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按照各方面透露出来的消息,事情的根子,出在暴雪太把自己当瓣蒜上。

暴雪给猪场的续约条款基本上是卖身契级别的,包括并不限于以下内容:

要求利润分成从五五开变成四六开乃至三七开,其中六和七是暴雪,四和三是猪场。

猪场要负责给暴雪旗下所有IP开发手游,然后全球发行,但猪场只能享有中国市场的利润分成。

同时猪场在给暴雪开发手游的同时,还得给暴雪缴纳一笔巨额保证金,保证新开发的手游不仅得按时交出成果,还得完成营收KPI,如果完不成,暴雪就要没收这笔保证金。

简单来说,猪场得给暴雪干全世界的活,但只能拿中国的钱,就中国这点钱还得四六开乃至三七开,干的活还得确保暴雪赚全球的钱,如果赚的不如暴雪预期的多,那么差额就得猪场自己补上。

怎么说呢,哪怕是古代的青楼,恩客给窑姐个人的赏物,老鸨也是不能分成的,老鸨只能从胭脂钱里分花红,或者卖点酒水饮料啥的,你暴雪给猪场的这个条件,连卖身为妓都不如。

我对猪场没什么好感,但暴雪的做派,实在是蠢坏交加,不足与谋。

暴雪的做派,体现出的是一种怪异且不合时宜的傲慢,他们似乎认为,自己的牌子足够大,产品号召力足够硬,已经到了无论他们开出什么样苛刻的条件,合作方为了抱上他们的大腿都会无条件接受的地步,他们把自己当作了统购统销年代的供销社,离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

所以他料定,为了不吃带毛猪,合作伙伴就得签卖身契。

说句丑话,暴雪你几把谁啊,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当年暴雪换代理造成游戏市场地震,是因为九城和猪场闹代理权之争的时候,暴雪全家桶是中国游戏市场的顶流爆款,在中国游戏市场的地位是统治性的,说半壁江山那都算低估了,应该算三分天下有其二。

现在?

现在还玩暴雪游戏,特别是还玩魔兽星际的,基本上可以算是遗老了。

暴雪错误估计了自己的市场地位,产生了自己不可取代的奇怪错觉,实际上暴雪有这种奇怪的,自以为是的傲慢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件事两件事了,是暴雪全身上下,从头到尾,自始至终都有这个臭毛病。

玩过暴雪游戏的朋友都知道,暴雪有一个奇怪的爱好,就是喜欢堵住玩家自己的探索和整活的方向,手把手的教你打游戏,要求你必须按照他设计的套路来,你要是不按照他的套路来,要么操作成本极大,要么惩罚极重。

这种“教人做事”的毛病,横贯暴雪的所有游戏产品,无一例外。

而且暴雪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视其为核心无形资产和关键比较优势,全然不顾消费者群体对此怨声载道。

再比如暴雪当年的你们没有手机吗事件,此事的主角暗黑不朽还和猪场有关,当时暴雪竟然在一个以PC玩家为核心基本盘和主流群体的年度发布会上,用一款画饼式的手游作为压轴出场,事后不仅没有任何反省,还变本加厉。

B社尚且知道拿个新建文件夹来糊弄事。

似乎玩暴雪游戏对广大消费者来说是一种恩赐,过了村就没这个店,大家得求着它似的。

再往前,MOBA类游戏方兴未艾的时候,暴雪在对待DOTA及其制作团队时那种端老子碗,服老子管的嘴脸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地主上佃户家收租子都还得假模假式的寒暄两句,你这直接就是锅庄主对庄户农奴的嘴脸。

幸而老天有眼,V社和拳头很快让暴雪弄明白了这么一个简单道理——缺了谁,地球照转不误,缺了某些自以为是的玩意,地球只会转的更好。

暴雪的这种怪异的傲慢这些年来症状有严重恶化的趋势,教人做事的毛病愈演愈烈,在其它游戏厂商纷纷弯道超车甚至直道飙车之后,暴雪依然不思悔改,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搞垄断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自以为可以搞垄断。

要我说,暴雪本身已经成了世界游戏行业的一块不良资产,对待这种不良资产,出清才是它的最好结局,但凡晚出清一天,都是世界游戏行业的一大损失。

任何人,任何组织机构都要有这么一个观念,别觉得自己以前对世人有过大功勋就可以躺一辈子,乃至直接整些入不了眼的烂活,以前优秀不是当下现眼的理由,对此,心里务必要有数。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