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发展方向分析

西方人比东亚人活得轻松、洒脱,懂得享受生活。别人看重的不是GDP,而是科技、文化竞争优势和控制、影响力。这是真正的发达国家资格证,靠卖[包括人力]资源刷GDP的国家不够格,所以不要光盯着GDP。通过技术优势,利用发展中国家相对廉价的人力资源,获取丰厚回报。自己去生产相对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高附加值技术资源,做更有挑战性、成就感的事。也只有做到这一点,国家人均GDP才能快速、持续提高,不然只有人少资源多才行。创造发明价值大,还是重复劳动价值大?现在有科技民工的说法。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剥削和奉献是相对的。

需要将中国制造概念升级为中国创意和设计,不能仅仅满足于物美价廉,或者眼红越南、印度分流了我们部分低、中端产业、投资和GDP来源。开弓没有回头箭,首先要致力于解决工业软件、数控机床、操作系统、芯片等等工业设计、制造基本工具和平台的研发问题。制造工具问题的解决,关系到国家、产业自主性和安全,有的可能投入大、研发时间长,而直接经济回报相对较低。有必要做最坏的打算,假设某一天中美对抗升级,美国联合盟友(小弟)对华长期全面禁运,与中国彻底脱钩,国际市场上,印度、越南制造部分代替中国制造,中国无法获得西方新技术。软件得不到更新可以撑一阵,机床损耗和芯片怎么办?所以有必要尽早让自己的科技树独立成长。不能因为特朗普下台,孟晚舟归来就放松警惕。应该先培养生长慢的大枝干,然后再是小分支、细枝末节。一味追求GDP和拉风的高精尖技术,而回避和忽视难度更高、对GDP直接贡献较少的基础技术,体现了某种投机取巧、好面子心态,潜在风险值得重视。如果中国能够实现技术自主,凭借俄罗斯的资源+中国的市场,即使被孤立也能继续按自己的节奏和平发展。

人的精力有限,要抓重点和主要矛盾。

对于个人,关键是提升技术而非收入,个人价值在于技艺和经验智慧,收入有时不能准确反映个人价值。比如你给了别人需要的帮助,即使没有经济报酬,你也能获得精神回报、实现价值。一个人中彩票得了一大笔钱,就能同时获得自信和幸福吗?一个人通过实现较大社会价值,能够获得不少精神财富,附带物质奖励对于他来说就像荣誉奖杯。

对于国家,重点在核心技术自主,国家实力取决于科技和文化创新带来的影响力,而不仅仅是提供高性价比人力资源、商品和GDP总量领先,GDP的概念存在局限性。国家的价值是国民个人价值的有机集合,追求的目标应该是大部分人比较充分地挖掘自身潜力、特点,而不是多数人抱少数人大腿。未来中国人口可能会下降,有些类似于欧洲所有发达国家统一体的状态。

价值观方面的唯物就是拜金主义,实质是一种(文化基因上)对贫穷的焦虑、恐惧。主要是因为祖先经受的苦难太多、物质条件太贫乏,比如中国现在有很多人患糖尿病,可能是因为遗传基因适应了饥荒频发的恶劣环境,对营养过剩的小康生活反而不适应【囧】,就像高原缺氧地区的人到了低海拔富氧地区会氧中毒一样。国民心理、身体方面需要摆脱对缺钱缺吃的焦虑,避免过度补偿。也就是自觉克制对食物、财富的过度欲望(超出身心需要,过犹不及),经过若干代人逐步提高摄入、承受能力,循序渐进地适应现代社会丰富物质条件。

预防、治疗糖尿病的思路,是通过代餐等方式抑制过旺食欲,减少碳水摄入;那么如何克制金钱焦虑和过度的物欲,假币【lol】?泡沫资产?也许是经过通胀发现生活依旧继续的从容淡定。钱财乃身外之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从健康角度而言,现代医学一般推荐人吃八分饱,有糖尿病风险的更应注意,七分就够了。吃完如果还觉得意犹未尽,忍忍就过去了(如果过一会又饿了,说明可能是真的不够);物质追求也应留有余地,而不是想着应有尽有、完全满足购物欲。

另一方面,物欲过剩背后也许意味着精神饥渴而不自知。精神食粮方面,除了继承祖先的有益遗产外,还需要汲取现代文明的优秀成果。人们的求知欲得到一定满足、精神不再空虚之后,也许不用等到物质极大丰富共产主义就能实现。

现阶段我们对待中医的态度比较务实,西医为主、中医为辅,借鉴互补;文化方面建议也类似,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通过相对全面、客观地对比西方文化和传统文化,互相批判,拓展对二者的认知程度,然后让二者就各个细节、在各种场合公平竞争,我们进行再选择(当回缝合怪)。用传统文化改良西方文化,就像用中医补充西医一样(而不是相反,主辅要分清),甚至进一步创新。同时既要总结之前崇洋媚外、迷信西方的经验,比如意识到全信有风险,思维的惰性不可避免,人的思想发展呈螺旋式上升。又要避免因为国际政治关系变化盲目地全面排外,将西方前人的优秀精神文化遗产与后人(富二代)自恋、有违公平竞争精神的行为区别开来,避免将孩子和洗脚水一起倒掉。不只我们有遗产,相比起来别人更富有。只要用自信代替自负,人就能共享精神财富。

比如这是我对拿来主义的理解和发展。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