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上头,凌晨三点还没睡

500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丨侯燕婷  陶  淘  马舒叶  苏  琛

冯晓亭  谢中秀  曹  杨

编辑丨曹  杨

“我不信有人能过第二关!”“三天三夜了,脑壳爆了。”“玩完这一把,我真的不玩了。”……

近一周,小游戏“羊了个羊”让万千网友“上头”,并屡次登上微博热搜。截至9月17日晚20点,#羊了个羊#微博话题阅读量达28亿,讨论次数高达31.4万。由于玩家过多,服务器还崩了数次。

之所以如此“上头”,是因为相比通常难度逐关递增的消除类游戏,“羊了个羊”第二关就难度飙升。根据官方介绍,这是一款超难的闯关消除小游戏,通关率不到0.1%。或许就是这不足0.1%的通过率,激发了玩家“该死的胜负欲”,不断尝试以求通关。“人菜瘾大”、“不服气”,甚至有玩家一天挑战上万次。

这一看起来不难但就是过不去的关卡,一时引发了病毒式传播。事实上,类似“羊了个羊”,很多通关类游戏都经久不衰并令人“成瘾”,人们不仅付出时间、精力,甚至会付出金钱,只为通关。

为何游戏能如此令人沉迷?

实际上,游戏满足的是“马斯洛需求理论”中人的高阶需求,如社交、尊重、认知、自我实现等。游戏中类似“通关”的行为,让人们获得精神需求的满足,故而沉迷。

市场调研公司Newzoo最近发布的《2022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2022年,32亿玩家将为全球游戏市场带来1968亿美元收入,同比增幅2.1%。到2025年,全球游戏玩家数将增至35亿,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2257亿美元。

Newzoo预计,未来几年游戏市场将会继续回到增长轨道,五年间复合增长率4.7%。

作为一个千亿产业,爆款游戏通常能获得全球玩家的热爱,且流行多年。如《超级马里奥兄弟》、《口袋妖怪》、《俄罗斯方块》、《英雄联盟》等,一代又一代的新玩家不断涌入,老玩家们也会经常回流,继续“通关”。

本期小酒馆,燃次元和几位朋友聊了聊他们曾经对某些游戏“上头”的经历。他们当中,有人连续多年玩大热的《王者荣耀》,氪金数万元;有人因为玩恋爱向游戏,沉浸到“恋爱脑”,在现实中花钱复刻服装等实物;有人因为玩游戏,熬夜到凌晨3、4点,甚至上床之后还无法割舍,难以入睡而大半夜起床继续玩……

游戏丰富了大众的精神生活,给网友带来愉悦。但过度沉迷,或许会适得其反,如熬夜、通宵等行为,均会伤害身体。

适度玩游戏,让游戏成为生活的调味品,才是游戏存在的意义。

01

“羊了个羊”,通宵未通关

马一 | 30岁 后期剪辑

我是在这周二(9月13日)上午十一点多看微博热搜才知道这个游戏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热搜话题是#羊了个羊有多难#,但那会儿也并没有想玩。

一直到周三中午,我在的一个非常活跃的群,连群名都改成了“羊了个羊”,然后大家都陆续往群里扔链接。彼时的我,也终于按捺不住这颗好奇的心,点开了游戏。

500

来源/马一供图

我以为我只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游戏,能让大家这么“上头”。但令我自己都特别意外的是,我从当天下班之后回到家开始玩,差不多一直玩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都没能过了第二关。“根本没法收手”,但一想到早上还要上班,我就强迫自己去洗漱,上床,睡觉。

但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是“不信邪”,不相信自己过不了关。就这样,我又拿起了手机,在“重新挑战”、“返回羊群”、“分享给好友”和“观看视频”解锁工具等一系列操作后,猛然抬头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再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凌晨五点多了,而我依然被“困”在第二关。

逼着自己放下手机后,我睡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便去上班了。在中午休息时,我开始在社交平台搜索“羊了个羊通关攻略”,此时发现很多人在吐槽游戏中的“bug”。这时候我想起了自己有着十几年游戏从业经验的好朋友,便把游戏分享给了他。

他帮我把“羊了个羊”和国外的一款类似游戏TileMaster做了对比。首先就是难度梯度的变化,羊从第一关的闭眼点击可以过,到第二关的难度直线上升,并没有做难度的递增变化。而且,物品的堆叠具有不可预见性,也让过关难度大大增加。

在试玩过几局之后,他发现,消除到最后层数时,会有卡死的情况,你需要的物品还在最底下。13个物品种类,在多次消除后(可点击的区域越来越少),理论来说种类会一点点变少,但是游戏到最后,还有可能你可以点击的区域加上底下可放置7个预期都不能满足种类的最低需求(例如,你现在有7个底下可放置区域),游戏上可点击区域只有6个,而物品种类还剩下8、9种,就算加上你点击一个物品后,可以解锁下边的预期,获得3个一样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

所以本质上还是让你一直看广告,刷新道具的套路,很难有规律可言。

不过虽然知道了这个游戏背后几乎没有逻辑,但至少到现在,我还是在坚持不懈地玩。甚至昨天中午吃饭,我还在和朋友讲解,这个游戏里的小道具要怎么用才能更好地消除图标。

02

熬夜打王者,充钱还“连跪”

石头|30岁 职员

我玩游戏的时间很早,最早开始打游戏还是“PC时代”,彼时LOL、CS、劲舞团、泡泡堂等游戏,一度盛行。那时候和几个哥们一起开黑,能在网吧泡一天,平时零花钱也会攒下来充点卡。随着年纪增长,工作之后,很少去玩PC端游戏了。

直到《王者荣耀》的出现,我慢慢转向了手游。

《王者荣耀》这个游戏,我从2017年S6赛季开始玩,到现在S28赛季,磕磕绊绊,也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奋战。最早入坑就是因为MOBA手游和之前PC端游戏相似,能和好哥们一起开黑联排,无论是吃饭等位还是大家聚在一起,随时随地都能打上几把。

记得最早为了拿到赛季免费皮肤,会连续打好几天,那会儿并不觉得自己会在这个游戏里花钱。但终究,还是没能抵住诱惑,从买了第一个皮肤开始,便彻底入坑。

随后大批玩家涌入,游戏知名度飙升。每次大家聚会或工作闲暇时都会一起排上几把,当作消遣或娱乐。当朋友有了新皮肤,我觉得我也要有一个。起初不觉得贵,但慢慢地游戏皮肤逐步涨价,从60点券一个到288点券再到888点券,现在一个“传说皮肤”要1788点券,再加上一些蓝标限定皮肤,不知不觉充了不少钱。

犹记得当时为了抽中武则天,花了差不多近3000元。现如今,打了这么多年王者荣耀,总花销有3-4万元,无论“蓝标限定皮肤”、“传说皮肤”还是“新年限定皮肤”,都买了不少。后来慢慢弃坑的原因,一方面是频繁推出传说皮肤、限定款等,而我已经不想在这上面花钱了。

500

来源/石头供图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王者荣耀的ELO匹配机制,让很多玩家恼火。我记得很多次连排,从晚九点打到凌晨三点,从“星耀三”升到“星耀一”,再回到“星耀三”,等于白打了,连胜后接下来就是“连跪”,哪怕克制下局内表现,不是MVP也会让你“连跪”。

前段时间王者荣耀归到天游旗下,更是受到了一票玩家的吐槽。加上LOL手游的上线,很多老玩家的流失,更让王者荣耀雪上加霜。

随着年纪增长,游戏于我而言的吸引力也逐渐降低,我会把更多时间花在生活以及陪伴家人朋友上,或者更有意义的事上,游戏只是一个消遣的工具。

当大家聚在一起说,要不要来打一把时?我也会很“合群”地说,“来!”不过,如今就真的是一把“而已”。

03

迷上纸片人,退游即失恋的我深夜痛哭

张张 | 23岁 研究生

这辈子你有没有为纸片人上过头?我有。

凌晨2点,退出《恋与制作人》游戏界面的我,接通了朋友的电话后,忍不住大声痛哭,而这早已成了我的日常。

两个月前,我入坑了《恋与制作人》这款游戏,平时被朋友调侃拥有一颗“钢铁”之心的我,自诩对一切浪漫桥段免疫,却还是入了游戏里纸片人“李泽言”的坑。

每次上线游戏,我都像在谈一段真实的恋爱。

在这一季的剧情里,我仿佛成了穿越的女主,和游戏里的李泽言对话。手机屏幕里,他皱眉的神情,搭配上耳旁恰到好处的温柔声音,都让我难以抽离游戏世界。

500

图/《恋与制作人》角色李泽言

来源/张张提供

被李泽言“带着”经历无数次历险,这种真实生活中难以体验的经历,再加上李泽言这个角色的魅力,直接让我几乎每晚都要玩到凌晨。

一旦抽离游戏世界,我就如同失恋般陷入低落,就像经历一场高度沉浸的剧本杀,每当游戏里李泽言为我受伤,我就会忍不住心痛,打给朋友痛哭,“这样帅的脸怎么能为我皱眉呢?”

起初被惊吓的朋友们还会安慰我,久而久之也都放任我发泄情绪。

后来,随着游戏越来越上头,我更加期待游戏映入现实。我甚至找裁缝1:1还原游戏里女主的同款服装,只为更接近李泽言。找“簪娘”做同款首饰,细致到复制同款妆容和造型,全套装备准备好后,我还自费找了摄影师,只求尽可能真实地复制游戏同款场景。

前前后后,仅是“把游戏照进现实”这一项,两个月我就总计“砸”入了近万元。更不用提为了完成游戏支线、抽卡的花费了。

事实上,在“纸片人”坑里,狂掷十几万的“土豪”并不少见。游戏世界亦真亦幻,但对我们而言,体验过程中的快乐一定是真的。

04

想着省钱玩消消乐,结果倒亏淘金币

阿不 | 24岁 会计

说起来,我是“益智小游戏”的热衷者。为了玩Windows自带的扫雷游戏,我甚至特意将电脑的Win10系统改成了Win 8系统。但要说最让我上头的,当属“消消乐”。

最早接触消消乐这款游戏,应该还是我上中学时候。“开心消消乐”这款游戏在我家,可谓是“老少通吃”,上至我奶奶,下至我的小侄子,闲的时候,都会打开手机应用玩上几把。但后来因为换手机没有重新下载开心消消乐,我也就慢慢“戒”了这款游戏。

不曾想,两年前我再次掉进了“消消乐”的迷魂阵中,不能自拔。当时我刚参加淘宝种果树的游戏,在换取能量的任务栏中,有一项就是玩一局内嵌淘宝的“消消乐”小游戏。这款游戏其实就是典型的消除游戏,尽管游戏界面和音效与“开心消消乐”差别很大,但本质也是随着升级会不断解锁新玩法。

原本为了完成任务随便通个关,但在游戏内,我发现通过玩消消乐通关后,会奖励“星星”,而积累到一定数额“星星”后,还能免费换取商品。我心想,“又能休闲一下,还能薅点羊毛,何乐而不为呢?”

结果便是我在“通关”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玩过消消乐的朋友,应该都对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上头感”深有体会。

和所有的游戏一样,默认“体力值”只能玩几局游戏,“免费”的体力值耗尽,那就得“兑换”。淘宝消消乐兑换体力值的方式也有不少,可以通过完成任务、等值消消币和淘金币兑换的方式获取体力值。

我记得那时,前后花了一周时间,我终于将一千多关全都通关完毕。但一看淘金币,原本攒了有好几万的淘金币竟成了个位数。按规定,100淘金币在购物时能够抵扣1元,意味着原本想着“薅羊毛”的我,反倒花了好几百元。

500

来源/阿不提供

游戏满级之后,官方大概半个月左右就会上线新关卡。以至于现在的我,隔段时间就会上来看看有无上新关卡,一更新我就要玩通关。目前满级是“2390关”,而我当然是满级玩家。

05

因剧情跌宕,我凌晨4点爬起来玩游戏

田田 | 30岁 自由职业者

我玩游戏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严格来说,我是一个理性的游戏玩家,一般不会到“沉迷”的程度,不会为了游戏耽误工作、生活等。但在这五六年里,我也经常有一些“上头”时刻。

记得有一次,我买了新的PS4游戏《The Last of Us》。大概晚上10点,我开始玩,玩到凌晨1点左右,按照入睡习惯,我强制关机上床了。没想到,在床上,脑子里一直萦绕着游戏里的剧情,半睡半醒,辗转反侧。

这个游戏是“末日”设定,角色要在废墟中作战、求生,仿佛电影情节一样,一旦玩起来,就很想知道后面的剧情发展。

到了凌晨4点,我觉得实在不行,还是想玩,就爬起来去客厅玩游戏,没想到,这一玩就直接到了天亮。

500

来源/视觉中国

而最近我也有一次玩游戏“上头”的经历。

这个游戏其实有点“傻”,荒岛求生的剧情,但类似养成类游戏,每天捕鱼、烤鱼吃,摘椰子、喝椰子水等。一些重复、简单的操作,保证角色体能不下降,生存越久越好。连续三天沉迷这个游戏的我,晚上竟也不知不觉玩到凌晨3、4点。

其实玩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游戏挺无聊的,但就是根本停不下来。玩的过程中,因为有“生存倒计时”,逼着我一直操作,无法分心。即使想干点别的事情,心里面也会想着要回去把游戏玩得好一点。如果因为判断出错,角色死亡,也会很想优化策略,重新来一遍。同时,剧情是连贯的,如果暂停退出,下次重新进去可能忘记上次的战略,导致角色死亡,所以一旦玩起来,就根本不能停。

基本上,每个游戏我都会沉迷几天。因为大多数游戏,走完一个完整流程,短的要10多个小时,开放的达到一两百个小时。但只要玩完一轮剧情,我可能就不太会继续完了,很少会持续沉迷。

游戏对我来说,确实给生活增添了趣味,但不至于让我忘记现实。

06

“赢一把就睡觉”,让我凌晨三点还在熬

楠楠丨26岁 广告人

虽然我是四川人,但我以前并不会打麻将。因为过年亲戚聚在一起时,麻将桌是大人的,作为大人眼里的“小孩子”,我能参与的项目是打羽毛球。另外同龄的同学们聚在一起打麻将时,我又害怕输钱太多,往往不敢参与。

直到前两年,我认识了一群二次元的朋友,这些朋友的爱好之一是打日本麻将。基于大家肯教我,而且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在雀姬、雀魂这样的App上打,不涉及金钱,玩了几次后,我才算是浅浅入了麻将的门。偶尔无聊时,也会点开雀姬App消磨一下时间。

500

图/楠楠的麻将战绩

来源/楠楠提供

说来也奇怪,人类好像总是容易在睡前感觉到无聊,我也老是在睡前点开游戏软件,想着玩一把就睡。但鉴于我的麻将实力,以及我“非”得彻底的运气,迎接我的结局往往是输。

记得有一次,大约晚上11点多,我点开雀魂,计划来一局休闲麻将,一局大概半个小时,玩完也正好到我睡觉的时间。但没想到,那一局我明明做到很大的牌,比如清一色、三色同顺……但总是离胡牌有一步之遥,还好几次为了做牌而点铳。到最后一局结束,我的点数最低,等级分也被扣了。

于是不甘心的我,把原本计划的“睡前一局休闲麻将”,变成了“我必赢”“赢一把就睡觉”。也许是牌技不佳、运势不行,也许是负气和犯困更影响发挥,反正当晚我是一直打一直输……后来实在困得不行时,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

那时候我仍旧没赢,还在输牌,但也只能关掉App赶紧去睡觉,毕竟阳寿折损不起。后来我躺在床上越想越生气,并深深为这种熬夜打游戏、浪费时间的行为感到空虚和不齿,于是发了狠卸载了App,声称,“再也不打游戏了!”

不过很不好意思的是,卸载游戏没多久的某一天,我因无聊到小红书都刷腻了,就又下载游戏。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地因为输了麻将而持续打,不过通常再“奋斗”两局就放弃了。

毕竟“还差一步就能赢”的不甘,很少有人能坦然接受。

07​

每日打游戏到凌晨两点

女友和我分居了 

一刻 | 31岁 大厂销售

说起打游戏上头这件事,可以追溯到我高二的时候入坑《魔兽世界》。

在《魔兽世界》之前,我从未玩过这种有着宏大世界观的游戏,里面升级的过程也有许多小挑战,一度让我觉得非常感动。人物方面,里面的每一个种族也会有它的特点,包括怪物设计的创意,人物的逃跑与死亡,都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乐趣。

500

来源/视觉中国

那时候,妈妈每个月给我的伙食费,我会把一部分花在网吧上。甚至还有一次骗我妈说我要买书,向她要了45元,结果我去买了一些游戏卡充值。

高三之后,因为学业繁忙,我一度中断了我的 “游戏事业”。直到大学开始,学业压力相对小了很多,我几乎又恢复到几乎每天都没日没夜的打游戏生活。

大一大二时,我们每日大约需要上6、7节课,不过由于沦陷在《魔兽世界》中,我和舍友常常只上两节。我们宿舍总共6个人,其中5人都打游戏,有空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开一局游戏,打个副本。

毕业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很少有机会相聚。只有游戏,成为我和舍友们依旧保持联络的一方天地。现在,我还会不时地在《魔兽世界》里和舍友“相见”。这也算是我的一块精神自留地吧。

不过,我现在玩游戏相对比较克制了。大约两个月前,我因成日沉迷游戏,打到凌晨2点,边打还边和游戏里的小伙伴聊天,吵到了我女友睡觉,她气得和我分居了。

分居以后,为了力挽狂澜,让女友搬回来住,我开始尝试减少打游戏的频率。

最初几天,我有了不少 “戒断反应”,常常会觉得 “心里痒痒”,坐立难安,眼前总浮现出自己打游戏的画面。

不过,我逐渐用原来打游戏的时间刷刷B站,看看电影、综艺,发现一整晚的时间,也有许多其它事可以做。

女友说,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我能保持住现在的状态,或许她就会搬回来住了。

现在,事业、爱情的一些现实问题,都让我意识到,30多岁的我,到了需要成长的时刻。我必须看到游戏之外的世界,并在这个三次元世界里,担当起我的责任。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石头、一刻、阿不、张张、田田、楠楠、马一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500

你为玩游戏疯狂过吗?

点击【燃次元】,了解更多深度财经报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