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酱油,“双标”了吗?

最近海天酱油“添加剂”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一个酱油爱好者,我来说两句。

如果你不信海天酱油这些“工业化产品”,也可以自制大酱汤,自己买点黄豆回来发霉,弄成毛茸茸的豆豉,然后用豆豉来酿造酱油......只有一个问题,这种古法酱油,也是加了食盐的,严格意义上讲,氯化钠也是添加剂。

500

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大部分时候都没有吃过买的酱油,都是我外婆用一个坛子酿出来的豆豉酱,炒菜、下饭都用它,但说实话,用这种原生态豆豉酱烧的红烧肉和鱼,都有浓烈的豆豉味,太齁了,远不如工业化流水线上制造的酱油更百搭。

还有这些黄豆,你不知道它是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你得去请教一下崔化钠先生。

海天酱油也有0添加剂、非转基因大豆的版本,价格也不贵,各大平台、超市、小卖部都能买到,并不是谣言中说的“特供国外”,实际上国外的食品调味品也是使用添加剂的;如今这种快消类食品和调味品,配料表上都把各种成分写得很详细,你有这种需求,为什么买东西的时候不去好好看配料表?

500500500500

500

你要问我吃什么?对不起,我就喜欢添加剂,不太喜欢什么“古法”、“原味”,当年有味精的时候我烧汤一定要放味精,现在有鸡精的时候我炒菜一定要放鸡精,炖牛肉我要放嫩肉粉,烤肉我要放各种酱汁和孜然粉,煮火锅更是要放杂七杂八一大堆调料.......今天没有添加剂,实际上根本没法做饭。

讲难听点,我家一岁的儿子吃的婴幼儿酱油,也是用了“添加剂”的,而且一点不比“0添加”的便宜。

500

我们今天喝的可乐、雪碧、啤酒以及所有碳酸饮料,都使用了二氧化碳作为防腐剂,讲道理,二氧化碳也算添加剂,今天很多减肥人士一定要喝的“无糖饮料”,其实都添加了一大堆“代糖”或者甜味素,这些玩意儿同样是添加剂。

500

现在的婴儿食物中同样大量使用“添加剂”,市场上常见的婴幼儿米粉配料表大多都列了好几十种物质,尤其是一些名称看起来很“化学”的物质,如盐酸硫胺素、核黄素、二十二碳六烯酸、花生四烯酸等等。其实都是营养强化剂,比如果蔬粉是增加米粉口感,强化维生素,乳白蛋白、奶粉的添加是为了强化奶类营养,其余的诸如醋酸维生素A、焦磷酸铁、盐酸硫胺素、核黄素等则是强化维生素和矿物质.....婴儿食物中没有添加剂还不行!

500500

添加剂到底有没有害?我说不好,但我知道,在没有添加剂的农耕社会,中国人的寿命只有30岁;在新中国完成工业化之后,大家都用上添加剂之后,人均寿命达到了78.2岁,已经超过了美国......当然我这是在放屁,添加剂不会增加人的预期寿命;然而有些人有没有反思一下,经过严格、科学控制下的添加剂,对人的危害是不是有你们渲染得那么大?抛开剂量谈毒性是不是都在放屁?

在工业化社会,无论中国人,美国人还是日本人,没有有任何人可以从出生到死亡不用任何添加剂的。别说人了,所有现代工业化养殖的鸡、鸭、牛、羊、鱼,没有任何一种动物的饲料中不使用添加剂,我们吃的所有粮食、蔬菜,都使用了化肥和农药......没有这些工业“添加剂”,中国根本不可能养活14亿人口,地球也不可能养活60亿人口。

当然,有些人有钱了、发达了,追求自然、有机、环保、原生态、无添加、非转基因、高逼格的生活,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是想要真正达到这个境界是很难的,你得自己去选种、耕田、除草、沤肥、施肥、古法酿造、古法发酵......一年到头什么事都别干,才能创造出一个隔绝工业化的世外桃源。我估计,当代一个个被工业化中国惯出来的巨婴们,别说手工酿造酱油,让他弄个豆豉、米酒出来都要了他们的命。

你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不能煽动焦虑、造谣污蔑一个合格的商品啊,商品之所以能够成为市面上广泛流通的商品,正因为它经过了严格的检测,是个成熟可靠的商品,商品自然也是分等级的,满足各种人群需求的,你有需求,就要自己想办法去挑,而不是一棍子把这个商品和品牌打死。

这个破事,就和当年崔化钠先生造谣说美国人从来不吃转基因食品、美国超市从来不卖转基因食品一样,结果被一个美国人视频打脸了,美国超市里同样存在大量的转基因食物,每个人国家都有各种反智魔怔人,有人死也不打疫苗,有人死也不吃转基因,有人疯狂反对吃肉.......说实话,作为个体来说,你干什么都是你的自由,但试图制造一种虚假的“社会共识”,就过分了。

海天酱油这个屁大的事情,居然能够发酵如此舆情,比北溪管道被炸、韩朝互射导弹都热闹,可见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步步为营的白左,无脑反智的民粹们结合起来,也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了。

今天是酱油,明天是猪肉,后天就是大米;今天是添加剂,明天是转基因,后天就是“素食主义”.......总有一款话题,可以挑起群众的焦虑和舆论的撕裂。总有一天,舆论场也会培养出欧美那些环保素食白左那些妖魔鬼怪,养蛊养出桑伯格这种无敌小仙女。

舆论不是不能监督,但监督也要长脑子吧?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