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中国1/4的馒头,1/3的方便面、1/2的火腿肠、3/5的汤圆⋯⋯

500

500

作 者周瑞华

华商韬略出品ID:hstl8888

1999年,刘卫平和刘福平这对湖南兄弟,想要开个辣条加工厂。

在全国考察了一圈,刘氏兄弟对着一张地图,把目光聚在了河南,最后在一座城市上画了个圈:漯河。

500

让刘氏兄弟选中漯河的原因,是当地一家企业的名声,那就是双汇。

回忆此事,刘卫平的描述很淡然:“都是做食品生意的,双汇可以把火腿肠做出名声,我们也应该去那里。”这个波澜不惊的选择,最终造就了一家著名食品品牌——“辣条一哥”卫龙。

500

被漯河吸引来的,不止是刘卫平兄弟,还有日本火腿株式会社、香港华润、中粮集团、旺旺集团、江苏雨润、太古可口可乐……个个都是食品行业的一方诸侯,漯河也因此成为我国唯一的“中国食品名城”。

食品巨头们看上的,是漯河乃至河南的先天禀赋,对于食品行业来说,河南拥有丰富的原料优势,是天赐的产业福地。

从2012年到2022年,河南的小麦亩产由392.9公斤增至447.31公斤。以提高了54.41公斤的平均亩产,实现了13.8%的增幅。

这成就了河南“中国粮食压舱石”的地位。

河南,每年生产全国1/10的粮食,1/4的小麦,自2017年起,连续5年粮食总产稳定在1300亿斤以上,小麦产量稳定在700亿斤以上,2021年,在遭受特大洪涝灾害的情况下,粮食总产量仍达1308.8亿斤。

2022年,河南省夏粮再获丰收,产量762.61亿斤,再次创造历史新高。

500

这让河南为全国人民带来了最好的馈赠:每年调出原粮及制成品600亿斤,够1亿人吃600天,是全国五个粮食净调出省份之一。

除此之外,河南是中国花生第一生产大省,正阳县是中国花生种植第一大县。

丰沛的粮食产量,还推起了一个下游产业。河南是生猪养殖大省和外调大省,常年生猪饲养量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是全国重要的生猪生产加工供应基地。2021年,河南生猪存栏4392万头、出栏5802万头,分别居全国第一位和第三位。

500

但正是这个粮农大省,却有过缺吃少喝的岁月。

河南曾经有一句顺口溜:“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没法活,早上汤、午饭糠,晚上稀饭照月亮”,另一句,叫作“小麦小麦,不过一百”。

前一句,描述了青黄不接的缺粮时刻,不得不大量依赖代用品。后一句,记载了粮食亩产的低水平。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就是河南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赶上青黄不接,就必须仰仗从江苏、山东、河北借粮过日子。

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后,河南粮食总产量从1949年的142.7亿斤,增长到1990年的660.6亿斤,不仅结束了“借粮”过日子的岁月,还变成了每年外调粮食的产粮大省。

但新问题也随之而来:农民肚子虽然填饱了,但靠种粮富不起来,农民收入比全国平均收入低300多元。

农业养活了河南人,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农业也一度“拖累”了河南经济的后腿。

500

1993年1月,河南省领导顶着纷飞大雪,到蔬菜种植大县新野县做调研,当地一位菜农告诉他:上好的菜一天也只能卖8-10块钱。

领导听了喃喃道:一天10块钱,再吃顿饭,还剩啥?

不仅蔬菜、粮食卖不上价,“卖粮难”更是雪上加霜。

传统农业模式下的农民耕种,基本上是家里有什么种子种什么庄稼,粮食质量参差不齐,达不到粮食收购标准,经常有粮卖不出去。

河南历史上最严重的一年,延津县粮管所所长刘建顺从河南跑到河北,又从河北北上到辽宁、吉林,最后拐到内蒙山西,硬是没卖出去粮。而当时整个河南省的仓库里,囤了2500万吨粮食无人问津。

与经济发展较快的省份相比,在河南的经济结构中,农业占比较高,工业占比较低。以1990年为例,当年河南农业和工业在经济中的占比分别为34.9%和35.5%。

相比之下,广东省的农、工业占比分别为24.6%和39.5%,即使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河南农业占比高出了7个百分点,工业占比则低了6个百分点。

这让河南省的主要经济指标,落后于其他大部分省份。

每次对外宣传时,河南除了是“农业大省、工业小省”,还要外加一个“财政穷省”。

要不要牺牲农业来发展工业?河南不是没有考虑过。当时河南一些乡镇干脆放弃了农业,农民也不种粮,跑到沿海地区去打工。

但河南作为一个农民占70%的农业大省,不发展农业,近7000万农民如何找到生计?一亿人难道又要回到过去“借粮”填饱肚子的日子?

更重要的是,粮食安全事关国家安全,河南作为第二大产粮大省,一旦农业和粮食出了问题,势必会危及国家大局和全省的稳定。

500

在农业这个基本盘不能动的情况下,河南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振兴之路?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所所长王凤忠根据农产品的加工程度,提出一个“三刀模式”:

第一刀“粮去壳”“猪变肉”“果去皮”,产品增值20%;

第二刀“粮变粉”“肉变肠”“菜变肴”,产品增值60%以上;

第三刀“麦麸变多糖”“米糠变油脂”“骨血变多肽”,产业增值3倍以上。

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农民要赚钱,就要把粮变成餐桌上的食品。甚至是附加值更高的工业品。

当时的河南省委、省政府制定了一个与“三刀模式”异曲同工的“方子”:以农兴工、以工促农、农工互动、协调发展,(农业工业)两篇文章一起抓,(工业增长缓慢、农民增收困难)两道难题一起解。

500

事实上,自改革开放之初,河南一些地区就开始利用农业优势发展食品工业。

比如,漯河,这个资源匮乏的平原城市,就依托周边发达的畜牧业、小麦、玉米等农产品,培育出了双汇、南街村、龙云等龙头企业,吸引了不少产业链上的企业在漯河集聚。

当河南进一步明确依托农业,做强工业的道路之后,漯河的食品工业也修炼出更高境界。

漯河市郾城区商桥镇李纪岗村的石国军,是当地的种粮大户。他承包了900多亩地专种优质小麦。

自从明确了农业在河南经济中的地位后,为了激发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农民收入,河南落地“藏粮于地、藏粮于技”,建设高标准农田,加快农业基础设施的现代化建设。

像石国军这样承包了几十、上百亩地的种植大户,已经摆脱了传统农业时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方式,从播种、施肥、灌溉再到收割,农户一个电话,农机就开始在农田里忙碌开了。

小麦成熟后,河南省雪健实业有限公司直接到地里把小麦拉到漯河经开区工业园里,在这里完成了从农产品到食品的转变:

先被送到雪健面粉厂的车间里,变身为面粉、麦芯饺子粉、面条;面粉在园区拐个弯儿,来到漯河联泰食品有限公司,在这里被加工成虾条;也可以加工成淀粉,成为隔壁双汇肉制品加工的原料……

最后,加工好的食品,借着物流园内的物流公司,走进千家万户。

在这个几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小麦在沿着产业链延伸的同时,也实现了价值的提升:一吨小麦的成本大约为3800元,精加工成休闲食品,每吨价值提升至4万-7万元。

漯河的多个工业园里,都完成着这样的转换:

饮料制造线上,漯河周边的玉米被送到经开区嘉吉公司的车间,制成的糖浆,直接通过管道输送到隔壁可口可乐的车间里,实现零物流;辅料园生产的香料、调味品无需出园,直接送到双汇、卫龙的车间里……

这种从农产品到食品的转换,就是河南后来探索出的,让农业与工业一起发展的“订单农业”:食品公司根据自己的需要,一边与种子公司签订种子合同,一边与农民签订订单。

这种做法减少了农民种粮的盲目性,与市场企业的需求匹配,解决了过去“卖粮难”的难题,给农民吃了一颗定心丸,同时也为工业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原料支撑。

如今,漯河已云集美国杜邦、日本火腿株式会社、康师傅、老干妈、中粮集团等国内外食品品牌都来漯河投资建厂,形成了以双汇为代表的肉类加工集群、以卫龙、南街村为代表的粮食深加工产业集群、以可口可乐和统一为代表的饮料产业集群优势产业集群。

500

2003年起,漯河还举办“中原美食节”,进一步拉升自己作为食品之城的形象与地位。如今,靠着这些优势产业集群,漯河的食品产业规模已经占到全省的1/6。

在漯河从一座中原内陆小城发展成食品名城过程中,也能一窥河南食品产业的发展路径:发挥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吸引上下游企业聚集,推动产业集群聚集发展;打造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以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做大食品行业这个蛋糕。

郑州、许昌、驻马店、周口、安阳、鹤壁这五个食品产业聚集区,其成长路径与漯河相似:三全、思念等速冻龙头企业,带动了速冻食品产业集群形成,郑州也因此成为“速冻食品之都”;鹤壁也依托大用食品、中鹤集团等龙头企业,发展成千亿规模的食品产业集群……

这些规模以上食品产业聚集区,撑起了河南食品产业万亿规模,也推动了河南从“中原粮仓”到“国人厨房”的转变。

如今,全国1/2的火腿肠、3/5的汤圆、1/3的方便面、1/4的馒头、4/5的酸辣粉,以及7/10的速冻水饺,都是“河南造”。

500

更神奇的地方还在于,河南能“反客为主”,把其他地方的小吃在河南发扬光大:

源于川渝的酸辣粉,在河南落地生根,开封市通许县丽晶食品产业园,年产7.2亿桶酸辣粉,已是全国最大的酸辣粉生产基地;

兴起于湖南的小吃辣条,被刘卫平兄弟带到漯河,在这里创办“辣条一哥”卫龙,还带动了河南一个百亿级的辣条产业。

河南人在“吃”上使出浑身解数,以至于,其他省份的首富,不是来自互联网行业,就是干新能源、汽车、医药这些高科技行业,而牧原股份的创始人秦英林,却是靠着养猪这个传统行业,一度霸榜河南首富榜多年。

500

2022年9月,在经历一年多的等待后,昔日“牛肉巨头”河南伊赛等到了博爱县受理其“破产清算案”的通知,迈出破产清算的第一步。

2001年成立的伊赛牛肉,20年时间里发展成为一家业务覆盖肉牛养殖、屠宰分割、肉制品深加工、连锁专卖以及供应链服务的全产业链企业,一度是中国牛羊行业的领军企业,创始人买银胖还和双汇万隆一起,获得“改革开放40年河南省肉类行业功勋企业家”称号。

2021年3月,由于快速扩张与资本运作,伊赛突然爆出欠贷2.3亿的惊天大雷,被新三板强制摘牌。

与伊赛一起走向没落的,还有不少知名食品企业。

比如,曾经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退市,另一家畜牧上市公司,有着“世界鸭王”之誉的华英农业破产重整,“味精大王”莲花味精也走向没落……

虽然这些都是因为企业自身经营不善,甚至盲目扩张等因素导致,但也反映河南食品工业的另一面:产业规模大,但优势企业并不多,品牌力不强。

2020年,河南3200多家规上食品企业中,仅1家营收超过500亿元;比规模更令人担心的是,技术和品牌力有限,如精深加工度仅21%,市场创新不足,品牌竞争力不强。

近几年,在继续保持粮食大省地位,强化老品牌企业的同时,一批创新、高附加值、绿色的河南企业也正在崛起。

500

郑州起家的蜜雪冰城,在全国开出了2万家门店,正在冲刺A股“新茶饮第一股”;

卫龙通过包装、营销,摆脱了“垃圾食品”的形象,成为一种时尚休闲零食;

位于漯河临颍县的中大恒源,在大健康和绿色转型的风口上实现了“三级跳”,从食品添加剂行业跳到印染行业,再到天然色素,公司从卖产品升级到制定标准,主导或参与了多项天然色素标准的制定……

河南省也在制定绿色食品业转型升级行动计划,联合食品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开展“产学研”合作,为食品企业转型提供科研研发服务,推动河南食品工业向“创新、绿色、高附加值”的世界级产业集群转型。

河南粮食,与河南食品加工业的发展和崛起,分别代表着农业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这代表着一个产业方向:河南以粮食产业与食品加工业作为骨干产业,不再只在于粮食产量的新记录,也不是个别企业的突破,而是产业链带来的整体性聚集优势。

如同小麦成就了方便面,生猪成就了火腿肠。在这条农业产业链上,一手抓住原料,一手抓住精细加工,环环相扣,相辅相成。

它能极大地降低生产成本,聚合产业优势,形成品牌力量,整体对外辐射,带来额外的商业溢价,在良性循环中不断发展。

这种高度关联的产业链,正是河南食品工业最大的护城河,也是河南农业的出路与未来。

500

[1]《河南省抓粮食生产促城乡、工农协调发展纪实》人民日报

[2]《中原粮仓和一粒种子的故事》中国新闻网

[3]《漯河:探索农业全产业链发展调查》漯河市人民政府

[4]《支撑“国人厨房”的河南食品工业,这几年落后了?》豫记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42LLcN98rltyFawCb845w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