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我变成了惯娃博主

500自从写了几次孩子半夜哭闹,我束手无策,只能抱着哄的抱怨后,常常收到热心读者的消息,说我太惯着小孩了,你不能让孩子哭得失去了规则。半夜她不睡,你就陪着玩吗?你就给她读绘本吗?那不行,要让孩子知道哭是没用的。

太惯了,不行,你要做规矩。

仔细想想,我是挺惯小孩的。看她哭得撕心裂肺,我好像本能冲动,会忍不住要一把搂她起来,并且还会安慰自己,这是她基因里的求生意识,半夜哭闹,那是基因里带的。几万年前,不哭闹的小孩不是都被野兽叼走了吗?能生存下来的都是会哭的崽子。

我不仅惯小孩,我还达到了逻辑自洽……

有时带着妹妹出去玩,我更能感受到,自己在当妈方面是如何没有底线。不止一次,一起玩的小朋友家长告诉我,她家小孩两岁前不吃酱油,两岁前不吃糖,两岁前不看动画片。

都挺有科学道理,艾文小时候,我也会严格控制他两岁前的饮食,绝不给他任何看动画片的机会。据说动画片的害处是让孩子被动思考,没有了主动思考的能力,还限制了想象力云云。

到妹妹,她很爱吃红烧肉,红烧排骨一次能啃五块。吃糖是一岁多的时候,发烧去医院,死活不肯配合任何检查,无奈之下,护士给了根棒棒糖,就范了。动画片,我更加一片怅然。以前看到爱看动画片的小孩,我都寻思,这父母真不合格,没做到高强度育儿,亲子陪伴。

妹妹是从啥时候开始看《小猪佩奇》的?我忘了,现在她刚满两岁,已经能把小猪佩奇里所有人的名字说出来,连小象艾米丽的爸爸大象艾德蒙都知道。看就看吧,我收获了一个随时随地会说“你好妈妈,你好爸爸”的女儿。

有时她半夜醒来,都会来一句,你好妈妈,你在干什么呀?我吓得半死的时候,她又睡过去了。

按照网友的看法,我这女儿算是养废了。

她刁蛮任性,无法无天,沾染了一身坏毛病。

起跑线已经彻底输了。

国庆节第一天早上,跟哥哥去小区蹓跶一圈,现在俩兄妹正在吃冰棒。两岁,才两岁,一大早吃冰棍?这以后还怎么管?

儿子也不行。新学期,艾文说他想学小号,学校里有小号,他试了试,因为有点葫芦丝的功底,竟然可以吹出声。

小陈听完,就给艾文买了个小号,你有兴趣,你就学学呗。我觉得未尝不可,只担心会不会扰民。儿子对音乐的兴趣,一直让我觉得很神奇。他去云南,买了一只非洲鼓,去新疆,又买了一把三根弦的琴,说很特别。

我和小陈都对音乐一窍不通,从艾文小时候,我就没觉得他非要学什么乐器。他主动提出想学葫芦丝,啊,那你既然这么想学,就学吧。

葫芦丝曲调悠扬,常常带来一种云南餐厅的氛围感。后来他说想学小提琴,小陈兴致勃勃带着去买了一把小提琴,又开始学了起来。一周一节课,每天练20分钟。这种强度,在虎妈蔡美儿看来,无异于隔靴搔痒。

真要练古典音乐,那必须每天两小时起步,节假日一练六小时,才是能够成功的唯一做法。蔡美儿说,古典音乐不会让人堕落,懒惰,粗鲁,有钱人家的孩子必须吃点苦,才能锻炼出良好的品行,不会在财富中迷失方向。

我读完《虎妈战歌》后才明白,儿子不行,的确主要怪我,下不了狠手。

普通人,家里刚刚小康,总想着,不要亏待小孩。

不能像蔡美儿一样,威胁说你不练琴,就放火烧掉你的所有玩具。也不能像大小威的爸爸一样,孩子带回来洋娃娃,他一把拧掉娃娃的头。

这些父母都有清晰的目标,我没有,我是典型的无所作为的父母。

我看到艾文憋红整张脸吹小号的样子,觉得非常好笑。有人则觉得:你这样不行啊,一开始是葫芦丝,后来是小提琴,现在又换了小号,没一样能坚持,什么都半途而废。那将来他上班上着上着不想上了咋办?

画面非常清晰,按照现在这样下去,将来艾文必定毫无成就,每天躺在家里啃老,再加上任性妄为的妹妹,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每当看到网友这些操心的话语,我实实在在也担忧了一阵。

怎么办呢?

你说你要剥夺他们童年的快乐吧,人家又说,有些人要花一辈子治愈童年。你说你让他们快乐成长吧,又说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摧残。

有时我甚至很费解,这些热爱鸡娃的父母,为什么要担心我的孩子不够努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家两匹马钻在草丛里望野眼,这不是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激烈的竞争吗?

好像应该偷着乐才对?

我仔细想了想,为什么要惯孩子?这好像是目前我摸索出来的,最省事的一种育儿方法。因为省事,所以生了两个孩子,我竟然还能全须全尾地活着。

至于将来两个小孩都啃老怎么办?

不久前我忧心忡忡跟艾文说:是不是该买点真正的珠宝首饰,将来好留给你们?

艾文问我:为什么?

“等将来你和你妹穷得吃不起饭的时候,好歹可以卖了救救急啊。”

艾文说:妈妈你真傻,那怎么可能呢?没有吃的时候可以去森林里找虫子,找蘑菇,太多吃的了。

看,他已经摸索出了一条求生之道。

暂时我先把自己的担心收起来吧。

祝大家国庆快乐。500作者|毛利  分享生活,解答情感、家庭困惑,和有趣的人们对话,有机会一起午餐吧。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