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牵拖「大绿」,「大绿」吞噬「小绿」

  在这次「九合一」选举中,「独派」政党时代力量与民进党的既合作又竞争,但恶性竞争大于良性合作的畸形关系,再次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大绿」民进党不再「礼让」「小绿」时代力量,相反还要吞噬时代力量县市议员的地盘,而时代力量在县市长选举中,也不再支持民进党,在民进党有可能会胜选的县市,坚持也提名参选人,并分食泛绿支持者的票源,威胁民进党参选人的选情。因而形成了「小绿」牵拖「大绿」,「大绿」吞噬「小绿」的奇景。

  其中最成为全台聚焦点的,就是苗栗县,本来因为国民党发生严重分裂,原是国民党籍的议长锺东锦不服从国民党中央决定提名谢福弘参选苗栗县长的安排,坚持脱党参选苗栗县长,严重扯薄国民党支持者的选票,形成「鹬蚌相争」的效应;而民进党提名的县长参选人徐定祯,多家民调结果多次公布的民调数据,都显示其民意支持度与排序第一的锺东锦相距不远,有可能会坐享「渔人得利」,从而在七十二年来都是由泛蓝掌政的实现苗栗县,实现首次「政党轮替」,攻陷台湾地区这个最后的「堡垒」。却却因为时代力量也提名了宋国鼎为县长参选人,虽然其民意支持度不高,但为了发挥「母鸡带小鸡」的效用,拼命拉票,因而严重牵制徐定祯的选情。不少民进党人都在担心,因为宋国鼎的牵拖,可能会导致徐定祯「只差一里路」地败选,白白地错过了这个民进党难得的实现「政党轮替」的机会。倘果如此,相信会在选后,将会再次上演「大绿」与「小绿」之间的争斗戏码。

  其实,这场争斗大戏已经提前开场。当民进党为了拉抬徐定祯,压制锺东锦,而由「立法院」党团出面召开记者会,抨击锺东锦「假庶民、真富豪」时,曾任时代力量党主席的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丘显智,却马上在脸书发文,指出民进党团未提出锺东锦炒地的证据。而锺东锦公开质疑徐定祯参选经费的来源时,丘显智则随后发文附和其论点。这让民进党人颇为错愕,纷纷痛斥丘显智和时代力量,可能会糟蹋七十二年来台湾西部民主化最后一块拼图的机会。

  时代力量之所以不顾泛绿阵营最大公约数的大局,要从民进党的「碗」中挖饭吃,除了是延续时代力量以往多次分裂中,主流派坚持要与民进党划清界线,不当民进党的附庸这种意识之外,也与要保住其「大党」地位,避免像台联党以至亲民党、新党那样沦落为泡沫小党的「救亡」需要密切相关。

  在「太阳花学运」中崛起,其主要成员也是「太阳花学运」骨干的时代力量,为民进党打击国民党立下汗马功劳,因而在随后的公职选举中得到民进党的大力助攻。时代力量不但在二零一六年的大选中抢下五席「立委」,成为大党并成立党团,而且更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囊括十六席县市议员席位,是仅次于国民党的全台第三大党。

  今次「九合一」选举,时代力量希望能够乘胜追击,因而布局全台,壮大力量,总共提名五十九候选人,包括三名县市长、四十六名县市议员,及七名乡镇市民代表、三名里长,提名人数创下纪录,并高呼十六个县市成立议会党团的口号。但时代力量经历了多次分裂,而且现在并非「独家」占领第三势力高地,已经有民众党成立并后来居上,时代力量就从声量到看好度,都大不如前。为了避免像也是曾经喧嚣一时的台联党那样泡沫化,就必须努力拼搏,顾不上与民进党的「合作」了。

  其实,时代力量在经历了四次大分裂之后,现在留在时代力量的,都是主张与民进党进行切割的,而主张与民进党合作的,都已经基本上退出时代力量,并加入民进党了,因而这句决定了在这次「九合一」选举中,时代力量根本不可能会与民进党合作。哪怕是苗栗县会有「政党轮替」的机会,也哪怕是国民党同样也是时代力量的对立死敌,时代力量也要优先考量保住自己的实力,而不顾推助泛绿能在苗栗县实现「政党轮替」的「大局」。

  实际上,时代力量提出的「进步价值」、「重新制宪」、「台湾国家正常化」等政治主张,虽然和民进党的理念相差不远,而且在时代力量刚成立后首次参加「立委」选举,民进党在自己的艰困选区不提名参选人,「礼让」给时代力量,并全力为时代力量的候选人助选,使得时代力量夺得五个「立委」议席,曾经与民进党有一段「蜜月期」,但在以党主席黄国昌为首,还有台中市党部主委徐永明、高雄市党部主委陈惠敏等主要骨干,主张与民进党保持界线、「不当小绿」之后,导致与主张同民进党合作对抗中国国民党的骨干内讧,并造成亲绿的「立委」出走、基层与中央党部产生矛盾,爆发了四波退党潮,并促使时代力量及其支持者与民进党支持者的冲突加剧。现在留在时代力量的,不但与民进党保持距离,而且对蔡英文个人的观感,也不太好。

  因此,与民进党具有同样的「台独」理念的时代力量,在「九合一」选举中不但没有发挥民进党侧翼的作用,而且显然是在「拖」民进党的「后腿」,成为民进党胜选的绊脚石,让本来就不妙的民进党的选情雪上加霜。同样,民进党也没有给时代力量「好脸色」看,也籍着其是执政党及第一大党的优势实力,时时处处挤兑时代力量,压缩时代力量的空间,甚至有向时代力量「招降纳叛」,吞噬时代力量的意图。

  因此,时代力量在民进党与民众党的两面夹攻下,前景颇为不妙。本来,台联党的式微,正好可让民众党填补其遗下的空间,但时代力量与台联党的支持者并不具重迭性,尤其是在年龄层,台联党的支持者多为年龄偏大者,而时代力量的支持者则是年轻人,因而时代力量吃不到台联党的「剩饭」,反而有部份被民众党所吸收。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