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市中心的两套房子都是八十年免费分的,我很感激~

虽然八十年代缺点不少,优点不多,但是免费分房、免费医疗的大政方针并没有改变,六七十年代我家住的是平房,后来又分了楼房,我现在市中心有两套楼房,就是八十年代分的,一套是我分的,一套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一套五十多平米,一套七十多平米,没有公摊面积,虽然都不大,但是足够俺们老两口子住了,儿子结婚卖了新房子,房贷自己还呗,我是管不了了;

老实说,若不是当年免费分的,我相信,直到现在,作为底层工薪阶层的我,也买不起市中心的两套房,不好意思啊,给大家扯后腿了。

再说医疗,八十年代我得过一次病,得治、厂卫生院治不了,得住院治,我记得卫生院长给了我一张支票类的一张纸,因为那时没见过支票,现在想来好像是;我就去了市里的大医院,是花了五分还是一毛的挂号费,把那张纸给了挂号处,我就住院了;

各种检查后,输液、打针、吃药,十四天后,大夫跟我说:小伙子,你好了,可以出院了。我就说一句谢谢,坐上公交车就回家了,到现在俺也不知道住院究竟花了多少钱。所以说:我也拒绝回到八十年代,但我不拒绝当时的免费分房,免费医疗~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